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二零章 信仰转移
    再见苏星河时,这位曾经的万西林苏氏家主,现在?星河天军魔将,已是形容憔悴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庄无道目光注视的时候,这位的心情,可谓是丰富之至。惭愧,后悔,惊畏,佩服,忐忑,都兼而有之。

    当日他以为,庄无道能在望乾山上诛除魔舍离,已经是极限,足可震惊修界。使苍茫魔军的处境,大幅度的好转。

    然而只短短一日之后,这一位却又随即以自身的神国为诱,联手太幽及星玄龙城,将诛天魔主斩于苍茫神界之内!

    ——若只是办到了前者,这位最多使他惊佩,而在诛天陨落之后的现在,苏星河却已感觉自己,需要仰望其身。

    苏云坠与苏剑通都未陪同,一方面是面祖孙尴尬,另一方面也是为避嫌,向庄无道明示,不会干扰他的决断。是一种极其聪明的做法,云坠也还罢了,可对于苏剑通,庄无道却是越来越喜欢了。知晓进退之道,本身也性情聪慧,这是个大将之材,值得他用心培养。

    那不死道人倒是神情淡然,很早之前,这位就已接受了自己,绝不可能逃出庄无道掌握的事实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的大战,也只是确证了他不死道人的才能,确实远远不如他眼前的这位而已。

    尽管都曾是天一修界的最强者,可这苍茫魔君,明显比他强得太多。

    自己受其压制,岂非是天经地义?

    与其还抱着那不可能的奢想,倒不如放下这包袱,老老实实的为其效力。

    败给这样的盖代天骄之手,乃是理所当然之事,何需恼恨不甘?

    日后若有合适机会,他仍会想办法摆脱灵奴的身份。不过现在,他不死还看不到,背叛这位苍茫魔君的理由,也没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么这一次,苏道友你可已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上含笑,明显并无为难苏星河之意,也无需如此。

    双方都心中明了,这是他首次给苏星河宽恕,也是最后一次。若再有第二次的背叛,那么他必定不会手下留情,就不会再顾忌云坠与剑通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主上道友之称!”

    苏星河神情卑微惶然,毕恭毕敬的在庄无道一拜:“从此之后,部下必诚心诚意敬奉魔主,不敢有违。再有叛心,则苏某死无葬身之地,我万西林苏氏从此断绝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对苏星河的言语也还算满意。虽没有愿誓莲灯什么的,不过却是向苍茫魔主起的道心之誓。日后苏星河担有违誓之举,他的魔主之身就可随时感应,令其应誓证劫。

    摇头则是因此人,对复兴家族仍抱执念,日后为他办事,难免会有着私心,进阶灵仙,也有着障碍。

    不过都无所谓了,若非是为云坠剑通二人,他现在根本不会在意这一位。

    很快他的麾下,将会强者如云,并不缺这一人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庄无道却是信手一拂,将一本玄金书册,抛飞到了不死道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玄血祭身术,当能解决你现在肉身之患。不过若你前世之身的精血肉身未有保留,就需费些周折。只能先修散仙之道,一劫之后再夺肉身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‘玄血祭身术’,就是他从《玄血无定身》中简化而来,是《玄血无定身》的阉割版本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大用,不过却可助不死道人,彻底炼化方孝儒的身躯,

    那不死道人也不客气,直接翻看起来,而后脸上现出了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已看出这法门,确实有用。他还保存着那枚不死源神珠,内中恰好还保留着他前身的几滴心血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庄无道又将那三颗摩诃化龙果丢了过去:“这三颗灵果,当可补全你的肉身玄窍,强化洗练真元,解决那人给你超拔道基之患。有这摩诃化龙果之助,最多一月之内,你当可入九阶之境。本座对你的不死天军甚为倚重,可莫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受主上大德,不死敢不效死?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此时已是喜出望外,便连声音也大了几分。原本越走越窄的道途,突然敞开,自是欢喜无比。

    这两句也不只是应付庄无道而已,多少含着几分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旁边的苏星河,倒是看了出来,这是庄无道的熬鹰之法。长达几十年的驯化,不死这头桀骜不驯的苍鹰,终可放心使用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却是颇为艳羡,那摩诃化龙果,任何修士都是梦寐以求。

    不过却知此时他在庄无道麾下,若不能在短时间做出相应的功绩,是断然没可能有不死道人这样的待遇了。

    不死本身就有着极其出色的才能,才会被这位魔主看中,费这样的心思调教。换成别人,被这魔主当成鹰犬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失笑,并未把不死道人的这些话放在心上。敢不效死?真要到这时候,这位多半是要自谋生路的。不过平时办事,这位倒是可以让他放心了。

    当下懒散的挥了挥手,示意二人退下,庄无道并不打算在他们身上,费太多心思。

    今日苏星河只是附带,主要还是为不死。日后哪怕是天仙界,这不死道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得力臂助,自然需下些本钱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部玄血祭身术,三颗摩诃化龙果,已经足够给不死一个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至于日后能够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,那就得看不死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第二日,庄无道就又将所有苍茫魔军的杂务,都全数交给算渊与不死二人代为处理,自己则又将全部的精力,都投入到了自己的神国之中。

    其实此刻望乾山的情形,还不到他可以松懈之时。星始宗的大军,正是东北两面,这次是举宗动员。盟友除了雪阳宫,神渊道几家之外,还要加上一个因损失四万佛修而震怒的洗心寺。

    合道修士的数量,再次膨胀到十九万之多。不过这一次,这星始宗却不敢再分兵,而是四面散开,形成了一条长达三千里的防线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星始宗固然是死死的堵住了苍茫魔军,继续北上肆掠之路,本身的物资损耗也是使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据说现在的星始宗,几乎是每个月,都有上百枚的下品蕴元石花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这边,也不轻松。很难说那位梦行大天尊会不会脑子抽筋,不惜损耗,与他决战。

    他在望乾山的护山大阵已经完成,这苍茫神庭的防御能力,并不逊色于第一流的顶尖大教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太皇别府也加入之后,有一座仙品二阶的剑阵镇压神国,此处已是固若金汤,可斩神灭佛,仙神难近。

    可一旦这十九万合道修士到来,抱着硬拼的打算,他却未必就能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最好的结局,也是两败俱伤,庄无道并不愿见。

    以他的意思,本是要先化解这次的危局,将星始宗的大军逼退再说,

    只是现在,他却不得不暂时把注意力转移回自己的神身。这是因从这一个月前开始,那阿鼻平等王,就再一次将大量信徒转嫁过来。势头之疯狂,使人咋舌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随这些信徒而来的,还有属于平等王的神主本源,以及大量的信念畏力。

    这阿鼻平等王,居然是将自身的神主真名,直接镌刻在那平等圣印之中。从而转移信众,将那信仰畏力,引导过来。

    这使得庄无道应接不暇,只能全力的抗拒拖延着,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整合信众,梳理神力。

    不过效果不彰,即便太幽上仙送来的那几枚天机碑碎片,已经被他融合了进来,使得他自身的术算推演之能再次大增,神念也更为广阔,可再分化数万神念,也依然是窘迫之至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信徒,已经扩展到四十余个世界。光是知晓他的神名,就有数以百亿计,其中敬畏有加的,至少有着千亿以上生灵,而虔诚信奉的信徒,亦达三千万之多。

    直接就使他的神位,被动的冲击到了灵境圆满。一个魔神,拥有三千万虔诚信徒,那么哪怕是维持元阶的神位,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却不敢踏出一步,基础不牢固,此时冲上去只会后悔。毕竟其中绝大部分的信众,都是来自于阿鼻平等王。也是误将他,仍旧当成那位平等王来信奉着。

    一旦真相大白,或者另出了什么变故,随着那信仰畏力的流失,他必定会从云端跌落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庄无道,已经心态大变,更为豁达自信。从之前的被动接受,到主动吸收。

    那位平等王能转来多少,他都尽量吸收接纳。不过却是要真真正正的‘吞’下来,转为自身所有。

    这就要花些心思,需要付出实实在在的神力,稳定住那诸界的教众。除此之外,一些心性与他教义不符的,也需清理出去。

    而之后整整一个月时间,庄无道都不得不困在这神国之内。好在算渊本身才智高绝,苍茫魔君一应大小事务,都能处理的极其完美。遇到一些不能决断之事,身为神明代身的算渊,也可直接以祷告之法,向他请示。

    至于不死,则更是一代枭雄,不过也正因如此,庄无道不太放心得下,特意以算渊及苏剑通二人钳制。

    此时西南的局势,也并未让他担忧太久。当苍茫魔君停顿不前,崆峒仙盟与赤神宗,都有意无意的从两面发力。

    星始宗的大军,就不得不散去了部分。只剩下了十五万合道,依然维持着之战线,不过却是守有余而攻不足

    不过此时最使他欣喜的,一个是洛轻云,经历四十九天时间的调整,终将那九天息壤初步融合。

    肉身明显完善了不少,法力也强横了许多,至于这位到底提升了多少战力,他仍不能知。不过以庄无道估计,此时哪怕是魔舍离再生,也都未必能胜得过她。

    第二个好消息则是来自于墨灵,这三足冥鸦自吞噬了诛天魔的两具分身神念之后,终于苏醒了过来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