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一六章 熔炼天
    此时的庄无道,自然不会满足于一个有着无数漏洞的神界。外敌已退,内无忧患他自是要追求十全十美。

    神思冥冥,此时庄无道的意念,几乎与整个神国都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不止是那天机碑,便连那小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,也都全力运转着。

    而洛轻云等人,也在第一时间,就感觉到了这神国的变化。不但法则层面更完善,那物质环境也更显真实。

    当天空中映射的星辰,渐渐与星玄九玄天一诸界同步,当天边第一缕阳光照落。诸人顿时就知,这座苍茫神界,已经真正进入完成状态。

    那苍茫魔主的神躯,此时则是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。

    “辟此天地,永为吾信徒家乡,永乐净土。凡信我者,可在此国得永生。”

    此言不止是在苍茫神界之内的震荡着,更是远传诸界。凡有苍茫信徒所在,皆能听闻。

    苏云坠神念微动,已经能够感应到那轮回海中,有许多信奉苍茫魔主的亡魂,被魔主的神力牵引着,往神界方向投来,

    一时半会,还看不到成效。不过只凭想象,就可知再过不久,这里就将成为苍茫魔主信徒的天界神国——

    魔神依凭与神主不同,依靠的是‘畏’之力,只需众生敬畏就可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魔神,对自身神国,通常都不怎么样在意。往往是阴森恐怖,更会设下种种刑罚,以增信徒畏念。有些身拥杀伐,争战神职,以及依靠惧,恨,怨,怒等情绪之力登神的,更会挑动神国中的信徒互相争斗暗算,以增诸恶孽力。

    然而这位苍茫魔主,明显走的不是这条路子。这神国之内,四处环境都是山清水秀,山清水秀,雅致优美似如仙境,是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不过也并非没有阴暗所在,在神国南端,就有仿佛佛门描述的地狱般的监牢。

    这是专用于惩戒信徒,处置背信之人的所在。神需有敬,更需有畏,显然这位深明此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?虽是走的魔神之道,以‘畏’念为基。可魔主他,却是以众生之‘畏’,用以劝善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苍茫魔主的神躯,苏云坠若有所思。只有对比过阿鼻平等王与苍茫魔主的神力之后,才能感觉到这一位,与其他魔神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的神力,已经是魔神中少有的纯净。而苍茫魔主,却似乎又更胜一筹。似乎兼得神主魔神,这两家之长,从古至今,似乎都无一位魔主。能似主上这般。

    这神界中的变化,甚至虚空之外的诸人都有感应。那无明与太幽的眼中,都闪过了一丝异泽。而敖如海与灵威圣二人,则是定定看着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一层朦胧的神力幻雾之中,庄无道正以神念与洛轻云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有此神界为根基,终可与那劫胎一战。师姐你现在,莫非仍是信心不足?”

    只有此时的苍茫神国,才能真正作为他的后盾。便是那诛天魔主复生,也不堪与他一战。在他这神界之内即便不被打下一层境界,修为也要跌落到灵仙初期。

    “稍微有了些信心,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看着庄无道那已经由实转虚的神躯,自神界完成之后,这位‘苍茫魔主’,就已陷入到了沉睡状态。

    这是因消耗太巨之故,几十年积累的神力,此时已损耗一空。至少需要数月时间,这位魔主才会恢复初步的神智,数年之后,才能够积蓄到足够的神力用于征战。

    沉睡也是为调整,这神国开辟之后,一切都与以往不同。庄无道对于信仰之力的吸收与运用,必将再上升了一个层级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她更关注的,还是这身躯眉心中的天平印记。

    “这平等圣印——,看来师弟你,已经初步通过了那位平等王的考验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着眉,也望了过去。方才他就已经察觉到了,这平等圣印已经转移到了他神躯。

    以此为媒介,那位鼻平等王,已经在逐步将信念愿力,往他这边转移。

    毫不客气,根本就不顾他这般的想法,纯粹就是强推硬塞,不给他半点推拒的余地。若非是借助天机碑,他并非全无抵抗之力,庄无道几乎就要被这平等王的信徒之思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不过也因此,庄无道终于感应到了,自身需要承担的劫数源头。

    让他嘴里微觉发苦,居然是那位灵感神尊么?

    原因无他,只是为争夺神力。阿鼻与灵感,恰好是神位重叠,只有互相吞掉彼此,才可能进入混元位阶,

    这二人之间的争斗,只怕是从很早之前就已开始。不过具体的情形,还需打探。他此时只能知,自己若要从平等王手中接手这一切,就必定要面临灵感神尊这样的大敌,而且是不死不休,除非是一方陨落,否则绝无化解可能。

    一个太古魔主,就已经足够让人头疼了。可这灵感大帝,却是比之太古魔主,还要强大数倍的存在。全称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,与阿鼻平等王同样,都是元始位阶,是四劫时代就已存在的一位神尊。

    好在此时,还有平等王这个高个子顶着。在平等王彻底脱身之前,那位灵感大帝的目光,暂时还轮不到他。

    这也可算是另一种的饮鸩止渴了,为解决现在的麻烦,为自己的未来惹上更大的灾劫。

    “早晚而已,从第一次血祭平等王时,就已注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轻叹,不过神色中却并无半点沮丧,反而是带着几分笑声:“庄某既然连这劫胎,都能斩得,又何惧那一位?难道这位大帝,还能比这劫胎更难应付不成?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不过他却不敢提这灵感大帝之名,以免对方听闻。现在准备不足,还没到惊动这位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!”

    洛轻云笑了笑,居然也认可了庄无道的说法。

    在同一境界,同一阶位,劫胎必定要比那位‘昊?无上灵感玄应大帝’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庄无道若能胜过劫胎,那么未来也必有能力击退那灵感大帝。

    相较起她未来会带给庄无道的劫难,这灵感大帝,太古魔主,其实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而随即洛轻云,就又察觉到庄无道的脸色,此时似有些不对,顿时柳眉微蹙。

    “师弟你,现在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自与轻云剑分离之后,她就再没法感应庄无道体内的具体情形。此时才发现,这次庄无道的伤势,似乎是出人意料的严重。

    “还好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倒吸一口寒气,暂时按住了体内暴乱的气血;“有青依为我镇压,暂时无妨。”

    这些伤势,一部分是因果之力的反噬,一部分则是来自于诛天魔主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曾数次与诛天正面对撞,双方又都是因果之法应敌,留下暗伤无数。

    好在因果的源头已经消失,这些伤势,已经不难化解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镇压不了多久,这些伤,主上还是尽早化解为佳。”

    此时轻云剑,也从他剑窍之内飞了出来,云青依跪坐在剑上,眼含愧色,神意消沉:“是青依没用,这次没能帮得上忙——”

    望见轻云剑,洛轻云眼神暗晦了片刻,就又恢复如常,并不加以理会。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则是一笑:“是我现在没法用你,可不是你没用,这些伤与你何干。”

    “剑主!”

    云青依嗔了一声,神情仍颇是沮丧,委婉劝道:“其实剑主你无需太在意的,大可先将轻云转化为魔剑使用,青依这边无妨的。”

    轻云剑魔化,她必定要承受极大痛苦,且会损伤灵性。日后由魔剑转化为仙兵,也同样要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不过这总比任山河每次与对手争斗时,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要好。

    剑器乃修士斗法争战之器,剑灵的意义,就是辅助修士与人争斗厮杀。

    若每次都只能看着主人与人搏杀,而自己无能为力,只能坐视,那么要她何用?

    庄无道亦微微动容,面上却无异色,微一拂袖道:“此事无需担忧,我已有了解决之法。”

    接着却是先将那‘玄应魔旗’拿在了手中,仔细看了一眼,又摸索了一番里面的器阵结构。而后庄无道,就又将那‘两仪紫火神灯’祭起。

    将内中的紫青天火催发到极致,又添入了自身的混元五行之火,慢慢灸烤融炼着这面‘玄应魔旗’。

    此时他并非是全力催发这灵宝,而只是借用里面的火焰,用来炼器。

    不过损耗亦是极大,直到三个时辰之后,庄无道一身真元,几乎耗尽,又吞服了数颗丹药之后。那‘玄应魔旗’的表面,才出现了破损。

    随着里面的气机泄露了出来,洛轻云不禁动容:“果然是浩劫天图!”

    当这面玄应魔旗破损,里面的那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,终于展露真容。

    庄无道虽是早已确定了这魔旗的本体乃是浩劫天图,此刻依然是面露出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虚空中一股莫名的力量,忽然如潮般的汹涌而至。庞大浩瀚,充斥着混乱气潮。

    只一瞬,庄无道就知这当是玄应魔旗的历任主人,还有那最初炼制此器之人残留下来的力量,只感应到了他的动作之后,开始阻扰,同时也是来自于补天道的气运反噬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正面对抗,直接将浩劫天图本身的元力激发,顿时就使这些危险的气机,都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玄应魔旗内的浩劫天图,此前是被补天道强行镇压。然而一件鸿蒙级数的至宝,又哪里可能被轻易压制?

    借力打力,庄无道轻轻松松,就已化解了来自补天道的反扑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