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一四章 九天息壤
    “尔等听清,本座以性命起誓!今日此间无论是谁,?能助本座一臂之力者,必倾尽所有,助其得我教补天神液,洗化仙躯!”

    声震太虚,整个苍茫神界周围都可听闻。庄无道闻言亦不禁为之动容,显出异色。

    不明这‘补天道’究竟根底之人可能听不懂,他却知这位诛天魔主言中所指的补天神液,应该是指补天道的补天神池。

    补天道补天之缺,这是一个不逊色于离尘宗的教门。本属道门一支,后来渐渐走向极端。他们认为此域天地之所以残缺,是因这世间产生的亿万生灵之故。正因生灵之间的互相残杀,才造成天地动荡,诸界碎散。

    只有将这世间亿万生灵全数灭杀,才能补天之缺。

    这种极端的观念,最后又渐渐发展成只要是杀生,无论****,都可算是功德。

    而这补天神池,就是补天阁这种观念下衍生出的一种秘术。据说是涉及到初生的婴儿胎盘,以及近百万具有灵根的女子血液滋养。以秘法祭祀补天,然后从天道处获取‘功德’,形成了补天神池。

    据说不但能够使一位普通人,一步登天,直入仙阶,更可补先天之缺失。使肉身资质与根基,达到最完美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是补天道的根本之一,几乎每五千年,就会产出一位身具神品灵根的魔仙。

    普通人可以借这补天池之助,直登仙境。而仙境强者若能得这补天神池之助,自然也是有着大有好处。洗化仙躯,使肉身完美,甚至还能有重塑部分道基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东西不止是魔门修士垂涎,便是道门的修者,也同样是趋之如骛。

    关键是以补天阁秘法提炼出的补天池液,乃是再纯正不过的道门清气。所以制作的方法,虽是最纯正不过的魔门手段,可池水本身,道门修士用来也是无法,效果上佳。

    庄无道早就听闻补天阁,最近祭炼的一座补天池,已经快要完成。这使得补天阁内部最近内斗频频,不过都被诛天魔主强行压下。这位魔主,将这补天神池视为禁裔,显是准备将这一池神液,当做自己未来的登天之基。

    连这补天池都舍得抛出来,可见这位魔主,情形确已经是窘迫危急之至。

    而整个神界之外,那诸多正魔二道修士听闻,果然是为之一阵沉寂,许多人都为之心动迟疑。

    不过只仅仅片刻之后,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,都纷纷退走。

    诛天魔主拿出的条件,固然是诱人之至,却也需能拿得到手才好。相较于那补天神池,自然还是自家性命更重要一些。

    再者那补天神池只有一个,这里却有数百人,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轮到他们。

    而其余的灵境魔仙,也只是稍稍犹豫之后,就也随后撤离。这苍茫魔主布局近乎完美,根本没有破绽可循。他们想要援手也不可得,必定要面临重重阻拦。

    而在修界的长生保命之道,无非是审时度势,量力而为八字。

    当神界之外的战场,渐渐平静下来。之前参战的诸多法域九阶及仙人,由激战转为撤离观望。那诛天魔主的眼眸,渐渐寂冷。对于他那些部属的助力,已经彻底失去了指望。

    此时在真武七截剑逼迫之下,诛天的动静反而是不断的减弱着。不再主动出击尝试突围,而只是被动的抵御。

    不过诛天脸上,却并未显绝望之态,也没有半点的恐惧慌张,只是眼神平淡的看着诸人,尤其是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苍茫魔君,你能将本尊逼到这种程度,已可感自豪。不过尔等就真有如此自信,能在太幽那厮到来之前,困住本尊?也罢,此为相繇血体,我原以为一辈子都没机会用到——”

    深沉如渊的压力,蓦然爆发,几乎将周围神界虚空,生生撑裂开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沉,然后眼看着诛天魔主的身形开始变化,血肉膨胀鼓动着,渐渐显出了巨大的蛇身。一只只的头颅,不断的从?身躯内生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九只头颅,正是那相繇之身。然而此时这诛天以血肉之躯变化,气机比之先前的癸水凝聚的相繇法相,不知强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哪怕是洛轻云,此时也不禁蹙起了柳眉,似觉棘手,诛天魔主的这番变化,可不止是法力激增数倍那么简单,

    这位的实力境界,也在激增膨胀,只一眨眼,就已跨越过了天仙之境。不是指战力,而是诛天的修为,皆着这相繇变化,直接进入到了天仙境界。

    “运转此术,无论成败胜负,都需消耗五千载岁寿。再问尔等,可还有自信,困住本尊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只听‘轰’的一声炸响,而后是擂鼓一般的爆鸣。那虚空之中,无数的癸水阴雷轰击而下,击打在那太幽七截剑阵之上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就将几十口太幽七截剑器,轰成了碎粉。而那雷光漫卷,似无止境一般,整个三千里方圆之内,也忽然凭空涌出了海量的水潮。

    都是玄阴癸水,腐蚀一切。不止是那太幽七截剑阵,在顷刻间破损了小半,便是庄无道主持的寰宇灭劫剑阵,也同样支撑不住,仅仅数个呼吸,就有数以千计的剑器,被这些玄阴之水腐朽。

    而这神界之内的动静,甚至影响到了虚空胎膜之外。那些本欲撤离的强横魔修,无不为之动容,

    似那赤阳神教魔督燕赤血,劫门宗掌教南宫无恨,赤蛊神教魔督乱世痕,苍龙魔君等人,也都是暂息了退走之念。都是全力以赴,往诛天魔主所在的方位突进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微叹,他就知道,想要围杀这位诛天魔主,并不容易,没可能全如自己想象般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这相繇血体不止是相繇变化,使得诛天魔主的修为,突破了天仙境而已,本身更融入了那面‘玄应魔旗’。此时每一击,都含着因果之力。

    若再不想办法,别说是将这诛天困住。在场这些人,能否在诛天面前保住性命,都是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向洛轻云微一示意,后者就立时将那两仪紫火神灯遥空抛来。随着庄无道的混元五行之火点入,这两仪紫火神灯周围的紫焰之威,立时暴增了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这盏神灯本就是不逊色与‘玄应魔旗’的至宝,之前洛轻云未能将此物激发到全盛状态,声威才逊色数筹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庄无道,却是完全不惜损耗,直接以自己的混元天极,代替灯芯。

    随着这紫焰火舌四下卷动,那些玄阴癸水,几被横扫一空。

    同时庄无道体内那面浩劫天图,也在剧烈的旋动着。轻云剑已在体内蓄势,临江仙剑只需再有数息准备,就可斩出。

    此刻动用这口神兵仙剑,很可能会暴露他并未入魔的真像与真正的身份,然而庄无道已经顾不得许多。暴露了身份,总比这一战功败垂成得好。

    若这诛天不死,那么他在星玄界的处境,必将落入最险恶的境地!一切的布局,一切的图谋,都将落空。这苍茫神国,也将覆灭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甚至连与聂仙铃洛轻云几人一起远走避祸,离开此界都不可得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庄无道的剑,即将斩出的刹那。那衡天散人,却忽然将一物丢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愕然望去,只见那是不到拳头大小的黑色土壤。然而当变化开后,却将所有的玄阴癸水,都全数镇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甚至那诛天魔主的相繇血体又受影响,一身狂盛气元瞬间就消弭了大半,更显混乱不堪。哪怕是强如诛天魔主,居然也无法控制住自身的血元。

    “这是,九天息壤?”

    那诛天魔主一声闷哼,语中满含着怒恨与不可思议之情。倾尽全力在体外生成了一层水障,尽力隔绝那黑色土壤的异力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物!”

    衡天散人冷然一哂,神情是说不出的快意:“这几千年来,魔主无数次算计师尊,令他老人家屡次败,吃亏不小,有苦难言。想来这世间,可能再无人能如魔主般了解师尊。既是如此,那么魔主也早该想到才是,师尊他恨你入骨,这些年又岂能没有一点准备?他老人家。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,该如何取你性命,该如何将你抽筋剥皮,凌迟拆骨!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中,亦透出了然之色。土克水,九天息壤乃是这世间,最绝顶的土系奇珍。哪怕是指头大小的一块,都可炼成一件中品的后天之宝。

    而衡天散人手中的这块,用来炼制一件下品的先天灵宝,都绰绰有余,正是这相繇血体的克星。

    有此物存在,周围十万里内的水系元灵,都将被消散排除。也意味着这位诛天魔主,已经施展不出任何水系术法,也无法动用任何的水系魔元。

    换成是相繇本身,还可不惧这东西。然而诛天以灵仙之身,却必定无法抵消这九天息壤的影响。

    默默的将袖中的轻云剑,又送回到了剑窍之内,庄无道只是将那两仪紫火神灯继续全力激发,助衡天散人镇压着对方的水系元力。

    忽然庄无道心中微动,看了洛轻云一眼。只见后者,正微蹙着柳眉,似乎在强自忍耐着什么。

    是因两仪紫火神灯离体之因?不对!这短短的时间,还不足以使洛轻云的气机,被天道感应才对。

    那么这又是何故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忽又一动,目光扫向了那九天息壤,而后一阵恍然。

    这当是九天息壤与补天石之间的天然吸引,两物都是土系灵物中的至珍。彼此间互相吸引,也互相排斥。

    洛轻云现在的身躯,是以五色石为元胎化成,自然也深受影响。

    庄无道直接把一道法力挥展了过去,助洛轻云抵抗着因那九天息壤而发生的异变。而后的脑海之内,又掠过了一个奇异的念头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