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一三章 补天神液
    昨日之前,又有谁能够想到,庄无道能先灭天星宗,后诛魔舍离,最后甚至要将这诛天魔主,也围杀于其神国之内!

    一环套一环,最终清扫了所有的障碍,一举登上此界一方霸主之位!

    此时的庄无道,借助苍茫魔主之身,还有那支庞大魔军,星九二界最强者中,已经有了他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今日之后,这位就将以棋手的身份,站到星九二界的棋盘之外。

    可惜,那是在魔道之中,有了这样成就——

    “此战了结之后,无论如何,我都会试着挽回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无明看着自己的一双手,眼神暗晦自责。就是自己的这双手,将这位本该是赤神宗几百万年来最出色的门人,推入到了魔道之中。

    当心愿已偿,当自己谋划的复仇即将将收获果实,无明却发觉自己现在心中,更多的是悔与恨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你迟早有一日会后悔当初。”

    那魂火之内,传出了一声轻叹:“不过无明,你可已准备好了承受这代价?此事上界必定会追究。要想挽回,又该从何着手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已非是他们能掩盖得住,上界本宗绝非聋哑,必定会有察觉。

    而要想将这一切都全数抹平,也势必要借离尘本院之力不可。

    无明身为祸主,那时必定要承受重责。

    无道师弟天资盖世,潜力无限,将这样一位出色弟子逼入到魔道,本院怎可能不为之震怒?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自己做过的事,那就需自己承担。至于后果,我只知此时若不这么做,必定会悔恨抱憾终生,愧对师门。”

    无明神情坦然自若,负手身后:“至于现下该从何处着手,以我之见,不妨双管齐下。怕是要先劳烦师兄,寻觅为他驱除净化魔元之法。至于师弟我,当务之急,是先与无道师弟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净化魔元么?”

    那无珩一声呢喃,而后再次叹息:“也罢,就按你之言行事。不过也需他有这意愿才好。总之你我,尽力而为——”

    他心中却是不抱太多希望,若无法师弟他只是单纯的魔修也还罢了,净化魔元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的他,却已是魔神神主。被亿万信众信奉挟制,想要令无法师弟他重归正途,谈何容易?

    要想完美的处理此事,那么无论如何,都必须求助于离尘本院不可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而此时在望乾山上,却正是一片嗡然。有能力窥看那神界动静之人,正是目瞪口呆。那些法力不足,修为弱一些的,也已从周围同道那里,得知了虚空海外的战局变化,

    “那是诛天魔主,魔君大人竟然是在此处布局伏杀诛天魔主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九玄魔界的魔道至尊,大人他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以开辟神界为诱,迫使那诛天魔主,不得不进入险地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能否成功?怕是胜算不高吧?那位毕竟是绝顶一级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已经成了》你看那些正道仙修,都在撤离。若非是时局已变,主上他胜算已定,这些人如何肯甘心退走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止是那些正教修士,便是那些九玄魔界的魔修,似都已生出退意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请动了星玄龙城与崆峒仙盟,有太幽上仙截杀,那位只怕是要下场凄凉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那位诛天魔主的陨落,已成定局?”

    “今日这一战,可真是风起云涌,一瞬百变,让人膛目结舌。”

    “先诛魔舍离,后除诛天魔主,我们这位主上,可真叫人佩服。今日已成神主之位,又有阿鼻平等王庇护。只怕再过个几百年时光,这位就是星九两界,古往今来第一魔头!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天下,已变局在即。这修界之中,免不得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正是我等的用武之地?跟随这位魔主,岂会吃亏?”

    不止是这赞叹感慨声,此刻从天空俯视,?见那望乾山巅到山脚处,甚至有数以千计的修士,遥空礼拜。

    被苍茫魔主的浩大神力感召,口中念念有辞,面现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还不知神界之外的变化,也不曾在意望乾山中,他那些部属的议论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眼前只有那诛天魔主一人,意念专注,不敢有丝毫的分心。

    虽说已胜券在握,只需再有片刻时光,就能收获享受那大胜后的甘甜果实。

    可毕竟这一战还未了结,他不愿在这最后关头出现疏漏,以至于最后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尤其需防范诛天魔主的因果遁法,这牵扯了庄无道绝大部分精力。

    如今在场也只有他,能够真正阻拦住诛天魔主的逃离。

    在这短短不到半刻的时间,他就以因果之术,与诛天交锋十数次。虽将后者成功逼退,可本身伤势,却也日渐沉重。

    与诛天魔主争斗的主力,也已经换成了衡天,衡云,衡道,衡松等人。两位灵仙境,三位法域登仙,加上两位散仙,结成的太幽七截剑阵,正与诛天相持不下。

    剑光千重,四面席卷,并不抵御缠斗,而是顶着诛天急欲突围的压力,以攻对攻。

    这些太幽门下,极其的清醒。知晓面对诛天魔主这样的遮天大能,只单纯的防守无用,迟早会被其寻出破绽。只有攻敌之必救,打乱这诛天的步骤,才能拖延更久时间。

    七人也不惜自己的性命,每每都是豁出一切,只求以死换伤。欲以自家的这条命,换得诛天魔主无力再战或者重伤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刻时光,这太幽七截剑阵,确实暴露出了不少破绽,也被诛天抓住了数次机会,

    不过在剑阵之外,还有庄无道,还有洛轻云,还有一座寰宇灭劫剑阵。

    即便这些都被诛天突破了,敖原以及星玄龙城等十七位灵境妖仙,也不会给这位半点机会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神界外围,局面已经在逆转。这次神国之战,龙族来的可不止是这区区十七位灵仙,崆峒仙盟也不仅仅衡天,衡云等人到场。

    此外平等神教也不可能再袖手旁观。整整十七个时辰之后,那些人再怎么装聋作哑,对他这新任魔督再怎么看不上,也不可能不拿出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此刻,他即将踏着诛天魔主的尸骸,走上这片天地中最强者之列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太蠢,这些人都需拿出反应,以息他之怒。

    事实是此刻还有高达六十余位灵仙境在神国之外,虽未直接参与进来,却已给了星始宗及九玄魔界那几家足够的牵制。

    使的正道诸宗的修士,已经不得不被在龙城的警告之后,被迫撤离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只需等待太幽上仙三人,围杀了诛天魔主的化身之后赶来此间,这一战就可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似乎也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,那诛天的脸色铁青,此时意念是戾意如狂,杀意如涛。神意杀伐,用尽了一切手段,疯狂的冲击着周围的铜墙铁壁。

    而更使这位心悸的,是此时不止是星始宗之人开始撤走,便是他从九玄魔界内带来的那些魔修,居然也都在寻机退离,有星散逃遁之势。

    忽然肃立,诛天魔主的口中,发出了一声长啸,

    “尔等听清,本座以性命起誓!今日此间无论是谁,凡能助本座一臂之力者,必倾尽所有,助其得我教补天神液,洗化仙躯!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