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一一章 事不可为
    这情景月庭早已料到,并不意外。然而他脸上的神情?却仍难免变化,阴沉似水。

    “这片天地,再难安宁?我亦深以为然。不过沙兄,这苍茫神国一成,我星始宗固然是首当其冲,可对于你们九阴魔教而言,又有何好处可言?”

    “道友说笑了,为何一定要好处才可?沙某难道就做不得损人不利己之事?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岂能反悔,月庭道友莫要再浪费口舌。”

    沙天门笑着道:“再者我看情形,也没道友你说的这么严重,这三百万年来,两界中成就魔主之位的,也有三四位。可这几人,往往都是在万载时光内,就把神界迁往他处。池塘太小,容不下大鳄。所谓的神主,只是此界过客而已,月庭道友何需太过在意?”

    “原来沙兄你,是如此看法。”

    月庭微一招手,将那九口青竹飞剑,都召回到了袖中:“可在我看来,这任山河不同,绝不同于过往三百万年中那几位神主。之前我曾推算过去未来,只看到无尽的灾祸,鲜血蔓延整个星玄修界。一旦灾祸起时,你们九阴魔教,只怕未必能得幸免。只望那时,沙兄莫要后悔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?后悔什么?沙某随时就可飞空虚度,离界他去。此界后续之事,与我何干?借用人间一句,我走后哪管那洪水滔天?”

    见对方已无战意,沙天门也同样将身边几件法宝兵器收起,松开了戒备,而后自嘲一哂:“再说事已至此,即便沙某已生悔意,也再无能为力。莫非月庭道友以为自己,还能有力回天?”

    月庭一阵沉默,无言以对。崆峒仙盟与星玄龙城的仙修,都已经倾巢而来。哪怕没有了沙天门,他们攻破这苍茫神界的可能,也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诛天魔主,更已是陷入到了死地!除非是再有一位,能够与他月庭,甚至是无明比肩的绝顶强者出手,否则绝无半分可能,使那位逃脱升天。

    且在星始宗而言,也无立场去救助那诛天。此时掌握正道牛耳的,终究还是赤神宗,而非是星始宗。

    两界征战亿万年,各教各宗皆仇深似海。此时助其一臂之力,只会招来众怒。

    哪怕是星始宗本身,也有许多弟子,乐见这诛天陨落。

    悠悠一叹,月庭直接一个跨步,就踏出了虚空之外。走得极其洒脱,绝不拖泥带水。不等那寰宇灭劫剑阵驱逐,就主动离开了这苍茫神界。

    今日这一战,他已输了。放眼整个战场,星始宗已无扭转战局之力,那就无需再恋栈不去。

    只一句赞叹声,在这神界虚空中,萦绕不散。

    “请任魔君听清,我月庭生平绝不服人,然而今日,月庭却愿对魔君你说一声佩服!七千载修道,汝是吾生平所见第一人——”

    那沙天门眯起了双眼倾听,而后一声大笑,同样一个拂袖,紧随月庭之后,离开了这苍茫神国。

    今日这一战了结之后,谁又能不对这位生出佩服之情?以登仙境之身,一战决定下星九二界未来几千年修界大势,一战了结魔舍离与诛天魔主两位魔道枭雄性命。

    历数这三百万年以来,谁人能有这样的壮举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距离望乾山四十三万里外,血尊任糜也同样停住了遁速。本就略显苍白的脸上,更无丝毫血色。

    整整十七个时辰,从昙誓魔天开始。全力而为,不曾有丝毫的停滞,在同境强者的全力拦截之下,突进上千万里。各种样的灵宝,各种样的符箓,一切能横穿太虚的遁术遁法,一切能击退对方的手段,都已用尽,

    可到得此时,血尊任糜已再无丝毫的战意。似乎之前的奋战,搏杀,缠斗,只是一场梦一般虚幻不实。

    只能遥望着四十三万里外的望乾山怔怔出神,品味这失败之后的苦涩滋味。

    前方大约一万里外,就是那无明。此时这位与他纠缠了数千年的对手,仍未放下戒备警惕之心。眼神专注的望着此方空域,元神气机笼罩?周围数万里每一个方位,不使他有机可乘。手中托着的先天五行雷玉,也在继续积聚着五色天雷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在对他任糜明示,这位与他齐名的绝代强者,仍将倾尽一切来阻拦。要想从此突破,除非是这无明的尸骸之上踏过!

    任糜看不到丝毫的希望,满身无力。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无明全力阻截下,在诛天魔主陨落之前,赶至那苍茫神国之内。

    那位同道魔修的命运,已然注定,无可挽回——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那位的真正目的,居然是为引出这位诛天魔主。”

    声后处传来了一声唏嘘,那是幽幻圣教之主骆神山:“之前还觉此人蠢不可及,自大过头。然而此时再看,这位的所有布置,却都是大有讲究。便连望乾山这个方位,也是绝佳!”

    此处不止是灵脉充裕,足可支撑住那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与寰宇灭劫剑阵。位置也恰是离元始魔宗七千万里,本分昙誓魔天九千万里,周围的灵界通道也已断绝,乃是任糜无论如何,都无法在十二个时辰内赶至的方位,

    距离九玄魔界的‘补天道’,也同样遥远。强如诛天,以整个九玄魔界的资源,也只能带领着其实位灵魔与百余位九阶魔修的抵达。

    若是距离‘补天道’再近一些,若是诛天魔主能将更多的部属投入此战,必定不会面临这陨落之局。然而在此之前谁能想到,正与星始宗缠战的苍茫魔君,会忽然想到开辟神国。

    除了距离较近的星始宗之外,其余的几家,谁都没法做出充足准备。

    这布局巧妙,正大堂皇,这诛天魔主的情形,也应是与之前魔舍离同样,是不能不战,不能不主动踏入任山河陷阱的境地。

    实在是让人佩服,整个过程,大半皆是阳谋。若那任山河针对的对象换成是他,换成是血尊任糜,结果也不会有太多不同。

    “若无其他变化,此战之后,这位诛天魔主算是彻底完了。这世间再无诛天魔主——”

    任糜却是面无表情,深深看了眼那处方向,尤其是发生在虚空海中那场大战。而后一声轻哼,径自转身就走,

    那骆神山微觉意外,神情诧异的看了过去:“血尊这是意欲何往?”

    话音出时,骆神山就觉自己这问题,问得有些蠢了。

    既然那诛天陨落在即,那么此时他们在此继续停留,又于事何补?就只能看着太幽几人逞威,看着诛天陨落,何必?

    “此时大局已定,你我留此何益?”

    血尊任糜淡淡的回了一句,并未有停留之意:“这次回归元始神山,任某会动用元始魔令。届时还请骆兄,继续帮衬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元始魔令?”

    骆神山挑了挑眉,所谓的元始魔令,也就是元始魔宗上下,甚至整个北方魔域,都全数动员。

    大约三十七万年前,星始宗全盛时率诸教北伐,激战四十余年,最后由元始魔宗统帅北方诸魔宗合力击退。那时北方魔域中大半魔道宗派都有誓言,愿听元始魔令号令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令牌,元始魔宗内只有最后一枚。

    他其实已不愿扯入与那人有关的一切,今日一战已经足够让他戒惧,敬而远之。不过此时在任糜面前,自然不便明言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一事,骆神山幸灾乐祸的一笑:“对了,还有一事。你们那位太阴圣子。在任兄动用元始魔令之前,最好是及早处置为佳。”

    任糜的遁法,却无半点凝滞,依然稳定如故。只目中的杀意,这刻已化为了实质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