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一零章 形势逆转
    若境界相等,这苍茫魔君多半能凌压于他们四人之上。实是星玄界这百万年来,天资第一,法域成就最高绝者。

    不但是剑道高明,那术法亦是绝顶一流。不用则已,每当使用之后,就必定能大幅度的扭转战局,武道与术法,配合无尽,将他逼到近乎左右支拙的境地,难以应对。

    更使人不解的是,明明是剑法双修,然而他眼前这位,却无半点的剑意不纯。

    以天地万物为剑,气量恢宏浩大,势吞天地!

    那庄紫氤此时也终于停住了脚步,不再走动。然而给他的压力,却比之前身影移动之时,还要更为惊悚。

    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意,始终遥指着他的精神核心。一前一后,只要他稍一不慎,就会万劫不复——

    罡风席卷,元灵爆乱。二人交手引发的余劲,已经扩展到了整个神国。

    除了被寰宇灭劫剑阵镇压的地域,其余一切都处于混乱的状态。任何登仙境以下,都无法这神界之内存活。

    法则玄意之力,在近距离之内,可将任何非法域的登仙修士,直接震散元神

    二人继续交锋,一瞬间就是百击,节奏远远快过第一次交手之时。玄术神通都已差不多用罄,那诛天魔主在洛轻云的牵制之下,不敢全力以赴,庄无道同样需得保留些因果之术应变,。

    若论玄术神通的数量,他胜过诛天近倍,然而后者修为远高于他。有时候对方打出一个玄术,他这里却需数个玄术才能化解抵消。

    整整持续了十个呼吸之后,庄无道剑势才终于渐渐减缓,再无以为继。

    诛天这才心神微松,轻舒了一口气。这短暂的时光之内,他已是浑身冷汗淋漓。宗师风范,几乎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仙修体洁,是不漏之身。本不会溢汗于体外,只有压力过大,消耗过巨时,才会出现这种普通人的表症。

    好在他已撑过了最艰难之时,自始至终都没给这二人半点机会。

    可就当诛天魔主再望任山河之时,却只见这位魔君的脸上,却并无半点的失望沮丧之情。非但没有,反而是眼含笑意,是那种计算得逞,成竹在握的意蕴。

    不对!很不对劲!

    诛天魔主的心内已隐隐感觉不妙,尽管一切都还在水面地底下,他却已察觉到危险。

    且今日的种种,怎么看都不似能得偿所愿的情形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‘苍茫魔君’,分明是有备而来!

    回思他闯入苍茫神国之后的所有的经历,可见对方的手段,无不都是针对自己布置。

    这并不出奇,任山河既然要开辟神国,又岂能不知他的真正对手?无论如何,自己这位诛天魔主,都必定会全力阻拦不可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任山河,也确实展现出了与他一争高下的实力!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苍茫魔君明明有更妥当的方法,明明可寻一个隐蔽之地完成这一切。

    明明可在他出手阻拦之前,就能完成神界构造,彻底阻住他的登神之路——

    可这任山河,却偏偏是选择了在望乾山,在众目睽睽之下开辟神界!

    之前他不曾有疑,是因出手之前,从未将这任山河放在心上。一个后辈小修,就敢于他争夺道途?真是不自量力

    更有足够自信,三头相繇之身,使得天仙境以下任何修士,都难将他杀死。

    所以从始至终,都没想过会有人会针对自己设下陷阱,设计伏杀。

    可当这层迷蒙了他神智的迷雾,被他洞穿捅破之后,却觉是疑点重重。

    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,忽然充斥在心头。

    方才的这波剑潮也不对劲,与其说是这位的反扑,倒不如说是在干扰他的思绪,阻截他逃离——

    之前诛天元神不曾有半点的异样,此时却心惊肉跳,气血潮涌,几乎难以自已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非常奇怪。若然此战有凶险,那么在他决意动手之前,心中就该!出警兆才是。

    到此时才感受到危兆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天机淆乱,有人特意镇压住了天命气数,使这一切,逃出了自己的元神感应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意欲何为?真是欲在此布局,将他围杀。

    无数的疑念,顿时从诛天魔主的心中腾起。一刹那间,他的意念之内,就掠过了无数的可能。

    最后脑海之中,就闪过了三个人名——太幽!敖如海!灵威圣!

    这是一直以来,星玄界使他忌惮三分,也一直都防备有加的三位至强者。

    若然这苍茫魔君开辟的神国,只是一个陷阱,一个诱他离开九玄界的陷阱。那么今日自己,只怕难得生还——

    如此说来,主动进入这苍茫神国,可能是他这一生,最大的失策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,才刚在诛天魔主的脑海之内掠过,随后就已脸色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只听那太幽上仙的声音,远远传至,带着无比的憎恨与快意。

    “诛天!两千年前你对我妻儿出手之时,可曾想到过会有今日——”

    诛天魔主并无心思答言,他已遥空感应,自己的那具正赶来身外化身,此时已落入到了最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三头相繇,三体不死,永生不灭,这是他仗以横行星九二界,独力抗衡星玄界三大巅峰灵仙的本钱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诛天魔主却觉心中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那是三足冥鸦,而且是一只掌握了顶尖咒器,足可诛灭他分身真灵的三足冥鸦——

    是了,他已知道自己的分身真灵,是因何而亡。是三足冥鸦!他早就得知,这位苍茫魔君的身边,有着一头纯血的三足冥鸦作为灵宠。

    为何就未想到,任山河的这头神兽灵宠,正是克制自己的分身只术?

    再望附近,诛天魔主的心绪,更是沉入到了谷底。周围的寰宇灭劫剑阵,已经在他不知不觉中更替变幻。

    这剑阵他认得,乃是太幽七截剑阵,覆盖三千丈方圆。恰是将他的四面八方,全数锁死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对面,太幽第七徒衡天散人,正笑着朝他一礼。

    “太幽门下衡天,见过诛天魔主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这苍茫神国之内,月庭一道青竹剑光将九阴魔教魔督沙天门迫开之后,就已暂时停手,不再向那寰宇灭劫剑阵之内突破。而是神情愣愣的,看着远方。

    对方停手,那沙天门也无了继续缠战之意。他之前虽是数次受挫于月庭之手,可其实也不算是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怨。

    今日阻住了月庭,使之不能如愿破灭这苍茫神国,已经是出了一口恶气。甚至不止是出了恶气这么简单,很可能之后星始宗之后数万年内,都将处境艰难,甚至有灭亡之危。到了此时,他已心愿得尝,自然就不为己甚。

    其实再战下去,他也不是这位的对手,哪怕是有着这苍茫魔主神力的加持,可这道业根基之上的差距,依然难以抹平。

    能够坚持到现在,已经极其不易。能得出时间喘息一二,自是乐得如此。

    于是也同样转过了身,看着那后方情景,沙天门的眼中,亦是闪烁着异泽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太幽散仙!看来今日,月庭道友你,怕是难以如愿。星始宗的大劫,即将来临。平等天与三足冥鸦,星玄龙城这次敢豁出去,与太幽联手,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那诛天魔主三具分神,只需逃出任何一具,都将安然无恙,可以轻松重聚真灵。

    可这苍茫魔君,不但是先粉碎了诛天魔主的一具分身,更以三足冥鸦,使其后路断绝。

    看到了希望之后,那星玄龙城岂能不全力以赴?

    月庭闻言一声轻哼,脸上已恢复了平常颜色:“我只想问,今日这任山河之谋,你沙天门是否也尽数知悉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那沙天门哈哈大笑:“那任?河逃亡六十余年,使诸教无可奈何,岂能不知事机不秘失其身的道理。再说请动沙某的,也非是这位苍茫魔君,而是星玄龙城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语气一转,一声唏嘘:“那时只道是龙族一脉要还他人情,却没想到着几家,居然是欲做下一件如此大事!太幽!敖如海!灵威圣!那位在众目睽睽之下开辟神国,一应所为,居然是为了这一位。啧啧——,如今你们星始宗还算好,只需退走就可。那位诛天魔主,今日怕是要有陨落之忧。一日之内,连折两位魔道大能,却有一位绝代魔修崛起于世,看来这片天地,再难安宁。”

    太幽与龙族,代表的绝不止是他们本身。还有崆峒仙盟,以及当世数十位受过太幽恩德的散修大能,光是散居各处小洞天的灵仙境散修,就有二十余位。

    而星玄龙城,则是更强横势大,龙变妖森近三成妖修,都听其号令。加上之前的那位木仙,整个龙变妖森都已站在了任山河这边。

    这二者插手,与苍茫任山河及无明合力,已是足可与星始宗及雪阳宫元始魔宗几家对抗,甚至反过来压制的实力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他话落之后的刹那,虚空中几道青光,从太虚海外横空而至。

    虚空海中的那只重明神鸟,却出人意料的未曾出手阻拦。反而是主动让开,任这几人突入到了苍茫神界之内

    而那寰宇灭劫剑阵,也未有丝毫反应,使这几位灵仙修士,在神国之内轻松立足。

    “太幽门下衡云!”

    “太幽门下衡道!”

    “太幽门下衡灵!”

    “太幽门下衡松,恭贺苍茫魔君,今日得证神主大道!今日来迟,还请魔君恕罪!”

    又有几道黄光,紧随其后,撞入到这万里神界之中。一声狂放的大笑,也随后震荡着神界内外,使人耳膜几乎裂开。

    “星玄龙城敖原,合同我族十七位灵仙境道友,奉郡主之命前来,为苍茫魔主护法!此刻之后,再敢犯此神国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又有一个清朗之声,随后响起:“郡主有令,今日我等三家在此,共诛魔主诛天!无关之人,可请退开!”

    这本是摇摇欲坠,虚空胎膜破碎了将近两成,几乎已无力恢复的苍茫神界,到得此时,竟赫然是再次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随着这衡云,衡道,衡灵,敖原等十几位灵仙境与法域登仙到来坐镇,整个苍茫神界除了寥寥几位绝顶强者之外,都在短短不到二十个呼吸内,就已被扫荡一空!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