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零九章 疑窦丛生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庄无道神力化成的‘平等天’内。那诛天魔主的化身之后,也同样现出了一具九头蛇身的巨大水兽。这相繇法相,虽不如平等天外本体的那具,却也同样是法力庞大,气势无边,已是天仙之上,直追元仙之境。

    就在之前那苍茫魔主神身,以平等天血幕将他笼罩之时,诛天的玄阴分身,就已下意识的感觉不妙,近乎本能的在第一时间,把这相繇法相凝聚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他,则正是唇现冷笑,眸中满含讥讽的看着对面的少女。这平等之法,确实能拉平他们二人的实力修为。可终究还是有着局限,并不能抹平他以血脉之力,施展出的术法。

    这相繇法相实力可堪比元仙,只比他的本体,逊色两筹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小小的九阶登仙阶,就欲借这平等天之助将他击杀?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的那位主人很是胆大,也很无知。”

    随着‘诛天’探手一招,一枚青色玉瓶,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这件癸水仙宝,之前的诛天魔主本尊曾经使用过,用来突破庄无道的雷火神域。此时却现于他手,无数的玄阴之水,从内奔涌而出,似要将这一片平等天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用此策,想必是有所依仗?无论是何,阁下都可使用了,就让本座见识一番,你等是否能取本座这条化身的性命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却毫无言语,不等诛天说话,就已剑出。人剑合一,光影带出了重重残影,似如落霞,并无什么变化,却直接一剑就破开了那玄阴重水,第二剑就将那相繇法相的三颗头颅斩断。而后剑光漫卷,充塞天地,一剑剑把剩下的那六头蛇身削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须臾之后,当洛轻云的剑势略收。那诛天魔主的玄阴分身,已经是浑身伤痕累累,满眼都是不可置信之色。似要重新认识一般,再次上下定定打量着这个剑侍身份的少女。

    似是绝不曾想到,这个世间,会有这般高绝的剑术——

    此女之剑,简单直接,并无什么奥妙难测的变化,他可以看穿,可以捕捉其轨迹,然而却完全无力破解。

    每一剑都似如天命,不可抗拒,似乎天命注定了,他与那相繇法相,将要毁在此女手中。

    “抱歉,剑主他既愿为本宫豁出了性命,那么本宫亦不能不舍命相报!”

    当洛轻云的第十七剑斩出时,这整个平等天,几乎承受不住,接乎碎裂。

    而在洛轻云的身后,更显出了一黑一白,两条错乱的阴阳鱼。一股难以言喻的苍凉悲意,溢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那‘诛天魔主’似是想到了什么,瞳孔紧缩,显出了惊恐惶惧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阴阳乱!你绝不是什么剑侍,对了,你是百万年前,皇天剑圣!”

    皇天剑圣,数百万年前斩碎劫果之人,五劫以来公认的剑道最强者!

    怪不得,那苍茫魔主敢对他使用平等天!在这平等天内,这位皇天剑圣本就是无敌,半步混元与绝代仙王以下,任何修士都非是她敌手!

    那洛轻云略觉讶异的一挑眉,而后毫不留情,剑光已然挥出,将这诛天的玄阴化身,斩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之前她就是含着必杀之意,此时就更不容此人,活着离开这平等天。

    那分身粉碎时,炸出了无数的玄阴癸水。然而‘诛天’的真灵,却在碎灭之后,再次聚行。先是深深注视了洛轻云一眼之后,而后就灵光散化,遁入到生死界内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从相繇处获得的能力之一,只需本体不损,他的分身真灵,就可无限的再生重聚。

    任何的术法,任何的神通,都不能将他灭杀。哪怕是皇天剑圣的斩劫之剑,亦不能伤其分毫。

    洛轻云看在眼中,却并无理会之意,只悠闲自若的挽了挽秀发。

    “魔主可知?上古之时,相繇最忌惮畏惧的几种神兽血裔中,以金翅大鹏为首,而足冥鸦居其次,甚至那冰凰玄武,都要逊色于这二者——”

    那诛天的分身真灵再次楞了楞,有些不解其意。可下一刻,他就在生死两界间隙,那轮回海中,望见一头三足冥乌,正拖拽着一条血色玉钩,飞凌而至!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苍茫神国之内,在庄无道的身前,那诛天魔主的口中,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眼神与他之前陨落的分身差相仿佛,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那血幕,看着那名为庄紫氤的剑侍,安然无恙的从那平等天内走出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那具玄阴,却是完全不见踪影——

    此时的诛天,是既震惊于自己的分身战败,在短短不到二百个呼吸内,败给了一个庄无道的区区剑侍,也心惊于自己的分神真灵,被彻底斩灭,不能回归本体。

    分神陨灭,魂伤反噬,甚至影响到了那相繇法相。身形迟纯,被那五爪金龙,连续三次拍碎了头颅。

    若非是这尊相繇法相有着九头,有九条性命,九头不断则可无限再生,此时就被这金龙真形直接拍散,

    无遐分心太久,对面任山河的剑,就已蓦然暴起。转守为攻,气势之烈,全不逊色与先前他突进之时。

    若只是这一位苍茫魔君,也还罢了。可此时那庄紫氤却是一步步踏足行来,走向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之前不觉得,可此刻的诛天魔主,却觉这剑侍的每一步,都带着一股特殊的韵味,暗合天道。

    脚下每一个落点,都恰是隐隐指向了他的破绽,可以以这方位为基,发动对他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使诛天不得不全力防备,神念杀伐,剑意交锋,使得他的前额,布满了细碎冷汗。

    之前他可以不在意此女,也不认为这庄紫氤是个威胁。然而此时,当庄紫氤在二百息内斩灭他的分身,除去他的分神真灵之后。诛天魔主,却不能不给予此女,十二分的忌惮,

    元神之内伤势不轻,这任山河与庄紫氤联手,已经也有了与他正面抗衡之力。

    自己这边形势,应该还是占优。今日虽是折损了一具身外化身,可另一具分身,仍是坐镇于这苍茫神界之外,指挥那诸多魔修,攻打着苍茫神国。这是他出于谨慎起见,为防万一,并未一次性投入全部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时似乎已别无选择,他若欲破掉灭这苍茫魔主的神国,只有尽快让那分神,遵循着他的意念,全速赶来。

    玄阴化身没有实体,只需有玄阴癸水,就可凝集肉身。故而能神出鬼没,遁速超绝。只需再有十个呼吸时光,自己的另一具癸水分身,就可出现在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然而莫名的不安,充斥着他的心灵。他今日最大的依仗,就是三身不亡,也不死不灭。

    可那具玄阴化身,却死得蹊跷。

    不过这苍茫魔主,已没可能再次施展平等天,这神界之内也已千疮百孔,正魔诸教的大修随时都有可能突破,将神界内的这座寰宇灭劫剑阵彻底夷平!似乎无需多久,就可抵定战局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从未想过,他居然还有需指望星玄界这些正道大派鼎力相助之时——

    犹豫不决,诛天却又这道途之争,实容不得半点退让!

    今日的他已输不起,为了凝聚魔神位格,他已投入了太多,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物力。

    一旦不能得偿所愿,那么不止是神道之途断绝。便是自身的修为,也要受影响,很可能几万年内,都不能再有寸进。

    那也就意味着,自己注定了要重入轮回——

    甚至重入轮回都不可得,在这之万年中,他结下了太多的仇怨,有着无数的敌人。

    自身若停顿不前,那么他这些仇敌,迟早会有一日超越于他之上!

    无瑕分心太久,对面‘任山河’的剑影连绵不绝,一波强盛一波,使他穷于应付。爆发出来的战力,绝不逊色于诛印象中的无明与任糜等人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