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零八章 平等世界
    这在灵仙层级,极其少见。修为到了灵境,各人的遁速都已快极,似素寒芳那般,一个呼吸中至少能全力斩出上百剑而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虽是逊色于素寒芳,却不会相距太远。十个呼吸之内,本该至少打出六百击以上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每一次的碰撞,都使二人的内伤更沉重一分。每一次出手,都需要有更长的时间蓄力准备。

    庄无道渐渐力不能支,一身十六次‘临江仙’剑,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已经使用了十次之多。

    到得第百击之后,庄无道就不得不依靠庄九真与庄紫氤二人的援手来应敌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一来,那寰宇灭劫剑阵,就难免有所疏漏。神国这万里方圆,一时险象环生,使更多的灵境修士,突入到了这神国之中。

    好在到了此时,那诛天魔主也难以为继,本身那些强力的玄术神通,同样在短时间内几乎用罄。而全力出手的频率,也在大幅度的降低,

    庄无道仍可应付,情形若无其他变化。那么他足可支撑到一个时辰之后,这苍茫神国完成之时。

    然而这只是最理想的状态,庄无道根本不报奢望。事实是仅仅再几息时光之后,他那寄托于虚空中的神念,就已感觉到了身后方的异变。

    并未回头,庄无道直接以属于‘苍茫魔主’的视界观望,只见先是一团水汽聚集,而后只须臾时光,就已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一个与那诛天魔主,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影,突兀的出现在了身侧。

    突破了重重阻障,直接就穿越了寰宇灭劫剑阵的层层禁制,出现在了距离‘苍茫魔主’神身不到百丈距离。

    按说不至于如此,庄无道有着重明观世瞳,任何幻术,任何隐遁之法都不能逃脱他的观照。

    只是方才他与诛天魔主激战,根本就无法分神他顾,便是他的两具身外化身,那时也是左右支拙,无力兼顾其他,给了这诛天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而此时对面的诛天,脸上也已现出诡异的笑意,那攻势也在此刻猛然增强,超出了之前至少十倍!

    却再非为杀敌,而只是为牵制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不慌不忙,从容应对着,并不理会身后的情形。二人激战如故,声势还超过变起之前。

    那呼延九就守护在苍茫魔主神躯之侧,第一时间就有反应,拦在了那诛天魔主的玄阴化身之前。

    却被后者招出的一条巨大水蛇,轰然击飞,整个人被巨力撞飞到了万丈开外。

    便是实力更强胜数筹的算渊,也同样远非是这诛天对手,仅仅交手三击,他的一条左臂,就已被诛天强行撕下。

    而那玄阴之毒,更是趁势攻入躯体,算渊以至少七成法力镇压,才阻住了这毒继续扩散。却再无有余力,抵御这具诛天魔主的玄阴化身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在此时,那苍茫魔主的神身,已经打出了一连串的印决。一道赤红血幕,将诛天玄阴化身与飞凌而至的洛轻云,都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之前庄无道与诛天大战,这苍茫魔主的神身始终都不曾动手,就是为准备这道神术。

    足足筹备蓄力了一刻时间,此时施展,毫不给这诛天魔主半点抗拒的余地,就将之强行送入到一处玄异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空间也在他的神国之内,却已被庄无道的神力封锁,与周围虚空情形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“苍茫无间,赐尔平等!”

    此时在这玄异的空间中,洛轻云与那诛天玄阴分神的气机,都在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前者的法力在攀升,后者却在不断的被压落着。这并非只是因庄无道的神力压制,而是借用那存在于天地间的,一条万世不移的法则。

    平等之法,万物平等!

    甚至为此形成一个特殊的世界——一个名为平等天的隔绝空间。

    使得二人的境界法力,在这空间内,几乎处于完全相等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因苍茫魔主的‘平等’与‘公正’两大神职,而衍生出的能力,是神主所谓的‘大神通’。不同于其他的神术,这等样的能力,哪怕是庄无道日后成就元始魔主之位,‘一运’之中,也最多只能使用一次而已。

    道门纪年,积三十年为一世;积十二世为一运;积三十运为一会,一运也就是三百六十年。

    施展了此术之后,这三百六十年内,庄无道的神主化身,都无法再施展此术。

    “这是,平等天?”

    那诛天魔主的眼神微微一凝,暂时缓住了攻势。此时他的注意力,都被那血幕吸引。

    不过那处被分割的空间,都已被苍茫魔主的神力笼罩。哪怕是他全力以灵目观望,也依然难以洞照内中之景。

    只是他方才也注意到,同时进入到这血幕之内的,只有一个女子。观其形貌,应是这任山河手下的一位剑侍,之前大战魔舍离之时,曾展露出了不凡实力。剑道高深,也是御使那灵宝‘两仪紫火神灯’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女子,毕竟只是九阶境界。即便以平等之法,拉平二人的实力,可毕竟道业根基还是有着不同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到底是意欲何为?难道就欲以这一身之力,在这世界之内,与他搏杀?

    在平等天外,形势也同样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暗藏的手段被破去,正面冲击也暂无希望。眼前这位苍茫魔君,虽不是他的对手,却能死死的将他阻截在此,不得寸进,

    诛天魔主干脆后退了数步,重整阵脚的同时,也顺便在等待着那血幕中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道友如此布置,莫非以为那剑侍,可以胜我那玄阴化身不成?”

    之前他将庄无道视为小辈,此时却以道友相称。已是承认这任山河,已经有了与他交手放对,一掰手腕的资格,

    今日之战,他虽是仓促而为,可即便谈不上是倾力以赴,也至少动用了六七成的人手实力。

    可此时在这神国之内,依然看不到任何摧毁这苍茫魔主的希望。;

    “在下是有如此自信,不过在结果未分之前,谁能有十成把握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笑了笑,身周剑势积聚着,准备应对下一步的交锋。那必定会更激烈,更霸道,也更残酷。

    “倒是诛天道友,又一次让我意外。本以为道友你那两具玄阴分身,应该会同时对我那神躯出手才是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诛天魔主,早年曾得一头相繇之卵。不过这位却并未将这相繇之后,作为自己的灵宠护驾,而是直接炼化,融入到自身身躯血脉之内。

    使得这诛天,也拥有了部分相繇之能。对水法的操控,不逊色于那几种最顶尖的水系道体!

    而这玄阴分身,就是诛天从相繇血脉中得到的能力之一。

    传说这诛天有着三颗头颅,各掌一具化身。

    三颗头颅,也就是等于三条性命。只有将诛天的本体,连同这两具玄阴分身一并斩去,才能真正将之杀死。

    也是对方,肆无忌惮闯入到他神国的最大依仗。

    其实今日最理想的结果,是将这诛天的两句玄阴分身,一并困入到平等之界,交由洛轻云处置。

    不过这世间之事,不如意者十之八九。哪怕是面临道途断绝之危,这诛天魔主也依然谨慎有加,避开了这一劫数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那诛天魔主微微颔首,而其身后,也骤然有无数的玄阴之水拔空而起,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怪异的水兽。蛇身九头,正是相繇的真形法相!

    “道友既是如此自信,那么本座就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语声未落,诛天就微一挥手,竟将那面‘玄应魔旗’,直接丢入到了相繇法相体内。使得这相繇法相再次膨胀,增至万丈余高。不过在达到极限值后,这九头蛇身却又一次缩小,恢复到两千丈左右。然而那威势,却更显强横霸道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倒吸了一口寒气,相繇?形,他不是第一次见。在天一界时,就曾见一位金丹修士使用过,更得到了一滴相繇精血。

    然而同是真形法相,这二者根本就不能比拟。他眼前的这头,威势法力已远远超出了离华仙君驾御的那头重明虚神。

    相繇之血,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只是相差一个境界而已,甚至那苍茫魔主法身的位阶,已经可与这诛天魔主相当,然而此时的他,依然不是这诛天的对手——

    双方间的力量差距实在太大,使庄无道只觉窒息。念头瞬闪思忖着,他这一身除了阴阳劫剑,与新近完成的‘乾坤无量’这两门玄术之外,就无有任何的抵御之策

    前者有诸多忌讳,不能在人前使用。后者还未完善,面对诛天这样的强者,他现在并无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好在他早有了布置,还有着后手。筹备了数年世界,只为今朝。

    双手结印,庄无道口中诵出了三字灵言。而仅仅就在下一瞬,那四面方向就忽然冲起了一道龙形气机,

    正是那四尊雷火天傀,此时所有残余的真龙精血,都被庄无道尽数引发出来。四道气机在空中汇聚成一股之后,只是须臾,就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金龙法相。

    身具五爪,浑身赤金鳞片。元仙阶位,声势之盛,毫不逊色于对面的相繇。

    龙为鳞兽之长,对于相繇有这先天压制。所以这招出的金龙法相,虽身躯法力略有不如,气势却分毫不弱。

    正当这两只巨兽嘶吼,将要扑击厮杀在一处之时。庄无道突然心中微动,而后就看见了对面那诛天魔主,也同样微微动容。显然也是有所感应,在那平等天中,洛轻云与诛天魔主那具玄阴化身,已经开始了交手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