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零七章 玄应魔旗
    退回到了之前站立的方位。那诛天魔主却不再动手,而是看着自己的指尖。

    只见那本来如白玉般晶莹剔透的手指尖,此时却赫然现出了些许焦痕,指尖前端甚至碎裂。

    居然被庄无道剑化之后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,伤到了这样地步!

    以雷对雷,双方本该不分上下。诛天魔主在雷法造诣上逊色一筹,可却自有修为境界来弥补。

    然而结果却是他受伤不浅,此时看似只是指尖被烧焦了一些,碎裂了一块而已,并无大患,可此时庄无道雷力,却正在他的体内,不断的肆掠游走着,缠绕不去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以雷化剑,这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也是不凡,本座佩服。你这雷火元胎,确不愧其名——”

    诛天魔主深吸了一口气,压制住了心中波澜。知晓这一战的艰难,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是可以他随意捏死的存在,却没想到,这任山河非但不是他可小视的对手,反而似如一块坚硬无比石头。在将之砸碎之前,首先要将自己的手震伤,

    而下一瞬,当诛天魔主放目远望时,眼神更为阴沉危险。

    只见两万丈外,那苍茫魔主的神躯,已经越来越显凝实,浑身流动着紫色雷光,已经神威初显。

    神道与仙道不同,并无渡劫一说。后者逆天而行,前者却是在天道人道的体系之内,也是这天地世界的维护者,是应人道气运而生。

    他们唯一的劫数,就是心魔意念,以及人道杀劫。他化心魔性喜从神主出入手,魔染亿万信众。而人道杀劫,则是在人族中自然孕育。

    天发杀机,斗转星移;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;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。

    那时朝代更替,诸国相攻,饿殍盈野,信众死伤。彼时这杀劫,也会蔓延到诸神之间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苍茫魔主,明显是不畏那魔念感染。有着阿鼻平等王为后盾,也不用忧心信徒匮乏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这苍茫魔主的劫数,就是他‘诛天’。

    然而看这苍茫魔主的情形,分明是只需再一个时辰,就可以神身大成!

    那个时候,哪怕他再怎么不甘,也无能为力,要面临道途断绝的恶果。

    今日若不出全力,恐难如愿——

    “敢说本尊未知虚实?你是联络了星玄龙城,还是那崆峒仙盟?难不成,还想要将本尊在你这神国围杀?”

    星玄龙城与太幽,都是他在九玄魔界的大仇。然而这二家都知他法身为何,或会干扰阻拦,与他为敌,可要想将他围杀,谈何容易?

    决意一定,那诛天魔主就不再犹豫,又一次嘿然冷笑。同时头顶现出一个青色玉瓶,当瓶口悬下时,顿时就有滔天的水液席卷而下,居然都是高达仙阶一品的玄阴之水。仿佛无有止境,充斥着周围所有的空间,也使诛天,彻底挣脱了那雷火神域的压制。

    庄无道第二道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轰下,却再没能伤到诛天分毫,甚至没能接触。

    那雷光炸开了玄阴之水,却在触及那诛天之前,就已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六千年来,你是继太幽无明任糜之后,第四个让本座全力以赴的对手。身死之后,当足感荣幸!”

    大片的玄阴癸水轰然而起,半空中凝成了九口巨大的水剑,往庄无道的所在怒斩。

    庄无道毫不为所动,知晓双方间的试探已经结束,接下来他也同样不能再有保留。

    面色冷肃,眸中显出丝丝苍凉悲意。而后须臾间,无数的大悲剑气,在他的手中凝聚,聚成了剑形、

    天地大悲,离思剑!

    剑光瞬闪,九口玄****剑,顿时都被一分为二,而后直接溃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这一剑,远不止是凌厉而已。而打入水剑中的大悲剑气,也在破坏着这些玄****剑的构成。

    之后剑势未尽,又直斩那诛天魔主的身躯。不过这剑到底已是强弩之末,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