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零四章 大敌到来
    亿万道剑气盘旋错斩,使四处血光漫天。没有顶级的灵仙出手,庄无道的寰宇灭劫剑阵,可以肆无忌惮的杀戮。

    无论任何境界,任何修为,在寰宇灭劫的剑阵绞杀之下,只有两个结果。一个是被庄无道当场斩杀,一个则是被迫退出这神界之外。

    尽管这苍茫神国的天地胎膜,早已是千疮百孔,却并不显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看似人孤势单,可其实并不居于劣势。五部天王,皆是九阶登仙境中的顶尖强者,此时在神域加持之下,修为实力,皆提升一个阶位。普通的灵仙境巅峰,都不能与五人对抗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剑阵封锁,更是密不透风。虽有不少修士闯入进来,却也有更多的人,被逼退出神国。

    其中甚至有三成之数,是直接陨落在神国之中。

    交战至今,死亡的灵仙境与灵魔强者,死伤已达十四人。而登仙境修士,数目也达到了二十之巨。使得其余修者,不得不不多几分谨慎与解决

    陨落的灵仙阶与登仙境数量相仿,这倒不是说二者战力相当,而是后者的后力较弱,很难在重明神鸟的封锁下,成功突破到这苍茫神国之内。

    而敢于胆大包天突入进来的,则莫不都是登仙境中的佼佼者,身具法域内天地,深受宗门重视。同样都有着自己的保命法门。

    比如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投目向神界的南端望去,只见正有一道金光,不断的游走穿梭着。

    此时镇守南面的,正是金部天王冷魔离,这位乃是剑修。在进4入死狱之前,正是玄天剑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御使的九口飞剑,神鬼莫测,变化多端。从南面闯入进来的几个灵仙,都被他干净利落的逼退出了神国。然而对于这团金色光束,冷魔离却近乎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那光快的不可思议,只怕连灵仙修士,都无法准确捕捉。冷魔离虽得苍茫魔主的神力加持,可本身到底还只是一个登仙境修士。速度慢了这光,至少三分之一,

    九口飞剑哪怕是编得绵密如绸,也难以捕捉到这团光影。反而是无数的大日剑气打来,使得冷魔离狼狈不堪,浑身多出了数十道伤痕。

    若非是苍茫魔主的神力中,含有报应法则。他的每一剑,都有着微弱的因果之力加持。冷魔离几乎就已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金色光影每刺他一剑,冷魔离就能一剑斩回,以报应回击,勉强鞥与这剑光的主人分庭抗礼。不过此时他绝大部分的精力,都已被这团金光牵扯,根本就无法分心他顾。使得南面神国方向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素寒芳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的脸上,反而是现出了一丝笑意。两年不见,这位的法力明显更精湛了。修为已经到了登仙巅峰,元始狩魔经也整整拔升了一个阶位。使得素寒芳的实力,几乎已达到了整个星玄界的巅峰,可以与他及聂仙铃并列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颗果实,已经成熟,只待收获之时了——

    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,那魔种还差了一点火候。庄无道屈指一弹,一连串的剑器,立时冲涌飞劈而去。

    这次庄无道,吸取了之前在太皇别府时的教训,知晓此女性情坚韧,只要还有一丁点的再战之力,就绝不会停手罢战。

    故而一出手,就是全力而为,半点都不留情面。极其平常的五阶飞剑,然而斩出的剑影,却都是庄无道的一身剑道精华所聚,附加着因果命运之法。

    只寥寥数息,就将素寒芳避让的空间,压缩到了极点。那金色剑光四处冲突,横冲乱撞,都不能突破。不得不现出了身影,神情冷肃凝然,如刀一般看向了剑阵的核心处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理会,手结术引。

    “重明无量,万劫神雷!”

    一条手指粗细的紫雷,蓦然直冲而下。声威气势都丝毫不显,那素寒芳却是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知晓这雷,至少可相当于三阶雷法的威能,并且具有部分劫雷的性质,有因果之力指引。可以突破一切阻碍,也几乎不可能躲避。

    素寒芳拼尽了一切,依然无能为力,几次挪移闪避,都无法躲开这道紫雷。最后仍是被劈中身躯,被这一击雷光,直接就轰出了神国之外。

    此女在法则大道上,本就是被庄无道死死的克制。此时在庄无道的神国之内,一身实力又被压制了一定,故而抵不住庄无道,哪怕一击。

    使素寒芳直接重伤,漂浮在无量虚空之内。周围都是暴乱的灵流,不过出奇的,这些力量都未能伤及她分毫。反而身躯被一股莫名的法力推动着,将她安然送出了虚空海外。

    素寒芳正觉无力之时,耳旁又传来了任山河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素仙子其实未将他化魔种之事,告知于雪阳宫?任某很是好奇,仙子此举,到底是为何?”

    素寒芳的脸色,顿时是难看之至。她确实未将心念中那他化魔种之事,告知于宗门长辈。

    在很早的时候,她其实就已有过这个念头,可惜一直迟疑犹豫,未曾向梦灵上仙坦白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体内的魔种渐渐成熟,元始狩魔经也突飞猛进,就再未有过开口吐露实言之意,也再没有了这机会。

    而今时今日,这庄无道却将她隐藏在心中最深处的这个心结,强行撕开。

    为何不敢直言相告?是心虚么?又仰或是她素寒芳,对于宗门,对于雪阳宫那几位上仙,其实也是心有顾虑,不能全心信任?

    若是自己体内的他化魔种,被宗门得知之后,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?

    被囚禁,丢入到魔劫死狱之内,又或是直接诛杀,以免那魔头,在百尺竿头之上更进一步?

    这是她现在,****忧思之事。自从这他化魔种壮大道她能察觉的程度之后,就开始多思多疑。

    哦体内的魔元,若非是有元始狩魔经的镇压,早就已弥漫全身。

    可到此时,她的元始狩魔经,也渐渐开始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p>甚至这门功法本身,也已经成为祸乱的源头。在她精魂核心之内,那一切本该被元始狩魔经净化吞噬的魔念,最近都在疯狂的暴动凡是。

    原本至纯至净,至阳至刚的道家法力,也渐渐有了转化的迹象。那也是魔元,只有魔修才有的元气——

    杂念纷呈,魔念攻心,素寒芳的口中,忽然吐出了一口鲜血。伤势更为严重,体内提聚的最后一口真气,也彻底溃散。

    “畜牲!”

    心知这庄无道的一切所作所为,都是为勾动她的魔念,为打击她的道心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她,却拿不出任何的抵御之法,无能为力。仿佛是待宰的羔羊,只能任由对方摆弄。

    猛一咬牙,素寒芳就欲激发自己的命元,再次闯入那神国之内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就听庄无道又嘿然一笑:“素仙子这是要使用燃烧本元之术?不过,恕本座多问一句,仙子你可曾准备好了?一旦使用,你体内这一身魔道元力,可就再掩藏不住。那时诸教责难,雪阳宫名声扫地。这天下间,也再无你素仙子容身之地。不知这代价,你可能承受?”

    素寒芳一阵哑然,一身气机顿时凝滞沉寂。确实,此时再强行动手,暴露体内魔元的可能,高达十成以上!

    而也就在下一刹那,她体内忽然一道剑气爆裂了开来。也不知是在何时打入到她的体内,之前居然全无所觉,又恰在她一身元气聚散之时爆发,直攻元神,直接就使她整个人晕厥了过去,渐无知觉。

    只迷迷糊糊间,听得任山河的声音,继续传至:“原来如此,有趣,有趣!原来素仙子的心内,还有着这样的亏心之事。雪阳宫危如累卵,居然仍有人胆大包天,继续经营人元草。这位殇雪大天尊,还真是一位不知死字该怎么写的人物。记得仙子与这位交情不错,这是欲束手不管么?这是什么正道名门?藏污纳垢——”

    素寒芳一时心神大乱,下意识的就欲辩解。更觉无尽的恼恨,殇雪族人经营人元草这等秘辛,有九成的可能是这任山河,有意让她得知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,哪怕她再怎么不甘,心神也再无以为继,彻底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将素寒芳击昏之后,再送入一处较安全的地域,庄无道就再没去注意自己这鼎炉的兴趣。

    此时他无余力去关注,就在他将素寒芳重伤的刹那,这苍茫神国之内的东面,就现出了一团血光。

    无数的血丝,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只是须臾,就有一团血月,现于这神界星空。

    血色月华,开始映照这神界万里方圆。

    战局至此,已是陷入僵局。这神界被近一百二十位灵魔灵仙连续冲击,依然稳固不摇。各方付出了巨量的伤亡之后,却毫无战果,反而是庄无道的神明之躯,逐渐接近完成状态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那九玄魔界的几位,终于按捺不住,开始直接动手了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已准备就绪,等候多时。不过就在动手之前,庄无道忽然眼神微凝,看向了神界之外。只见那虚空海中,一个二旬左右,神情懒散的年轻修士忽然现身。只一个拂袖,就有两大堪比魔舍离的气机,被其强行阻截了下来。轰然爆鸣中,三人间大战瞬发,两只遮天大手轰压而下,更有两道阴阳双刃回环斩切,仿佛是将这片天地破碎般的气势。不过对面也不遑多让。火莲腾起,血色画戟分割虚空。

    在太虚海内,三股力量轰然对撞,只顷刻时光,那溢出的罡力气元,就已冲溢四方,漫卷万里。甚至波及到两位九阶登仙境,将这二人直接震成了肉糜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