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零二章 非是对手
    上虚诸天神相遁法与月庭的遁速,固然使人惊艳,可之前庄无道出手,也仅只是试探虚实而已。

    真正交手之时,情形自又不同,

    “直入正题?”

    那月庭居然是一笑,声音清朗:“也好,那么老道我就直言,你这神国,我是无论如何,都需毁去不可!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声如斩钉截铁。无数道青色剑光,蓦然爆发出来,瞬间将周围千丈方圆的虚空,都斩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自踏入神国之时开始,这月庭就已在蓄势。明确以彻底摧毁庄无道的神国为目的,此时他的全力一击,毫无半点控束法力之意,罡气震荡,真元爆裂,将周围一片神国空间,都撕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不止是粉碎了虚空而已,更是从法则层面,要将庄无道开辟出的这神国世界,彻底的抹去!哪怕是以那积蓄的神力恢复,也不可得!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的剑光,也在此时,再一次斩至。他的魔天神劫剑,已经是半残废的状态,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然而他本身就非是拘泥于剑器的路子,那天地万物都可为剑,都是杀敌法门!此时的寰宇灭劫剑阵之中,更有无量的剑气,充盈满溢,任由庄无道提取使用,

    以四口仙兵为主,庄无道此时凝聚的剑气,甚至不逊色于那些三十八重禁制的仙兵。且那冲击到五阶的道力,更是强横霸道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二人之力,几乎毫无花巧的在空中硬拼了一记。庄无道一声闷哼,口中溢出了血丝。那月庭上仙也是身影飞移,几乎被逼离出了这苍茫神国。

    在二人之间,则是一大片的空间,陷入连锁暴乱,不断湮灭的状态。不过却再不能从法则层面,将这一片神界摧毁,

    当毁灭完结之后,那苍茫魔主的神力,就已汇拢过来,迅速修复这里的创痕。

    而这一击,二人看似是平分秋色之局。庄无道却知是自己输了,哪怕是借助神国之力,这座剑阵,也只是能勉庭强与这位月庭上仙抗衡,并不能真正分庭抗"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奇怪,月庭同样是不世出的天才。灵仙巅峰,身具三大法域,在灵仙境之后停留星玄,镇压此界星始宗气运,又有数千年以上的积累。

    此时若至天仙界,必定连升数阶,成为元仙强者。

    他能以九阶初期的修为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胜过对方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也没必要,亲力亲为,做这位月庭上仙的对手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再有感应,唇角旁再次透出了一丝笑意。当月庭的青竹刃剑,分化数百,宛如一头青龙形状,再次斩至时,庄无道却是不再硬接。那剑气四散,削提斩切,纵横交错,将天赋阴阳大悲赋的十六个基础剑式,发挥到了极限,不断的抵消化解着、

    直到那青竹剑光,再无以为继之时,才一剑‘离思’反击。这足以斩破太虚之剑,横空掠过,一闪而逝,快到让人几乎看不见那剑影,也感觉不到那剑的闪逝。便是强如月庭,也不得不认真应对,眼神凝重。

    应用起上虚诸天神相遁法,月庭在间不容发之际再出一剑,只听‘篷’的一声嗡鸣。

    月庭御使的这枚青竹剑,不断的震颤着,久久无法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月庭,就欲开始反击之时,却见庄无道忽然向后退了一步。被寰宇灭劫剑阵之中,那数以十万计,层层叠叠的剑气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一团神力也同样卷裹而来,形成了一层幻雾,将庄无道的身形面容,尽数遮掩。

    月庭不禁微一皱眉,看这位苍茫魔君的情形,是欲避战不成?可这里是他神国,即便这位魔君想要退避,又能够退到哪去?

    “魔君何往?你我胜负未分,似还不到魔君你狼狈退避之时?”

    一边好奇的问,一边却是毫不留情的不断摧毁突破着。

    这神国之内,无论是苏云坠的半月刃网,还是那邪尘散人的剑阵,对他都构不成哪怕丝毫的威胁。

    几乎是势如破竹,庭就已突入到那寰宇灭劫剑阵的外围处,顺便就所经之处的一切,都全数荡平。

    这位魔君既要退走,那么他自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却毫无理会之意,闻言反是一笑:“本座这里,另有要事,就不再奉陪了。且今日上仙的对手,也非是在下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月庭本能的就皱起了眉,感觉这庄无道之言似有不妥,心中也同时生出了警兆,

    他的对手,并非是这苍茫魔君?这个家伙,到底是什么意思,

    禁只须臾之后,月庭就已明悟了过来。就在他的身下方出,数十团阴蓝色的弹丸,蓦然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淬不及防,只一须臾就到了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九阴灭绝神雷!”

    月庭一声轻哼,目内除了冰冷杀意之外,就是警惕与戒惧。神念御剑,九口青竹剑,连续削斩,一瞬间就斩出了整整九九八十一剑,将那些阴蓝色的弹丸,全数弹开。不过他并未尽出全力,大部分的力量,依然保留着,准备应变,只是上虚诸天神相遁法,尽量规避。

    九阴灭绝神雷威能可惧,不过更可怕的,还是这个御使九阴灭绝神雷之人。

    果然就在那几十枚阴蓝色弹丸,全数爆裂的瞬间,一只十丈长的巨锥,也忽然在轰鸣声中,从雷网中穿梭而至。

    势如千钧,带着亿万斤的力量,刚好越过了五阶道力的门槛,只是一击,就把那青竹剑编成的剑网,彻底轰散,直极月庭后心。

    好在月庭也早有准备,一面护心镜,早就置于身后,为他抵御住了这暴起的一记重击。

    只是本身仍旧受伤不浅,口中一口污血吐出,那护心镜中也出现了丝丝的裂痕。直接被被这一锥打到废弃,不堪再用。

    “沙天门!”

    月庭一口银牙,几乎都被他生生的咬碎,目光面色也都俱是阴沉之至。

    九阴魔教魔督沙天门,乃是与平等神教魔督魔舍离,并称于世的强者。仅次与他于无明这个阶层,也是当世绝顶之列。

    然而据他所知,这九阴魔教与平等神教,一向没什么交情。不但没有交情,反而是仇怨不浅。九阴魔主与阿鼻平等王之间,也是交情泛泛。

    怎么这位,会出现在此间?成为这任山河的助力之一?

    一连串的不解与疑问,从脑海之内冒出,都被月庭强行压下。目光专注,只有他眼前这位对手。

    这个沙天门,平时虽不敌他,甚至曾经两次伤在他手中。然而在这苍茫魔主的神国之内,情形又是不同。二人之间的实力,已被无限拉近。

    一方被神力增持,一方则被压制,此时二人间的法力,最多相当。

    而哪怕是在神国之外,此人也一样是他最棘手的大敌。

    “那位小魔君说得不错,今日你月庭的对手不是他,而是我沙某!”

    那沙天门终于现出了身影,手持十丈巨坠,脚踏一头生有五爪的黑色巨蛇。面上含笑:“昔年我沙某,三次伤在月庭你的手中,自那年之后,沙某便一直将此事认定为沙某这一生中的奇耻大辱,总想着要让你月庭,也吃上一次大亏才好。可惜一直都不能如愿,让人遗憾万分。好在在飞升离去之前,天幸被我等到了机会。”

    月庭却只当未闻,目光紧紧与沙天门对视着:“你我之间确有恩怨吗,不过似还不足以让你插手此战,你们九阴魔教,与此间之事无涉,苍茫开辟魔国,对你们九阴神教而言,未必就是件好事,为何一定要插手相助?”

    这不但是质问,更是为稳固自身心神,此时月庭几乎每说一字,他的心境就更平静数分,体内积蓄的剑意,更为凌厉,可以斩断一切。

    不过他记得,这沙天门与平等神教,并无什么交情,可为何这位却会出现在此?

    “问我为何一定要插手相助?看来月庭道友,很想知道答案??惜我沙某不能相告,至于这位苍茫魔主开辟神国,未必是件好事不错,可也未必是一件坏事,道友你说可对?”

    那沙天门一声失笑,而后身影就忽然在月庭面前消失。这不是真正的‘消失’,而是融入到了天地自然之中,与阴暗之力,结合一体。

    而后那十丈巨锥,就又蓦然毫无预兆的现出,携带着万千阴雷,直击而下。

    似将这神国之中,所有的阴暗之力,都凝聚在内巨锥之上。而这苍茫神国,本就是暗面的元力居多,占据了至少八成。

    那明明是霸道绝伦的一件兵器,可此时在沙天门的手中使来,却显得阴柔莫测,宛如从暗中冲出毒蛇。

    而月庭的剑气,却又是另一种情形。九口青竹剑,同样是威势不显,却给人一种‘生’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是生死的生,而是生生不息,万物生长,源源不断。气势并不如何显赫,却是绵绵不绝,气脉悠长。不经意间,就已经成遮天大树,充塞着整片空间,

    若说沙天门是将这一片世界的阴暗,与自身融而为一。那么月庭,却似是将整个青龙星宫,都化为自己的背景,将那星辰之力,操御于指掌之中。

    而二人之间的碰撞,亦是惊天动地,周围千里方圆都为之摇动震荡。若非是此处,乃是庄无道神国之内,自有神力,能够维持抵御所有有威胁的外力,将那灵元风暴压制,此时二人交手余波只会更为浩大。

    事实是放在星玄界内,至少将有万里方圆世界,要被他二人的力量,夷为平地,而灾难更会影响到数十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即便是正把注意力,转向他顾的庄无道,也不由再次惊异的回头,再次看了二人争斗的方向一眼。

    为这两位的惊天法力,而暗暗吃惊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