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一二零一章 绝顶交锋
    虚空中无数道遁光,蜂拥而来,欲循着那雷丸火弹轰出来的裂隙,闯入到苍茫神国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瞳孔微凝,就欲动用寰宇灭劫剑阵,配合苏云坠与邪尘等人,尽斩来敌。只是须臾之后,当阵中剑气才起。那虚空海外,就有三道完全不逊色于魔舍离生前之时的气机,突然降临而至。

    “竖子,能攻灭天星宗,足见你智慧深远。能诛杀魔舍离,也可见你翻云覆雨之能,使人佩服!不过,你未免也太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那虚空传来的声音有如洪钟,震得人耳膜生疼,语气也是无比的凶厉,饱含杀意:“要想在这望乾山巅开辟神国,尔未免也太不将我等,放在眼中!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一挑眉,就认出了来者,正是神渊道的顶梁柱,灵境上仙古成子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那雪阳宫梦灵上仙的声音,亦一并传来:“苍茫魔君,你自入魔出道以来,这些年确实是无往而不利,六十年来几乎从无败绩。自建魔军之后,更是横扫一切,所向披靡。然而今日魔君之举,却未免小视了天下英雄。”

    只有那月庭上仙,是一言不发,人影后发而先至,首先到了他的神国之外。三个人,三道绝顶强者的气机,只须臾时光就已冲凌而至。

    然而也在此时,虚空中传来了哈哈大笑声:“这个小家伙,确有小视天下修界之嫌。不过,梦灵你如今居然还能出现在此,未免也太不把我们魔道放在心上?给我会去!”

    只见那无量虚空中,一道暗黑色的巨大魔手,忽然飞抓而来,直击梦灵。

    那梦灵眼中,分明闪现过一丝厉色,一丝愠意。手中的玉折扇,由原本的深蓝转为赤红之色,虚空一挥,就有一团炽红火焰生成,与那巨大魔手硬撼了一记。

    却是平分秋色之局,那魔手与火焰都崩溃散去。不过梦灵也被那反震之力冲击,远远的抛飞出去,拉开了与那神界的距离。

    庄无道见状,面上也现出了一丝笑意。拦截梦灵者,乃是神心葬君在此界中的魔督厉九修,而他选择首先诛杀魔舍离的好处,已经开始显现。

    诸界之中,魔狱神心葬海君的教众,与阿鼻平等王的平等神教,世代都为盟友,彼此守望相助。之前因魔舍离有意压制,厉九修无法绕开魔舍离插手相助,乐得束手旁观。

    只有将魔舍离除去,得到平等王意旨,成为此界平等神教首领之后,他才能借这条从古老时延续至今的盟约,请动这位。

    自然是需付出一定的代价,神心葬海君的风格与平等王相仿,若没有足够另厉九修动心的灵珍奇物,这位也不会轻易出手介入此战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挑选的,依然是三人中最弱的梦灵。

    其实平等神教,另还有一位盟友,实力与魔舍离及厉九修相当。不过随着魔舍离身死,这位却未必靠得住,且多半要反目成仇,所以庄无道并不指望。

    而紧随厉九修出手,那不明方向的远处,又是一声清冷之声传来,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抱歉,吾妖森青帝一脉,受人请托,必要护住此子性命无忧。”

    就在说话之时,整片虚空,就忽然扭曲震荡。一枚红色枫叶,轻飘飘的穿过了这扭曲的虚空中,往那古成子所在的方向,飞坠而去。

    后者的脸色大变,再顾不得去攻伐庄无道的神国,身形连续闪烁了数次,就为避开了这枚枫叶。

    直到第五次挪移之后,这人才停住了身形,神情异常的凝重,伸出了手指,法力中隐含无量玄文,在那枫叶之上一点。

    随着这枫叶破碎,那古成子的手指上,也现出了一丝血痕,居然是许久都不能愈合。

    庄无道若有所思的,看了那个方向一眼。这应当是龙变妖森的天枫上仙,听说与无明关系不错,交情极好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此时出手,多半是受了无明请托,也是一直在照拂他安危的两位顶尖妖仙之一。

    这这一界中,龙族的势力庞大。楸而真正掌握妖族的,却还是这青帝一脉。木族三位最顶级的灵仙,都已在此界中存活了十万年之久。

    而那洞天世界龙变妖森,正是由木族在数百万年前的几位妖仙联手开辟,而后一步步的扩张到现今境地。一直到现在,都始终牢牢掌握在青帝一脉之手。

    传说这位天枫上仙,本体是一株空枫,体内继承了部分建木血脉。生出的枝桠,天然就可连通周围诸界,

    这传言难知真假,不过今日庄无道观这天枫上仙出手,只觉这位对虚空之法的掌握,确是妙到毫巅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这能力无论是继承于血脉,还是原由于自身的钻研,都使人佩服万分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就无法分心旁顾,只听一声轰然巨震,天地摇动。在庄无道的上方处,一整片的虚空,坍塌溃散,

    而后一个身影,从无量虚空中,踱步走入了进来。庄无道抬起了头,只见来着三旬左右的年纪,面容清秀,气度温文尔雅。信步行走在虚空,步态从容,不带半分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不用询问身份,也不用去猜,庄无道立时就知,这定是月庭上仙无疑。

    之前望乾山战前,他就与这位的分身神念有过了接触,记住了这月庭上仙的气机特征。

    此时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,漠无感情,无喜无悲,无惊无怒,只在那眼眸深处,闪过了一丝欣赏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自任糜之后,这万年以来修界中,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后辈修士,更胜任糜当年!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矫情谦逊,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对方的赞语,微微笑着点头道:“多谢月庭前辈的夸奖,晚辈亦觉那任糜不如我。然而月庭前辈来此,意存不善,总不可能只是为说这两句赞叹之言?你我还是少说废话,直入正题为佳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间,数十上百的凌厉剑气,突然就出现在了月庭的身侧。以寰宇灭劫剑阵激发,配合他本身的大悲剑气,这些气之威,直接就被他提升到了天仙层次。四面八方,几乎锁死了这月庭周围所有的空间,断绝所有的退避之途,更加入了部分因果法,气势更显凌厉。

    然而作用全无,那月庭并不见如何坐视,身形一个闪动间,就已从那剑气绞杀中脱身了出来,身影飘忽,不但是快速绝伦,更兼潇洒飘逸。仿佛是毫不费力,将他的剑气,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一凛,目光顿时凝住。

    这是上虚诸天神相遁法,而且是修到了第十三重!果然不愧是星玄界,遁法排名第二的绝顶强人!

    若把这位换成魔舍离,在望乾山巅,他根本就没有将之围杀的可能——

    不但无法围杀,更多半是败北居多。尽管魔舍离与这位之间的差距,只是一线而已。

    可这一线,却无异是天渊之别!

    不过他也未因此就被这位震慑住,所谓此一时,彼一时。在踏入登仙境之前,他自是奈何不得这一位。

    可如今自身已跨过了一重境界,得成无量大道,又有神国之助,却未必就再战不得此人,

    哪怕不能胜,亦不至于速败、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