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九九章 魔奴舍离
    “这是,魔源血池?”

    那邪尘散人本正静坐入定,修养元气,此时感觉到异状后睁眼,却是立时倒吸了一口寒气。而神国之内的诸人,也同样骇然注目。

    尤其那净海,目中满是艳羡之色。

    他如今即将渡劫,最高可冲击天魔位业。可若没有一座魔源血池在手,又如何有资格号称一方大魔?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神情专注,毫不理会几人的言语目光。将神国边缘,所有被净化的邪物怨灵之力,都引导投入到这颗血晶之内,使之慢慢的孵化开来。

    只是须臾,一座血色水池,就在庄无道的面前,逐渐的生成。血池不深,只有三尺高度,里面全是猩红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也并不似庄无道想象中的,血腥之气扑鼻,反而是散出了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在庄无道看来,这就好似一个妇人的胎盘一面,里面的血色液体,也都是最精纯的生命元液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魔源血池已经扩张了七百丈方圆。此时无论是净化的邪物怨灵之力,还是魔源血池本身的力量,都已告罄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并不在乎,他手中那几枚血晶的价值,就在此刻显现。除了供应那浓郁的血元之力,庄无道更将自己神力,亦源源不断的输入到了血池之中,

    在这座‘魔源血池’还未完成之前,就强行烙下属于苍茫魔主的印记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这血池中诞生的任何生灵,神魂本源内都会有着他的刻印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这‘魔源血池’终于扩展至千丈。到了这个程度,这血池就不再继续增长,转而不断的固化周边。随着一层血膜张开,封闭内外,形成真正类似妇人胎盘的空间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的目光,则是紧紧盯着这血池中心处,一只初生的胎虫。

    通常而言,一般情形下的‘魔源血池’,在刚完成的阶段,不会有魔虫产生。需要接通轮回之眼,与魔主神国彻底的结合为一,才能捕摄到转生的魔魂,生成胎虫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庄无道眼中的这只胎虫,却是极特殊的一种情形。这本就是他为这座四阶‘魔源血池’,而特意准备的事物。

    魔舍离的金丹与内天地,乃至元神精魂,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经历神国开辟时的洗化,再由‘魔源血池’吸收入内,经历血池奠基壮大的过程。

    这只魔虫,天生就与同类不同。甫一‘出生’,就达到了五阶实力,而且本身品质极高,

    若将人的资质,也按照人元,坤元,乾元,仙元,神元这五个等级划分。

    那么庄无道面前这只魔虫的资质,至少也是达到仙元顶峰的等级,无限接近于神元一极。

    此时在庄无道源源不断的血元与神力灌注之下,这只魔虫,更在不断的在生长壮大着。

    先是成长到足有一只六百斤的肉猪大小。而后体外就渗出了无数的血丝,将其身躯严严实实的包裹成一团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茧。

    大约半刻之后,这血茧就已渐渐褪色,里面一个身影在内孕育。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透视了进去,只见这身影的摸样,类似于正常人的形状,并没有那魔族都有青面獠牙。不过在其四臂关节,都有锐利仿佛兵刃般的骨刺。有些似刀魔,身形摸样却又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战魔,是魔族的王族之一。”

    邪尘轻咦了一声,仔细注目着:“这是魔族之中,战力最强的一种,魔主好运气。”

    战魔在魔渊魔狱中,极其少见,万中无一。不喜群居,也不喜抱团,平日多是独来独往,不过这并不影响其生存。只因这种魔族,战力极其的强横,能够使所有的魔类,都避而远之。哪怕是同为王族的刀魔一族,战魔也往往能以一战十,不惧群攻。

    在魔渊之内,战魔种族的排名可入前五,而在魔狱之内,亦能进入排名前十的种族之列。

    前者混乱,毫无规则,争战之时如盘散沙,所以战魔能够如鱼得水。而魔狱极重规矩,各族都是合力对外,战阵森严,然而战魔亦能凭其力量,据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那战魔继续生长着,直到两倍于成人大小,这才止住。不过依然在疯狂的吸收着那血池内的血气元力,以及庄无道的神力,以支撑其疯狂成长。声势浩大,似要将这魔源血池中的生命精元,彻底吸干为止。

    而这头战魔的气机,也在疯狂的壮大扩增着,七阶,八阶,九阶。到了这个地步,都仍未有丝毫停止的征兆。

    只一眨眼的时光,就已稳固在了灵魔层次,使得苏云坠诸人,都不禁侧目以视。

    心中都是了悟,只怕这才是庄无道敢于在望乾山开辟神国的底气、吸收了魔舍离几乎所有的精华,包括了金丹内天地与精魂,再以魔源血池转生催化。

    这只战魔,就等同于魔舍离再生一般,实力也是差相仿佛。可能及不上魔舍离生前全盛之时,却至少可相当于魔舍离九成以上战力!相当于一位天仙巅峰,实力直追元仙境的盖世修者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神国之内,被苍茫魔主的神力加持,这头战魔的实力,只会高上一个台阶。已经足以对抗,魔舍离与月庭上仙这样等级的强人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唇角含笑,仍旧定定的看着这血茧中的战魔,仿佛是在看着什么绝世珍宝。

    当成长到极致,一身灵魔境的实力修为彻底稳固了下来,这只战魔终于舒展身躯,将周围的茧丝破开,从内挣扎着的走出。

    先是目光茫然的,扫视了周围一眼,最后定格在了庄无道的身上。这战魔的眼中,开始出现了智慧与清明,只瞬间就已经了然到自身的处境。

    毫无迟疑,这战魔在庄无道身前跪了下来,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“魔奴参见主上,请主上赐名!”

    他出生的魔源血池,乃是庄无道所有,所以天然就是这位的奴仆。元神中有其印记,除非庄道陨落,否则终生终世都难以摆脱。

    “就唤作魔舍离便是,你的前生就是此名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扫了一眼这战魔的浑身上下,而后满意的微一颔首。对于魔舍离之名,并未有丝毫的忌讳之意,从魔源血池中出身的魔虫,一生都需受魔源血池的主人掌控。比之誓约魂契,还要更为牢固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身化魔虫,生不如死之说。一切都由上位者掌控,不得自由。

    这战魔继承了魔舍离的精魂与金丹,自然也保存了魔舍离生前的记忆。

    这也是庄无道,保存魔舍离战力的手段之一。否则一只魔虫,哪怕被他不惜损耗,强行催化到了灵魔阶位,能发挥出的实力也不过尔尔,只怕连普通的大乘境都不如。

    只有完整继承了魔舍离生前的记忆,才能真正掌控住他的一身道果,以及法域之力。

    “魔舍离?“

    魔舍离的眼神恍惚了片刻,似在回忆着什么,记忆中闪烁过无数的片段,而后瞳中现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可到最后,魔舍离却又将这些不该有的杂念,全数驱逐出了脑海之外。

    低下了头颅,魔舍离再次深深一拜:“魔舍离谨遵主命!”

    无论前生为何身份,如何的叱诧风云,他现在,只是庄无道手中的一只魔奴而已——

    身已为奴,再想这些,又有何用?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