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九八章 神国之始
    任山河在望乾山开辟神国,对整个正道修界而言,可?是什么好事。等于是在腹心之地,钉下了一颗钉子。此时受影响的,虽只是星始宗一家。可他们赤神,也同样有一天,会深受其害。

    为了一己私怨,这个家伙。居然连大局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不过无珩也未有劝阻之意,毕竟相较于几十年后,星玄界即将面临的那场大劫。这小小一座魔主神国,实在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一旦未能成功抵御那劫胎,那么不止是星玄界,便是那相邻的九玄魔界,亦要一并破碎。此界生灵,除了那些可以越界离去的修士之外,都将湮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先由着无明性子便是。若是强行阻止,违逆了无明的性情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离尘本院,对于无明师弟也颇为期许,若因道心瑕疵而就此停顿不前,才真是可惜。

    那庄无道,多半也是瞧出了无明的性情,料到了这位,这一战必定会全力助他,才敢如此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无明却摇头辩解:“师兄误会了,我这并非是为一己私怨,而是判断由无道师弟他成功开辟神国,对星玄界而言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无珩一楞,而后就回味出了无明的真意,沉吟着道:“你这么说来也对,若说这一界中,几十年后能与它对抗之人,无道师弟必在其列。他若能在望乾山成功开辟出神国,必可成这星玄界一大支柱。”

    “且师兄你,别忘了还有一个无天师妹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对师兄妹,是同样的天资高绝,彼此间情深似海。他若真的就此做壁上观,那么这位无天师妹,事后又会怎么看他,看待赤神离尘?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欠他的,无法师弟经历的种种凶险厄难,都是因我无明而起。若因他入魔,便就此束手,我无明也就不再是无明。哪怕只是为了这道心,也不该束手,而且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无明的语声一顿:“我日常与无法师弟他接触之时,观他情形,一切都与正常修士无异,并未有魔染之状。可能真相,并非就我等想象的那般。此外还有一些话,我想亲口问他。”

    无珩不禁哑然,倒是未曾想,这无明师弟还抱着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,若那无道师弟真能够挽回,那又何妨一试?

    这样的弟子,任何宗门都不会轻易放弃。哪怕是五劫以来,已经渐有昌盛之兆的离尘宗,也不例外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而此时在望乾山内,谢婉清诸人,却都是神情错愕的,看着虚空之外。

    庄无道就在那层天地胎膜之外不远,此处任意一位大乘境以上的修士,都可洞察那位苍茫魔君,开辟虚空之景。

    “主上他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谢婉清的脸上,仍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:“真欲在此开辟神国?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苍茫魔君与苍茫魔主,果然是一人?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出,只怕比任山河将这天星宗剿灭,将魔舍离斩杀,还要使人震惊。

    苏剑通目中,亦闪过了一丝异泽。怪不得,当时这位主上,为让他那祖父,成为苍茫魔主的魔灵。

    灵奴与魔灵,在这位任魔主而言,根本就毫无区别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并未什么怨意,事实证明,主上的先见之明,对祖父他使的那些手段,并非全无必要。

    仔细看了那魔神影像一眼,那天澜魔君同样是一声苦笑:“以前就曾有猜测,苍茫魔主,与苍茫魔君这两位之间,是否有什么关联。却从未想到,这二位乃是一人。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可为何是在这望乾山,大庭广众之下?也毫无任何遮掩隐藏之意,就这么坦坦荡荡,将初开辟的神国,展现在星玄界与诸多大能面前?

    “魔君勿需忧心,我家剑主他自有计较。剑主有言,这神国之战,魔君是否相助,全凭自愿。不过他麾下所有法域,都需参与,至于其余人等,还是留在这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内等待为佳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淡淡的?完,就也以剑气破开虚空胎膜,行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此时那净海,已将所有三万佛修的一切气血精元,都吞噬一空。本体不能容纳,在其手腕上却现出了二十四枚赤红血珠,仿佛是以舍利串成的佛珠手链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三万洗心寺门人,却都已身躯干枯,只剩下了一层干枯皮膜把骨骼包裹着。

    造下这滔天罪孽,一举夺去三万佛修性命,净海却全不放在心上。看了那虚空一眼后,就也是嘿然一笑:“有意思,真有意思!这样的盛事,老衲岂能不参与?不曾想到,当初的对手,居然能身证魔神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当先而行,紧随在洛轻云之后,踏出此界。

    天澜魔君闻言不禁撇了撇唇,猜出这位状况不佳。若非是净海极力压制,他此刻已是要渡九重雷劫,直登仙阶魔魂。

    然而这毕竟是外来之力,仍有重重后患。那三万佛修中,并不乏佛法高深之辈,哪怕是神念被外道天魔吞噬,也仍存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此时只需净海露出丁点的破绽,就会被这些佛修反扑。所以此时,并非是他渡劫的最佳时间。

    而净海前往任山河的神国,与其说是帮助任山河,倒不如说是在避祸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未说什么,同样也想看看,这位苍茫魔主到底能否成功。这么做,到底是有何图谋?

    将神国定在这两界间隙之中,看来这位魔主,所谋甚大。

    而其余之人,则是面面相觑了一眼,而后苏云坠谢婉清等人,也无丝毫犹豫,就陆续破开了虚空胎膜。

    邪尘散人笑了笑,亦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神国的主体,一般都是以信念之力为根基,并无实体,只存在于那些信众的念想之中。

    外人一般难以进入,除非是以强绝的修为,高于神界主人的法力,强行突破其中。

    洛轻云几人自无此能,不过靠着庄无道的接引,也一样顺利进入到这苍茫神国。<p>

    一刻之后,当洛轻云,净海,天澜三人,都陆续从虚空踏入到了这神国之中时,立时就觉一股神力加身,笼罩于体外。使他们元力鼓荡,忽然暴涨,元神活泼异常,思绪意念都异常的灵敏。

    顿时都心有明悟,知道这苍茫魔主的神国,虽还未真正成形,然而那独属于苍茫魔主的法则之力,却已开始填充其内,为他们提供加持、

    因果之力,冥死之法,平等之规,这些他们平时完全无法理解的力量法则,此时却他们能够,轻而易举的调为己用。

    尽管不能似阿鼻平等王那般,一个符印,就直接将他们的修为提升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然而此处,三人同样有把握,可越阶而言。

    尤其之后踏入这神国之内的算渊,也是微微动容。他身为苍茫魔主的魔灵,神明备身。在这神国之中受到的加持,远超诸位,

    感觉此时的自己,哪怕是那些真正的灵仙巅峰,也可战得。只要不是魔舍离那个等级的人物,其余之人,他都应对。

    此时的庄无道,则淡淡的扫了眼天澜洛轻云,以及后续前来的苏云坠与邪尘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来了,就速做准备。时间不多——”

    神国初开,他的第一波对手不是星玄界那些修士,而是魔,是他的同类——

    此时的它们,已快到了。庄无道,可以清晰感应,此处附近无数的邪物魔类,怨魂恶灵,都在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再远望虚空,更似有无数的眼瞳,正紧紧盯着此间,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附近一些毫无灵智的魔物,已经被吸引过来,遵循着本能,试图闯入这神国之中,

    不过却都往往在进入的瞬间,就会被他的神力直接碾杀,成为这神国的养份。

    天澜魔君等人都是神情一凛,都不再说话,各自开始准备着,应对接下来的恶战。

    那净海却是一笑,朝着庄无道言道:“那望乾山是一桩,这神国之战,应可算是第二桩。不知苍茫道友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淡扫了他一眼,就微一摇头:“不算!净海道友你若不满,这次神国之战,大可不用参与,本座可直接送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与不死道人不同,他对净海能用的手段极少。外道天魔变化万端,是最难控制的事物。

    将之直接诛灭,都要比拘束禁制,要更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控制净海的方法,也与不死道人有异。与其强行拘控,让这家伙想尽办法摆脱自己的控制,倒不如设下一定的条件,让这法智的心内有个盼头,甘心为自己效力。

    二人讨价还价,才算达成了约定。一共定下了九件事,只需这净海能为他办妥九件力所能及之事,那么庄无道,就需放其自由。

    不过这今日神国之战,这法智也想算成是一件,未免是太轻蔑了他的智商。

    顶多是互取所需,对于法智现在的战力,庄无道的需求,也并不是那么迫切。反而是前者,如今急需庄无道的庇护,只有在他的神国之内,才能躲避天劫的气机追索。

    唯有依靠他的碧火,这位在渡劫之前,才能有些缓冲。不至于在劫力降临之时,飞灰湮灭。

    “道友还是一如以往,有些不近人情。”

    那净海嘿然一笑,却并没有退出这神界之外的意思,反而厚着脸皮,就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不算就不算,哪怕只为你我二人的情谊,老衲也不好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不禁抽搐,再没有去搭理。而是静静等候着,待得这苍茫神国的扩张达到极限之时,才在这神国的中央处,种下了一颗血色晶石,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