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九七章 尽力而为
    素寒芳心神一凛,可当回过神后却是不以为然,螓首微摇:“我不如此以为,那任山河,不会做此愚蠢之事。既然敢这么做,就必有依仗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难道还没有吸收教训?纵观这位苍茫魔君近年来的所作所为,无一不是算计深远。

    灭太霄,攻劫含,然后攻破星始宗,布局将那魔舍离诛灭。看似杂乱毫无章法,可一步步,都是有其目的,也最终使正道诸宗损失惨重,自己却是大获其利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能够将魔舍离这样的魔道大孽,也能布局斩杀之人,岂能以寻常之规测度?

    她不信,这任山河会突然脑袋发昏,将自身置之于必死的险地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她一时还猜不到那位苍茫魔君,在暗中到底是何等样的布局,又是有何图谋。

    “师妹原来是这么以为的?对那任山河,如此高看?不过说的也有道理,那任山河绝非是无谋之人。只是,这对我等正道而言,这也是难得的机会,不可错过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那姹阳仙子忽然心中微动,轻声笑道:“方才观师妹你独自失神,面现悔意,可是为当年任山河之事而后悔?恨当日在山海集外,将那任山河阻拦?啧啧,我现在真为那冰颜师妹可怜。话说回来,师妹你其实无需如此。那任山河与苍茫魔主乃是一体,说不定那个时候,任山河只是故作姿态而已。谁知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入魔?”

    素寒芳不禁蹙眉,懒得搭理这姹阳的言语,直接转身走入到船舱之内。她与这姹阳仙子,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愉快交流,既是如此,自然避而远之为上。

    她却是在后悔,只是悔当年未曾劝阻住冰颜师姐,也未能拿出足够的耐心,帮助任山河压制心魔,而并非其他。也后悔自己,因顾忌甚多,未曾深入查探那人元草案的究竟。

    至于任山河与苍茫魔主之间关系,几位仙人演算,早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那位真正入魔,成为平等圣子,继承苍茫神位,是在被赤神宗逐住之后,前往劫含?之时。

    此界正道大劫,魔临此界,都是由他们亲手造就。就一如几千年前的血尊任糜,被逼入魔道,成为元始圣子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这位,无论是声势,还是展现出的天资谋略,都胜过当年的任山河百倍。

    自己造的苦果,终需由自己来品尝。

    不过姹阳倒是有一句说对了,如今正道诸宗,确不会错过这次的机会。尤其是星始宗,近在咫尺,必定会拼上一切,也要阻止住那苍茫魔主在望乾山开辟神国。

    不过素寒芳并不看好此战,在那任山河的神域之中,所有修士的实力,都需受到压制。哪怕是天仙修士,这他神国之中,也最多如灵仙一般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看来,这神国更似一个陷阱。就有如是一顿藏着剧毒的美味佳肴,在诱使着他们咬钩上当。

    船舱之内,亦有诸多雪阳宫门人,在远眺望乾山方向的动静。当察觉到素寒芳到来之后,不由都神情凛然,低头俯首。

    素寒芳却是眼神微黯,以前的雪阳宫门人,对她是亲热有加。然而这几年中,哪怕是那几个最亲近的师姐妹,对她也是敬畏居多。只有敬与畏,却再少有看见同门眼中的爱戴之情。

    她只是,做了一些自认为该做的事而已——

    心绪悲凉,素寒芳却半点都不曾外漏,不过却在此时,她心中突现警兆。下意识就抬手一抓,而后手中就多了一枚玉晶。

    蹙起了眉,素寒芳目光锐利如刀般扫望着周围。这枚玉晶,必定来自眼前诸人之中的一位,不过她方才,却未有任何的感应,直到着玉晶临身时这才察觉。

    而这些雪阳宫门人,无一位修为能及得上她。显然对方,是为此特意做了些准备,也花了不少功夫,这才能瞒过她与诸人的耳目。

    做出这鬼鬼祟祟的举动,用这见不得人的伎俩,此时到底有何图谋?

    半晌无果,素寒芳一声轻哼,把意念扫过那枚晶。仅仅数息,她先是俏面之上血色尽失,而后是压抑不住的怒意以及惶然。

    怒原城万氏,至今仍在经营人元草——

    并非只是这短短几字,内中还有桩桩件件的证据,甚至还有万家之人将刚出生的婴儿夺走,炼制成人元草的过程影像!

    这等惨无人道之景,让她怒生无明,愤恨如狂。而之所以惶恐,是因这怒原城万氏家族,正是她那师姐万殇雪的本族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同样在距离望乾山不远处,无明立于罡风云层之中,眼神茫然的以灵目神通,看着那正在成形中的苍茫神国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的身侧,正有一团魂火飘摇不多。内中的男子声音,厚重空远。

    “无明师弟,你别跟我说,到现在仍不后悔?”

    若此时赤神宗几位灵仙在此,必可认出这声音,正是昔年坐镇赤神宗长达七千年的上仙无珩:“你这是把我赤神宗这数万年以来最出色的弟子之一,亲手推向魔道。”

    那语中是含着说不尽的惋惜,尤其是今日这一战,颇有令人目不暇接之感。

    那攻灭天星宗之战也还罢了,不过是借助内应之力,算不得什么。可之后将魔舍离引出诛杀的情景,却让他为之惊艳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也只有离尘本宗,那几位同样惊才绝艳的金仙真仙,才能与之比拟。

    若是就此遁入魔道,那就真正可惜了——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一旦真正堕落,那么对于星玄界而言,必是莫大灾劫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没想到,他会选择成为一位魔神。”

    无明的脸色,此时亦是难看之至:“哪怕是被那阿鼻平等王强迫,哪怕是有什么不得已之处,他也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?”

    无珩冷笑着嘲讽:“他该怎么跟你说?按照你我推演的结果,他接任苍茫魔主神位的时间,恰是他第一次血祭平等王时。难道要跟你实话实说,然后程受那不可测的恶果。驱逐,封禁,甚至被直接诛灭?”

    即便换成是他,也会谨慎思量,而不是贸然对无明吐露真情。

    无明默然不言,只是仰头望天,眼神茫然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还有何好说的,哪怕后悔,也已为时已晚。他也的确是已经心生悔意——

    那无珩悠悠一叹之后,不再继续逼迫,而是把话题转向了眼前:“在此处开辟神国,我们这位师弟,好生胆大。我观他目的,似是又瞧上了某一位大敌,故而以神国为诱。想必无需多久,此处就将群魔乱舞了。不知今次这一战,你是准备袖手旁观,还是插手助他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尽力助他!不但要帮,还要倾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无明回过头,看了北方一眼。赤神宗没法对同为正道星始宗的出手,不过来自北地的那些群魔,他却可代为阻截。尤其是元始魔宗的那一位,他定不会给这位,插手苍茫神国的机会!

    不止自己这具本体,还有那身外化身,门内与附庸的几十位灵仙,此时也在奉他之令赶来。

    这一场正魔大战,赤神宗岂能缺席?

    “果然,你就是这性情——”

    无珩的语气,却含着几分不满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