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九五章 吾等之过
    心中泛起了丝丝喜意,不过皇玄夜却不敢就此放松。<p>

    之前几次就是如此,当他认定了那任山河,已经落入绝境之时,结果却都沦为后者的踏脚石,从此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随即皇玄夜又心中一动,想起了之前就已存于心中的疑问:“如此说来,已可确定那任山河,与所谓的苍茫魔君,其实自始至终都是一人?”

    苍茫魔主在几十年前就已存在,那么也就是说,早在他种入魔种,将之作为鼎炉之前,那任山河,就早已入魔——

    那个贱人!

    “确实是一人不错,不过若你以为,他是在被离尘宗开革之前主动算计于你,那就错了。”

    秦殇魔君何等老辣,只闻此言,就已洞明了皇玄夜心意,却摇着头道:“任山河入魔前后,本座都是亲身关注,从未察觉这任山河与那位苍茫魔主之间,有什么关联。且按照师兄与门内两位术算宗师推演的结果,苍茫魔主在六十年前,仍是处于无主的状态。只是那位阿鼻平等王空造而成的神位,六十年前都仍无人入主,神主空悬。之后所有的变化,都是在任山河第一次血祭,成为阿鼻平等王圣子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皇玄夜蓦然后退一步,脸色阴晴不定:“可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那阿鼻平等王为何要空造出一个苍茫魔主,又为何对那任山河,如此的眷顾。

    “此事本座也只略知一二,并不能确证。早有传言说,阿鼻平等王为谋求半步混元之位,准备从魔主大位之上脱身。那魔舍离之所以会背叛平等神教,就是欲在平等王与神位分离之后,为自己寻一后路。而这苍茫魔主,就是阿鼻平等王丢出来,用来承担自身灾劫的挡箭牌,也是未来可能接替平等王神位的人选。同样空造出来的魔主神位,其实还有不少。本座能知道的,就足有四十,分布在大小千诸界,”

    那秦殇魔君一边解释着,一边神情苦涩地感慨:“所以说,这位苍茫魔主,完全可说是由你由我,一手造就。至于那位阿鼻平等王,到底是如何看上的他?此事根本就无需疑问,事实证明,那位平等王慧眼如炬,早已洞明了任山河的无量天资。魔舍离身死与其手,就是明证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最为后悔的是,那个时候没有一鼓作气,将任山河置之于死地。

    可在那时,无明已经赶回,不会给他机会。他也绝未能想到,这位身具雷火元胎的天资,却游手好闲,浪荡了几十年的废物。居然会突兀崛起,一举冲击到如此高度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十年,就已经站到了与他同等的地位!灵阶魔主之境,可与灵仙比肩。甚至单论战力,还更在后者之上。

    皇玄夜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,这样的事实,使他格外的痛苦难受。

    那任山河之所以能够登位苍茫魔主,全是因自己的缘故?

    此时南方,那如彗星般崛起,使世人侧目的魔道大孽,却是自己亲手造就?

    忽然皇玄夜将双手紧紧握住,还有机会。这一次,无论那任山河到底有何目的,有何图谋。却终究已是将自身的破绽,展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!

    师尊他不会坐视,九玄魔界的那位诛天魔主更不会!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就在距离望乾山七百万里外的所在,苏星河脸色苍白的停住了遁法。

    他已逃遁了整整十个时辰,在这短短时间内,横空飞掠二百万里。以损耗本源的秘法,用出超过自己平时四倍的极限遁速,法力已经难以为继。气脉枯竭,使他连续服用了几枚恢复气血的丹药,都无法回复过来。短时间内,这些灵丹对他已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那些追杀过来的灵仙修士,似乎已被他摆脱,暂时并未追来,灵念中也再未感应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须臾之后,不死道人的声音,在他后面响起,语含戏谑:“这可真是万万没有想到,我还以为星河道友,会更倾向于那星始宗才是。之前道?不是说了,此时依然是星始宗更为势大,胜算更高?为何宁肯舍弃性命,也要从星始宗手里逃脱?”

    苏星河一声冷哼,对于这不死道人的调侃之言,根本就不去搭理。

    他当时选择逃走,自有他的理由。此时他的所作所为,赤岩城的埋伏,都已被任山河识穿。所有一切的图谋,一切的算计,都已经落空。

    对于星始宗而言,他已经是一个无用之人。不但之前的所有承诺,都不会再实现,甚至还有被禁锢,成为阶下囚之险。

    只因他现在,对星始宗唯一的作用,就是牵制苏剑通与苏云坠二人。

    而一旦不能如愿,他苏星河的下场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有他那两个孙儿在外,这一次,他连成为别人灵奴的机会没有。星若苍茫魔君势大,星始宗可能会留他一命,可若星始宗如愿以偿,将那位魔君围杀,那么自己绝无幸理。

    所以当时感应到有灵仙修士追击过来,他是第一时间就有了决断,选择了逃遁,而非是逗留等候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他虽已勉强逃生,却只觉心中一片茫然,不知前路为何。

    复兴万西林苏氏的愿望,他已再没可能办到。星始宗这个强敌,更是一个不可撼动的巨山,使人绝望无奈。

    那么自己现在的出路,到底何在?是从此狼藉天涯,逃避星始宗接下来的追杀,或是重归那位苍茫魔君的麾下。

    诚然,这次苍茫魔君的手段布局,都堪称是漂亮。可苏星河,却依然不看好那位苍茫魔君,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只因这位的对手,实在太过于强大。星始宗,元始魔宗,神渊道,雪阳宫,玄天剑宗,洗心寺等等,这些强横大教,无一不希望这位早点死去。也会倾尽全力,让这魔君神魂俱灭。

    而在失去了魔舍离的庇护之后,这位根本就没有与那些顶尖大教对抗的本钱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星河兄意欲何往?”

    间苏星河不言不语的神情,不死道人也不在意,继续冷哂着道:“若是欲逃往他处,那么你我二人,就要分道扬镳了。不过如此一来,星河道友算是真正背弃了苍茫魔主,日后情形怕是不好过?总之,星河道友,请自珍重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不死道人就已哈哈大笑,继续往东面遁行。不过就在这时,不死道人忽然一声惊咦,看向了东面那一侧。天空

    只见一道信符,正从天边处,远远疾飞而至。

    不死道人身形微顿,停住了遁法,讶异的望着。这枚信符,居然是锁定住了苏星河的方位,坠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星河也同样是愣住,这信符定是来自他的部属无疑。万西灵苏氏乃是三等世家,此时虽已覆灭,然而苏氏家大业大,仍有些势力残余。这些年他小心经营,在暗中已经召集了不少以前的部属,成为他的耳目与消息来源。

    这是这张信符,最可能的来源。

    再还有,就是那星河天军,近千位魔修,之前就已分头逃遁,也不知最后能有多少存活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在经历了赤岩城前的那一幕之后,他不认为星河天军那些部属,还能会为自己所用。且经历了星始宗追杀之后,这些魔修能活下多少,是否能否为他传递有价值的消息,都不好说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