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九四章 各方反应
    这也是他预定的步骤之一,太皇别府之内,有着大量的两界本源碎片。

    本身就存在于两界之间,而不受九玄魔界与星玄世界的排斥、

    只需将之融入他的神国,那么不但他这神国的质量,可提升一倍。他的神国与神域本身,也会与九玄魔界与星玄世界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暂时而言,这两大世界,就是他这苍茫魔主的容身之地,是他的根本。只有得到了这两届天道意志的认可,那么哪怕是有真仙一级的强者降临,以苍茫魔主之身也能抗衡!

    两仪仙极微尘阵,与那两千余口玄阳月阴剑,也可使他的神国,无比的牢固,提供初始时的防护之能。太皇别府本身近八千里方圆的空间,也可使他的神国,扩增近倍。

    ——六十年后,他与那劫果之战,必定需要有一个无比强力厚实的根基。

    这个苍茫神国,就是他的后盾,使他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础。

    望乾山距离星始宗不算太远,离那九玄魔峡,也不过是三千万里之遥。庄无道又是早有筹谋准备,那太皇别府借助剑阵之力在太虚海滑行,直接撞开了那虚空乱流。三阶等级的仙阵,这这别府的遁速几乎不下于在虚空挪移时的元器天城。全力穿梭,最多只需一日时间,就可抵临于此。

    蹙立在这片才开辟的神国之中,庄无道一个挥手,天生就多出一颗星辰,虚空一划,地面就现出了一条河流。

    开辟出来的这一万里方圆世界,就如一张空白的画布,任由庄无道挥洒布置着。一条条的天地法则完成,这是专属于苍茫魔主的道!

    不过也需以足够的地脉为根基,他的神国神域,直接是以为望乾山为根基。神国完成之后,会直接在星玄界内的望乾山巅,投影出一个介于真幻之间的神域,也可称为地上神国。

    而此时随着庄无道遥遥一抓,星玄界内就有着数百地脉灵流,就已延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处望乾山本就是星玄界内,顶级的灵地之一,排名可以进入前三十之内。

    当初的星始宗,就是见此地灵脉昌盛,才特意分出了一个支脉,在这里开宗立教,成为星始宗的藩篱羽翼。

    不过因此处附近势力繁多之故,形势错综复杂,这望乾山并未开发完全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但心这个,只要这里成为他的神山所在,那么这处百万里方圆之内,都再无其他势力容身之所,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望乾山更是处在两界间隙之间。两界胎膜不似九玄魔峡与星玄龙城那般的薄弱,可也同样是两界的交合点之一。

    此时就在庄无道念动之间,那九玄魔界方向,亦有几十条地脉被他强行拉扯至神国之内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半个时辰,一个与两仪仙极微尘阵契合到了极点地脉布局,就已完成。

    两仪仙极微尘阵本无灵脉支撑,全是依靠太皇别府内自产的灵元,来应付剑阵内的日常损耗。可这并不意味着着座剑阵并不需要,或者不能与灵脉融合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的是,当这两仪仙极微尘阵一旦能与更多灵脉结合,剑阵的威势至少可增添三成!剑阵能利用的天地元灵越多,则威能越盛!

    一边做着迎接这座天皇别府的准备,庄无道一边微微笑着,眼神投向了某个方位。

    他的神国,最多一日之内就将开辟,局已布成,那位到底来是不来?他可不会给这人太多的选择余地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一位,到底是坐视旁观,还是准备对自己出手?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也就在稍早一刻,元始神山之上,那处酷似道门仙境的山头之上。皇玄夜正是端坐案前,手指在古筝之上急速弹动。那筝声急烈,满含着杀伐之气。也映射出了这琴声主人,焦躁怒恨的心绪。音力震荡,使周围的奴仆,都远远的避开,不敢近身。

    皇玄夜的筝音,根本就不加控束。此时除非是修为实力与这位相当者,其他任何人敢于接近到他三里范围至内,都是重伤甚至陨亡,粉身碎骨之?。

    然而这狂暴急骤的筝音,却不能疏泄皇玄夜心中半点郁怒,也不能使他激荡的心绪,真正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弹奏半晌,他身前的这面古筝终于不支,琴弦蓦然崩断了开来。

    皇玄夜先是皱眉,而后猛地一拂袖,将这面相当于七阶灵器的古筝,直接甩开到了一旁。在一声轰然震响中,被震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心浮气躁,皇玄夜御空飞到了那前方的悬崖之旁,而后目光凶厉的遥遥看着南面。

    此处距离那望乾山,足有八千万里之遥,哪怕再强横的灵目神通,也根本看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皇玄夜,却是定定出神。他至今仍不敢相信,几个时辰之前听到的那一连串消息。

    天星宗覆灭,星始宗败北,铩羽而归,魔舍离陨落——一连串的噩耗,使得他在最初那两个时辰之内,心神都是处于恍惚的状态。

    原本已被他逐渐压制了的他化魔种,也有了再次挣脱束缚,发芽滋长,开始壮大的征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在开什么玩笑?连星始宗都已经败北,那么这一界,谁还能压制住那支苍茫魔军?

    魔舍离陨落,这星玄修界之中,还有什么人,能奈何得了那位苍茫魔君?

    若非是知晓这道心种魔牵锁,哪怕是远隔亿万世界,都能以意念遥感锁定方位。皇玄夜他现在,就已起了破碎虚空,遁走他界之意。

    且本身生起的退避之念,也将成为他化魔种的食粮。一日不敢面对,这则他化魔种就必会壮大一分。

    道心种魔之法,说到底还是神念层面的争斗,并非是拉开距离,就能够避免。

    甚至连自杀都不可得,他现在若身死,那颗藏在自己他神魂深处的他化魔种,自然就可吞噬他皇玄夜的所有一切。神魂血元,都不会有半点遗留。

    说来可笑,他那师尊至今还未对他下手,断绝那任山河,从自己这里获得完整魔种的可能。就是因他现在元魂内的他化魔种,已经成长到极其可怖的地步,距离完满,只差数步。

    他皇玄夜若是身死,反而有可能激发这颗魔种,更进一步,进入到完美状态。

    如今赫然已成死局,皇玄夜0无论如何,也想不到化解之法,逃脱成为那人鼎炉之危。

    可恶!可恨!亦复可惧——

    似是被困在牢笼中不得脱身的困兽,皇玄夜睁着猩红的眼,心念中思绪杂乱,无数个念头纷纷涌出,却又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“方才听你琴声,很是心浮气躁。如此说来,玄夜你是再一次乱了道心?”

    随着这雄浑之声,一道气机悄然出现在了皇玄夜的身后,也不知是何时到的,语气颇为严厉:“如今你体内的他化魔种,已经危险至极。若再不能约束压制,那真就离死不远。”

    心中一凛,皇玄夜回望身后,而后忙俯身一礼:“弟子见过秦殇师叔!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,正是曾经赤神宗的无相上仙,如今元始魔宗的秦殇魔君。

    被对面冷厉的视线,皇玄夜只觉浑身发寒,额头上冷汗涔涔,心中暗觉不妙。

    “你倒颇是有礼,与传言中大步相同。”

    秦殇魔君冷声一笑,上下打量了这皇玄夜一眼,而后微微摇头:“如真到了被彻底他化魔染的地步,你皇玄夜会落到何等样的下场,应该用不着本座提醒?那时不用那苍茫魔君动手,你的师尊,就会先取了你的性命。

    皇玄夜面上本就已无血色,此时更是苍白如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换在以前,他对这为秦殇魔君,根本就不会在乎。

    在几十年前,整个元始魔宗之内,能让他稍稍顾忌一二的,也就只有一个血尊任糜而已。

    身为元始圣子,他皇玄夜未来的前程,必定是在秦殇之上!

    然而如今不同,情势已变,他皇玄夜再不受魔主眷顾,也不是那位曾睥睨当的太阴魔君。而只是一个惨败在那任山河手中,沦为对方鼎炉的可怜虫。

    意气消磨,再无法有当初的骄狂心态。失去了元始圣子的身份,就只能在人前卑躬屈膝,曲意奉承。

    不敢流露出丝毫的不满愤懑之意,皇玄夜依旧躬着身,不过声音却略显嘶哑:“弟子省得!”

    然而想要压制这他化魔种,谈何容易?那任山河此时,赫然根基已固,爪牙丰满,已经如一颗擎天大树,耸立在南方。

    反观他皇玄夜,却是内外交迫,几乎所有的出路,都被堵塞阻绝。

    那秦殇魔君却不在意,随手一拂袖道:“你能明白,自是最好不过,现在可收拾一番,随我前往那望乾山。”

    “望乾山?”皇玄夜不禁微觉讶异,抬起了头:“那边不是诸事已定?苍茫魔君大胜,已成定局,接下了是横扫星始宗麾下诸教——”

    随即似醒悟到了什么,皇玄夜的眼中,现出了惊喜之色:“可是那星始宗,准备与我元始魔宗联手?”

    这些正道大宗,果然都是虚伪。在面临存亡威胁之时,也就再顾不得正魔之别。

    “也算是联手,不过与你想的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秦殇魔君摇了摇头,神情却是古怪之至:“最新的消息,是那位苍茫魔君,准备以魔主之身,在望乾山开辟神国。”

    “开辟神国?在望乾山?“

    皇玄夜神情一变,这位苍茫魔君,到底是意欲何为?将望乾山辟为神国,这无异是要激那星始宗上下拼命!

    那神国若成,只需那位苍茫魔主,能够炼制出五六十头九阶魔灵,就足以星始宗,陷入危如累卵的境地。

    此时这星玄界与九玄魔界诸多大能,也不会坐视、必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扰,甚至趁此时机,将之直接除去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