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九一章 舍离之陨
    口中猛地将一口火红色丹药服下,使得魔舍离的眼眸,瞬间转为赤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一身气机,也再次疯狂攀升,充满着狂暴戾意。虽不能再次幻化出三头六臂之身,刀势却再次进入到了五阶道力的层次,甚至比之前魔神舍身之时,还要更为沉猛,

    一双狂乱的血眸,死死盯着庄无道。那狂刀乱斩,一大半都是指向了这位苍茫魔君,也是这次他不测之祸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借助这颗丹药之力,魔舍离虽是战力大增,却似已失去理智,全依本能行事。

    唯一的目标,就是庄无道,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始作俑者,斩于刀下,甚至同归于尽!

    庄无道一时之间,是吃力狼狈之至,整个人就如在狂风暴雨,惊涛骇浪中挣扎的小舟,随时随刻,都有覆亡之险。

    甚至已险险数次,就要被魔舍离斩灭。全靠着两具化身与洛轻云的全力援手,为他化解近半的刀光,才未就此陨落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唇角处却是自始至终,都带着浅笑,神态镇定自若。在他眼里看来,这不过是魔舍离最后的反扑而已。

    疯狂之后,就是死亡!

    一代魔头巨枭,今日陨落于此!

    那天空之中,也再次传来了阿鼻平等王的笑声:“看来是胜负已分,本座的魔督,到底还是没能给本座一个惊喜呢。哪怕是拼尽一切,不是本座的圣子对手。既是如此,那么此界平等神教,都可由圣子你来代掌——”

    那声若银铃,却逐渐低不可闻。最后盘旋于天空的那道神念,也在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显然对于此间后续之事,那位阿鼻平等王已经不感兴趣。也不认为魔舍离有反败为胜,或者逃生之机。

    不过到最后时,这位却又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道:“也很期待圣子,与本座同列神主之时!大约就在今日吧?若然成功,本座会很是愉悦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淡漠,不去理会,只专心应对魔舍离的剑光。也就在他的魔天神劫剑,被对方斩出无数裂痕,濒临破碎的边缘。而他的本体,已被魔舍离渐渐避至绝境之时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的身影,忽然从元器天城之上飞空升起。赫然正是庄小湖,此时却是法相庄严,神情肃穆。几乎不逊色于天仙境的宏大神力波动,四面临压而来。

    以自身为容器,容纳苍茫魔主的魔神意念降临。

    先是单手一指,一道血光显化,在庄无道等人的背后,又多出了一对黑色的剑翼。

    原本是三对剑翼,增三倍之力。此时当黑翼加持,居然仍有效果,使四人再添一倍之力。

    而后是因果天轮,借法量天,铁骨术,壮肌术,天人法身等一连串的增益类神通。

    使几人都法力大增,庄无道长声大笑,此时赫然也同样施展开了盘古金身神通,显化出三丈尽身,力量狂涨,直接五阶道力的中期之境。

    魔天神劫剑已近破碎,里面的轻云剑即将暴露。庄无道干脆将之暂时弃开,以拳力硬抗魔舍利,

    而那庄小湖加持术法,还远未结束。

    如那果应妙化祈运术,南极长生术等等,这些庄无道从道门中系来的神通术法,都一一使出。

    最后的庄小湖的眉心中,忽然张开了一道灵目,遥遥照向了魔舍离。

    将道门的大德普照清净神咒,改良为魔天普照净元法。清玄除祟术,则变化为苍茫天魔身染咒。

    此时有庄小湖这临时的神明胎舍一并施展,威能却全不下于道门神祗。

    那魔舍离眼中的红光,此刻顿时就有了消散之势。浑身澎湃的气血,那药力本是在不断激发着魔舍离的所有命元精华,可此时却有被驱逐净化之兆。

    不过身为主人的魔舍离,却不但不觉欢喜,反而在理智渐渐恢复之后,现出了一丝绝望之色。药力消退,他的战力也降再次爆跌。

    一双暗金长刀上的力量,越来越显不足,刀速也渐渐放缓,使得对面的任山河,应对时渐显从容。

    “看来魔督大人已经苏醒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与魔舍离对视着,之后唇角微挑,眼神冰冷而残酷,杀意四溢:“那么,就请魔督上路如何?”

    魔舍离亦是不甘的一声咆哮,心中种种负面情绪同时爆发了开来,愤怒欲狂,又心生悔意,后悔不该养虎为患,为自己培育出如此强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他此时浑身上下充斥着无力之感,绝望无奈,颤栗惊悸,可因求生本能,又使他战意不息。

    正欲做最后一搏,庄无道头上那星斗玄枢平天冠中,就有一道光芒照出。

    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,定锁虚空,面对魔舍离这样,有着元仙级的强者,作用已微乎其微。甚至都不到一息,仅仅只能定锁住一个刹那时光。

    一弹指六十刹那,一刹那九百生灭。

    然而就只是这六十分之一弹指,就已可定胜负!

    先是天澜魔君的剑,再次抓住了时机,强行刺入,奋力重创了魔舍离的元神。

    接着是洛轻云的紫氤剑,将魔舍离的身躯,割裂成了千百碎片,只将那魔丹以及三处内天地法域保留,被她的剑力强行控束压制。

    庄无道施展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,唯一的目的,就是让这位魔督,失去自爆金丹元神的机会。

    四尊雷火天傀,则是撑起了一片密不透风的剑网。四象剑阵,封锁了此间的每一片虚空,不给魔舍离的元神,哪怕半点逃遁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余下魔舍离的头颅,高高抛起,双眼无神而又期冀的看着天空,似乎想要最后看一眼,自己已经侍奉了长达万年之久的神尊魔主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,那阿鼻平等王的神念,早已无情离去。他所能看到的,只是一片空无。

    在下方望乾山,几乎所有观战的魔修,都在此刻发出了‘嗡’的一声轰鸣。都是目不转睛,眼神无比复杂。

    也都知位称雄于苍茫修界数千年的平等魔督,已经余时无多。横行一世,最终却因一念之差,毁在了苍茫魔君的手中!

    仅次于太幽无明的一代强人,就此陨落!

    而谢婉清等人,在信奉欢喜之余,也觉伤感。

    哪怕是强如灵境魔仙,哪怕似魔舍离这样的强者,也不能真正长生不灭,不能超脱于五行之外。

    “好教魔督得知,如今你那些分身之法,回生之术,想必已都被平等神主处置妥当。”

    见对面的魔舍离头颅一脸冷漠,毫未动容,显然也对这结果早有预料。庄无道心中暗暗颔首,这才不愧是大魔气度,死的坦然。

    同时那庄墨灵,也已落到了他的肩膀之上。三足冥鸦,此时眼神如鹰一般,死死的盯着魔舍离的头颅

    “那么魔督也当明白,任某不会给你灵仙转生,转世投胎,再来一次的机会!”

    语声落时,那碎裂边缘的魔天神劫剑就已斩出,将魔舍离的头颅,整齐的斩成六片。而后从内冒出了火焰,迅速将之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则是暗暗轻舒了一口气,结果到最后,他都没用处临江仙剑。以及最强的剑道神通‘阴阳劫’。

    这是件好事,能使他全力以赴,以全盛的状态,应对之后的战事。

    面对那位对手,只有自己掌握的因果之法,才能起到作用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