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九零章 魔神舍身
    可那些金身手臂,虽是在不断的破碎,却也以几乎同样的速度,持的聚合恢复着。到最后甚至已不成形状,变幻成了一个八爪章鱼一般的身影,紧紧将那魔舍离纠缠。

    这十八臂天魔金身之内的气血精元,还有内中蕴藏的纯净佛力,本可为海吸收炼化,成为他踏入金刚果位的坚定基石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都被他全数舍弃,哪怕是损耗殆尽,也要强行困住对方。

    而那净海的脸上,已经是由微笑转为了狞笑。这魔舍离的轻蔑无视,他如何能够不知?

    诚然,他净海确是个小人物,可以被这些上位者轻易拿捏生死,决定命运未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位,若没被他寻到机会也就罢了,可如一旦被他见到了可趁之机,在某些合适的时候,他的飞蛾扑火,也同样会令这位大人物痛入骨髓!

    魔舍离被困于原地,不能动弹。而之前被迫退的庄无道,又再次三剑,当头斩至。

    虽非是临江仙,却也是大悲剑之一的生死别,同样是超品之剑,断定生死。

    而在魔舍离的身后,那天澜魔君也再一次现身,同样是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魔督这次的破绽,实在太大,让人想放过都不成——”

    剑光迅疾,甚至还超出了庄无道,毫无预兆的就刺入到了魔舍离的身躯之内。而后一挥一带,有将魔舍离的身躯,一分为二之势!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数道剑光围袭,即将把这魔头巨擘,魔舍离的神魂身躯,都俱界斩灭之时。

    在魔舍离的体内,忽然爆出了一股强绝无比,沛不可挡的力量,四面八分的排开。庄无道两同两具化身,还有天澜魔君,都猝不及防的被强行震飞。

    十八臂天魔金身的所有手臂,都在瞬时粉碎。离华仙君,用了十个呼吸时间,聚集了无量的太霄重明离及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于爪上。可这一爪拍下时,却也被魔舍离体内的这股力量,炸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那魔舍离浑身血肉撕裂,骨骼则发出宛如黄豆般的暴震之声,身躯迅速暴涨着,

    一瞬之间,就已变化成了十丈大小,肌肉虬结。赫然是二头四臂,身形如山,健硕魁梧。

    头顶处更刺出了两只牛角,浑身全色五色光华的火焰燃烧,眉心中也现出了一个仿佛羽扇般的印记。

    此时望乾山上下,几乎所有目睹此幕之人,这一刻都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这逼至绝境之后,这魔舍离已经动用了最后的手段——魔道中最为常见,也最为强横的神魔舍身大法!

    与天魔解体神通,并列齐名于世。以损耗本源甚至寿命为代价,可得数倍战力的搏命法门!

    只是不同的是天魔解体神通,是完全将自己的命元分解。而神魔舍身大法,则是借用部分神道之力,后患较小,损耗较轻。

    “居然将本座,逼到了这种程度——”

    魔舍离的声音沉冷凶厉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只负伤了的凶兽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今日尔等,都别想生离此地!”

    四只巨掌,手握四口暗金长刀,直往四尊雷火天傀斩下。雄浑巨力,使后者完全不能匹敌。

    铿锵重鸣声中,四尊雷火天傀斩都俱是往后暴退。那灭元重剑,甚至都已变了形状,几乎弯折。而雷火天傀的本体上半身,也出现了不正常的扭曲。

    不过这天傀,都有自我修复之能。只在原地修养调整片刻,就又恢复到原来的形状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魔舍离,却是面临着洛轻云的漫天剑潮。哪怕是这位使用了神魔舍身大法,哪怕是动用了二头四臂之身。她的剑,也依然犀利如故,不受丝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依然是不断的在寻找着破绽,制造着破绽,而在抓到漏洞之后,就是不断的进击,再疯狂进击!

    一口紫剑,生出了无穷变化。似如水银泻地,无孔不入,将魔舍离斩出的刀光,完全淹没。

    哪怕是面临魔舍离的α天巨力,也完全不惧。剑影幻出千万余朵,使人目不暇接,将对面传来的那庞然无边的道力,分化于二人的剑势变化之中,或者直接就转嫁于对面。

    追随庄无道百年,她也并非没有收获。那乾坤大挪移的法门,就使她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尽管不能转修这门功决,不过以洛轻云的仙王道基,移力化力的本领,却仍远在此刻的庄无道之上!

    庄无也同样毫无畏惧,与两具化身,又若是滑不留手的游鱼,继续接近着。

    当那暗金色刀光斩至时,那强横接近于五阶的道力,却大半都被他强行卸开,引向了两旁。

    因对方功法特殊之顾,他此时只敢借力打力,而不敢化力。只有那乾坤无量,悄然张开,将对方打来的力量,都全数吞噬吸收。而后在积蓄到极点之时,再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乾坤无量每当积蓄到极点的一剑,都能直追六阶道力,哪怕是魔舍离也不能抵挡,往往要受伤吐血。

    这方虚空,一时间是火花乱闪,兵器交锋的铿锵之声,有如雨打芭蕉一般连续不绝。使天地震鸣,赫然有崩塌之势,周围的一切,都在这瞬间被斩成了无数的碎片,

    四个人四口剑,加上魔舍离的四口暗金魔刀,在一息间交锋不下千次。一个转眼,就往往是几百余剑过去。

    而每接一剑,庄无道与洛轻云的唇角,都会溢出血丝。尤其是那只有庄无道本体七成实力的身外化身,情形更为不堪,身上都已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毕竟对手是五阶道力,又是身聚孔雀魔含五色经,可化解压制世间,几乎一切的术法道力。

    哪怕有乾坤大挪移这样的顶尖大法庄无道,也不能完全的化解转移,更不敢轻易使用力量转嫁的法门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‘乾坤大挪移’以及大悲七剑,也同样是最顶尖的功法,性质特殊,不会被对方完全克制。

    而直到四尊雷火天傀恢复,以四象之阵,再次加入战局,这才使二人略觉轻松。

    然而那魔舍离的挥刀,情形却也更为疯狂!之前是一息之内,四只手臂总共能斩出千击。

    此时却是增至一千二百余刀,每一刀都是势若雷霆,力达千钧,气势更胜于先前。

    那魔含五色神光,则连续不断的打出,一瞬间就是十数余道打出,奈何不得洛轻云与庄无道,却将那十八臂天魔金身以及十万丈重明神鸟,打得千疮百孔,几乎不能维持完整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滋味如何?便让本督看看,你任山河还有什么样本领,什么样的手段,敢让本督陨灭于此?是真有此能,还是大言不惭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魔舍离就是一声低吼,那十丈高的身躯,竟然开始收缩。那血肉与庞大骨骼,居然也开始溃散。

    冲击到几乎接近五阶强度的道力,顿时从巅峰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那四口灭元天剑,也已再次斩入到了魔舍离的身躯之内,使得血光飙洒。四肢手臂,都被斩落。

    浑天血铜与灭元灵铂结合的力量,使四尊天傀从魔舍离的血肉,吸收了海量的法力,也将其身周的五行之灵,都全数压制。

    天澜魔君蓄势二十个呼吸的剑力,也猛然在他的身后爆炸,直击要害,剑力炸开,几乎粉碎了魔舍离的肉躯,而后又直指魔舍离核心元神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那魔舍离是又惊又怒,舍弃掉变化之后的大部分血肉之身,才勉强保持住了本体不灭,不受重创,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这一次对它的打击,也是远远超出了他能承受之重。

    法域几乎无法维持,本来可自具自足的内天地,也遭遇创伤,近乎于枯竭。

    已经必须借助外力,吸收天地元灵以恢复。然而此时这四尊雷火天傀的四象灭元剑阵,终显功效,使他得不到任何的外力补充。

    而更使他心生忌惮的,是庄无道方才,将他魔神之身粉碎的手段

    “听闻魔督修持有神魔舍身大法,已经到了极其高深的层次。那时任某便已有猜测,临到最后之时,魔督可能会有舍命之举。所有前几次血祭,向魔主他请了几道魔符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眉心中,那平等圣印再次显现,同时伴随着的,还有四道魔纹。

    其中三道是来自于太霄剑宗,还有两道,却是之后几次血祭中陆续请来,

    那魔舍离瞳孔顿时收缩,已是恨怒欲狂。

    这竖子,还真是处心积虑!他若修的是天魔解体之类的神通,还可不用在意。偏偏这神魔舍身大法,也受阿鼻平等王神力影响。那神道之力,正是来自于神主,那位平等王要想化解,实在再轻松不过。

    然而在几千年前,他在修行神魔舍身大法时,又何曾想过,自己会有背离那平等魔主的一日?

    “所以,背叛平等王,是魔督你这一生最大的错误。那位魔主,待你可是不薄——”

    任山河眼透怜悯之色,三道金红色剑影。以离思剑斩入,却被魔舍离的长刀,再次抵御主。

    不过他已经感觉到了魔舍利的虚弱,这位已经镇压不住自己的气运。

    自己的下一剑,已经可施展‘临江仙’,一剑决定胜负生死,了断因果!

    “待我不薄?”

    那魔舍离却言含讥讽,嘲笑之意十足,语惊四方:“她若真是将我等放在眼里,那就不该放弃阿鼻平等王神位!将我等这些信徒,都弃之不顾!平等王殒,似我等这些爪牙走狗,又能活下几人?此时我不自谋生路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却似如未闻,剑身之上,已经有一丝丝因果之力萦绕。

    天澜魔君的漆黑剑器,再次袭杀。这次魔舍离却是及时察觉,信手一挥,就将天澜魔君的身影,重重斩飞出去。

    而魔舍离本身,却是一声冷笑:“以为这就结束了?哪有那么容易!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