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九章 速速撤离
    “那是——”

    十万里距离不算遥远,庚乾虽无重明观世瞳这种强横神通。然而以灵目眺望,依然可将那望乾山的情景,都尽数纳入到目内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血红色的气元之柱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是欲请动阿鼻平等王降临,诛除叛逆?”

    庚乾眼中先是透出恍然之色,而后又怒愤到了极致

    这个苍茫魔君,攻灭天星宗,屠戮了整座望乾山,就是为借助此处数十万天星宗弟子,招请魔神法身降临?

    此时不止是他,其余的修士,亦莫不义愤填膺。尤其是天星宗仅余的四位登仙境长老,更是目眦欲裂,唇角渗血。

    这次望乾山之败,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事先天星宗半点准备都没有,损失惨重之至,数十万弟子死难,整个宗派,剩下的弟子已不到一成。而历年来,所有宗门的积蓄,都已尽数落入到了那魔君之手。

    庚乾虽有承诺,然而事后的补偿,甚至不能弥补天星宗这次损失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更知晓此时整个望乾上下所有人等,都已被全数血祭,化作了气血精元,被那任山河操纵着,用来针对魔舍离。

    这世间最惨之事,莫过于此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的弟子门人,沦为魔神血食,血祭供品,而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苍茫魔君!这位的手段,当真是可畏可怖——”

    那庚乾长吸了一口气,镇压住了心中的惊悸:“只是魔舍离乃积年老魔,未必就能让他得逞。”

    语音未落,就已见到十万里外,魔舍离现身望乾山巅,阻住了阿鼻平等王的法身降临,

    这让庚乾见状,顿时轻松了一口气,只要那位元始一级的魔主,不曾真正以法身驾临此界,那么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元始级的存在,在这一界中哪怕受到限制,力量也一样不是此界的天仙,能够抗衡。只需一个手指头,就可轻松将魔舍离碾压。

    只是旁边的魏成君,却依然是凝眉不展,紧紧攥着拳,已是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有些古怪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?为何?”

    庚乾略觉奇怪,下意识的就问出口,可仅仅须臾,他似也想到了什么,心中再次一沉。

    “古怪在那任山河,他又岂能不知,自己没可能这么轻易对付得了这位魔头巨孽!”

    尽管也有着任山河对自身实力估计不足的可能,然而两次交手,他已对这苍茫魔君的能为印象深刻。以这位的老谋深算,岂会不知魔舍离的难缠?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是陷阱么?以阳谋逼迫,堂堂正正,使魔舍离踏入到这致命的陷阱之中——”

    庚乾继续眺目远望,眼神渐渐阴沉。

    真是如此么?

    此时那望乾山,已经被阿鼻平等王血色光幕笼罩。内中的情形,一般的灵目类术法,已经很难洞查观睹。庚乾正要借助法器之力,想办法破开那血障,至少可以望见里面的大致概况。却见一口竹叶般的剑影,忽然破空而至。而后青光幻化,在诸人的眼前,现出了一位中年人身影。面容清隽,气度儒雅。

    “见过月庭上仙!”

    庚乾神情一凛,就欲俯身下拜。却被那月庭一个拂袖,将在场所有登仙修士与散仙,都尽数扶起。

    “此处已不安全,尔等可速速离开为上。这里最多两刻时间,必然生变。此时不走,迟恐不及!”

    “迟恐不及?上仙之意,莫非——”

    庚乾先是想问,莫非是那魔舍离能够成功解围,从而把战场扩张到望乾山之外?

    又或者是月庭与那血尊任糜,已经准备好了赶来插手此战?

    然而话音还未问出,庚乾就已见月庭的脸上,赫然覆盖上了一层灰黑之气,分明是心情糟糕之至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使得庚乾,一颗心顿时又沉到了谷底深处。

    莫非那魔舍离,必定会在两刻钟内殒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那魏成君直接就问出了口:“上仙之意,莫非是指那魔舍离,这次已绝无生机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!”

    那月庭上仙轻声一叹,脸色也是不佳,忧心忡忡:“两刻钟之前我心血来潮,胸中大为不安。与月问师弟联手以‘万象更新’之法,演算后续。算出大约两刻时间之后,就是那位阿鼻魔督殒命之时。”

    又眼神无奈的,看了一眼北面:“真可惜了,我真身距此间,至少还有五百万里之距。哪怕动用各种秘法神通,也需一个时辰赶至、那血尊任糜,离此间更是遥远。否则断不容这竖子得逞——”

    “难道真连一个时辰都撑不住?”

    庚乾的眼神,略有些茫然:“据我所知,也不过就是两个身外化身,再加一位从未现身在人前的剑侍而已。哪怕是有阿鼻平等王神力加持——”

    哪怕是神力加持,也不过就是六位天仙阶的战力,再加一个灵仙之上,天仙未满的净海。

    这些实力,确可令那魔舍离狼狈不堪,可要说到能令这位凶名久著,已经横行此世六千载的平等魔督就此陨落,他反正是绝不肯信。

    除非是那任山河手下,还有更多的天仙强者。

    “哪里可能只这些,这苍茫魔君蓄谋已久,既已发动,那就绝不会给这魔舍离半点生机——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那月庭上仙的化身,一边往那望乾山方向望着。以他的实力,自然不用在乎那层血色光障。进入不得,却不能阻他,一窥其中究竟。

    恰见在那望乾山内,魔舍离的身侧,一共四尊雷火傀儡同时踏出。血光飙洒,几乎就将魔舍离的身躯,一分为四!

    再次叹息,月庭知再拖延不得,青色的剑光,再次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“胜负将分,尔等还不速速离去?”

    他有预感,今日之事,还远远不算完结。在任山河一步步,都有其目的图谋。一环套一环,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这位最终的目的是什么,此时谁都说不清楚,也猜不到。不过却可预料这一战之后,那任山河极可能令整个星玄界形势大变。而他们星始宗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,做出各种样的准备一二,以应变局——

    那青色剑光,一瞬间就消失无踪。留下此间诸人,面面相觑了一眼之后,都默然开始施展遁法,破入长空。

    此时莫不都是心事重重,面色忧愁。都知这一战之后,无论是星始宗,还是星玄界正道,都将沦落到最艰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就在同一时间,望乾山下,谢婉清的气机近乎窒息,看着上空中的激战。

    想要力所能及的帮些忙,最终却无奈的发现,这发生在上空处的战斗,已经彻底超出了她的修为层次,完全不能插手。

    此时她唯一能够做的,就是以万佛血灵钟,为那十八臂天魔金身,提供‘佛’力加持。

    二者力量同源,都是来自被染化堕落了的邪魔。所以她的万佛血灵钟,能使十八臂天魔金身,力量倍增。

    此时的净海,却正是冷笑着,御使着那天魔金身,以十八只手臂,将那重伤之后的魔舍离身躯,牢牢的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无数的魔含五色神光,正从魔舍离躯体内冲出,试图挣开这枷锁,使那天魔金身的手臂,不断的崩碎瓦解着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