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八章 无道底蕴
    此时他眼前这二人,借助阿鼻平等王的神力加持,实力也都分明已跨越到了天仙层级!

    加上这任山河的重明剑翼,力量愈发的高深可怖。

    一个天澜魔君,一个离华,加上任山河的两个化身。换而言之,他今日的对手,就是整整六位天仙级的强者!

    那和尚反而不用在意,这人已经尽噬三万佛修一切道基,若有足够时间吞吸消化,那么未来至少可证罗汉果业,相当于道门的天仙之境。而且是无论根基实力,都与他同等的天仙!

    然而在这个时候,却仍不成气候,此时本身只能相当于散仙巅峰而已。

    十八臂天魔金身,实质还是要逊色重明神鸟一筹。因掌控之人,根基不足,并不足虑。

    真正能对他构成威胁的,只是这五人一禽而已。

    任山河与洛轻云天澜,这三人只需突破了灵仙境界,那么至少都是可以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存在。

    至于那离华仙君,就更不用提。以仙君位业,而操纵神鸟,这才是使诸仙望之色变,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不战而退之因!

    这重明虚神,战力可非是普通的天仙境可比。只要能有足够的元力提供,那离华仙君以一战十都无问题。星玄界中任何人想要将之除去,都需付出莫大代价,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那位仍旧不知实力根底的苍茫魔主——

    不得不说,庄无道为他准备的这些东西,已经足够让他心生忌意。

    若是不是为阻拦阿鼻平等王的法身降临,使自己沦落到更艰险的境地,他绝不愿直接现身此间,踏入庄无道为他准备的这个瓮中。

    这是阳谋!堂堂正正之策,让他自己踏入死亡陷阱!

    此时的天澜,不知隐于何处。而洛轻云与任山河则是在与他神意交锋之下,从容不迫的寻觅着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等待着他,在重明神鸟与十八臂天魔金身的压迫之下,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此时更有那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,无数的太虚混元灭神罡不断轰击,被他的血云牢牢的阻在了百丈之外。只使得附近一切物质,不断的湮灭着,震爆之声轰鸣不觉。

    尽管伤不到他分毫,却在不断的损耗着他的法力。

    眼神晦暗,魔舍离袖中总共十二道长幡飞出,再次往元器天城的方向坠落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他所炼十二都天神幡,每一面神幡之内,都拘禁有一位被他拘捕的魔头。都是来自于那九百九十九层魔渊之中,无不凶横狡诈。

    十二都天神幡本身是材质仅逊先天灵宝一筹的法器,亦可用之于布阵,压制那元始魔幡,绰绰有余、

    不过这套旗幡才刚被魔舍离打向四方,那落轻云的手中,就有一盏宫灯随之抛出。

    内蕴紫火,轰然散开,将十二都天神幡都全数卷裹在内。

    可能是要保存法力之故,洛轻云并未将此宝全数催发。然而哪怕是只有两成的力量,也足以将这十二都天神幡镇压,而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是先天灵宝!

    魔舍离不为所动,这两仪紫火神灯,他也同样得知过详情。是上品阶位的先天灵宝,品质还要强过那先天五行雷玉。不过现在是残缺的状态,只有下品灵宝

    而下一瞬,从他的血肉之中,就又飞出了三口血刀,同时往梦念生方向飞斩而去。

    那是以他血肉蕴养,遁速快到了极限,已经超出寻常事物的概念。只是一晃,就已到了元器天城之前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同一刹那,有一只小小的乌鸦忽然虚空现出,拖着那转轮天钩。连续三次闪现,就将这口血刀,打入到了轮回之境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魔舍离几乎失去了对这三口血色飞刀的联系、

    也在这一瞬间,魔舍离就已明白。今日自己要依靠仙宝取胜,是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两仪紫火神灯,还是那转轮天钩,居然都是接近顶尖级别的至宝。

    而这任山河的手中,居然握有着两件!

    “破绽!”

    就在魔舍离失神的刹那,对面洛轻云就已剑起。紫氤剑那淡紫色的剑光,蓦然冲卷而起。

    只是因他心情震荡,一刹那的疏漏而已,就被此女准确捕捉。而后出手似如雷霆,势如万均般的破空而至,似天河倒卷,犀利至绝,根本就不给他半点弥补的机会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同时动作,两具身外化身从虚空藏盾中现出,同使临江仙剑。操果定因,后发而先至,只一个踏步就到了魔舍离的身侧。

    三个人,刚好是三才剑阵,当头往魔舍离的头顶斩下。目光冷漠,丝丝命运异力,萦绕于剑身之上。

    而后是轰的一声炸响,魔舍离终是在剑光临身之前,就将几道魔含五色神光打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以剑破之,不过却已余力已尽。不得不退后百丈。洛轻云却不但未被这五色光华刷落,反而剑势更为炽烈,剑走水势,滔滔不尽,继续冲卷到了魔舍离的身前。

    后者袖中也是两道淡金色的长刀滑出,刀光交斩,在一连串无比尖锐的鸣响之后,终于将洛轻云迫退。

    看似只有一档一格,却是含蕴着无穷的变化,双方动用了多达十数种的玄术神通。

    魔舍离以灵仙之身,亦动用了全力,额头上已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    只觉那苏星河之言,根本就远不足以形容任山河这个剑侍的实力!

    这位虽只大乘境之身,剑道却分明是远远凌压于他的刀道之上。

    只要稍有不慎,一个失手,往自己面临的就将是灾难般的后果。明明是没有任何的破绽,也没有弱点,可仍会被这位强行制造出疏漏。

    这女子,到底是什么来头?任山河,又到底是从何处寻来的剑侍之灵,如此的强悍?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又一声刺耳剑鸣,打断了魔舍离的思绪。却是那天澜魔君,就在他全力应对任山河与这剑侍之时,已经然潜入到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漆黑色的剑光,蓦然穿空而至,几乎直接洞穿了他用于防身的一面仙器盾牌。

    这是他预先布置之物,隐于身侧,防的就是天澜魔君,出其不意的刺杀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这盾虽是护住他安然无恙,不过魔舍离的口中,却仍是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打下的几道印记加持,天澜魔君是得利最大的一位。

    本身就是散仙巅峰,在平等王符印加持之下,直接突破了灵仙等级。若非是法力的本质,并无变化,差点就与魔舍离处在同一阶位。

    这一剑蓄势而击,天澜已毫无保留,哪怕是强如魔舍离,也承受不住这巨力冲击,肺腑轻创。

    那天澜一击不成,也不觉失望,只一声轻笑。一人一剑,再次隐入虚空。

    “之前还觉不太可能,可如今看来,倒还真有五六分的胜算。想必主上为他准备的手段,应该还不止如此?”

    “自不会让天澜道友失望!”

    一声大笑中,庄无道,庄玄通,庄九真三人,仍是三才之阵,俱又一个踏步,直逼魔舍离的身侧,

    三剑削斩,不给魔舍离半点闪避的余地。后者无奈,仍旧只能以魔含五色神光化解。

    心中则更是一沉,手段还不止于此,此言到底是真是假?是故弄玄虚,乱他战心,还是真有其事?

    而就在一瞬之后,在那四面八方,庄无道的虚空藏盾之中,赫然又有四尊巨大的身影,步空而出。

    身形与那些雷火力士有几分相似,不过却是通体以金铁铸成。使的却是离尘重明一脉的剑路,十丈重剑斩下,亦是力沉万钧。在庄无道的重明剑翼加持之下,接近于四阶巅峰的道力!

    四道重剑,四象剑阵,出其不意的重斩,哪怕魔舍离拼尽了全力,在身周之外撑起了一团血云气障,也仍是力不能支。

    脆响之中,那血云气障应声而碎。魔舍离的浑身上下,也爆出了四道巨大的血线。

    这位平等神教的魔督,已经面容扭曲,瞳孔凝缩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居然是四尊仙元级的傀儡!而且是已经祭炼到了灵仙阶位,拥有三重法域,接近神元等级的雷火傀儡!

    在天澜洛轻云以及身外化身之外,这竖子的手中,居然还藏有这四尊仙阶战力!

    难道这才是这任山河,真正的底气所在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距离战场十万里外,庚乾符箓之力已尽,显出了身影。十万里虚空挪移,尽管距离不远,也花了足足半刻时光。

    在此驻足等候,而后不过片刻,就有不少登仙境与散仙,陆续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其中有三位,是同属星始宗一脉,这一次与他一起,驻守那望乾山,也是同时逃离。

    其余还有不少其他附庸宗门的登仙修士及散仙,而这次遭遇覆亡之灾的天星宗,也有六位成功逃出,都在赶来的途中。

    然而当时望乾山内,加上洗心寺,一共四十位登仙境大天尊,已经残余不到二十位。散仙修士,也只剩下了七人。

    形势之残酷,损失之巨,让庚乾的眼前,一阵发黑,几乎晕厥。

    直到那几乎是最后逃离的魏成君,也姗姗来迟的赶至汇合,庚乾才轻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次损失之巨,实是前所未有。我与师兄,都责无旁贷。天星宗几位师弟但请放心。只要星始宗还在一日,天星宗就不会让尔等,有道统沉沦之日。稍后我宗,必有交代。”

    安抚完了天星宗几位,庚乾又凝声道;“当务之急,是先赶至天河山重整阵脚。两路大军,也需迅速召回,使那任山河,不能肆掠我宗腹地。此子如今,仍是四面楚歌之境,只需一败,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却是戛然而止,庚乾注意到魏成君此时的异样,也同样抬目,往那望乾山的方向看了过去。而后庚乾,也同那魏成君一般?深深皱起了眉头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