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七章 大战舍离
    对于平等王的动静,那魔舍离亦再未理会,冷冷的俯视了下来,看着山顶处的庄无道:“这一次,你还真是给我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魔督能觉惊喜,才是再好不过。难道任某真要不知不觉,被魔督背后插上一刀?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:“不过魔督你说的惊喜,若只是指这天星宗望穹山。那么我只能说,这只是开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开始?本督只是佩服,你能置死地而后生的勇气而已。或者该说是无知而无畏?本督会让你明白,敢于挑战本督,是你任山河最错误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那魔舍离摇了摇头,目光转而看向了洛轻云:“你的底牌可是她,你的这个剑侍?本督有所耳闻,据说是以后天元胎孵化而成,是实力不逊色与你任山河的强者。不过若只这一位,再加上一个天澜,还不足以与我一战。”

    他自是知晓,这位平等圣子,今日绝不会只为他准备了这么点东西。既然动了手,就肯定有着相当的把握,

    不过无妨,他这些废话言语,只是为拖延时间,也为试探一番任山河的根底而已。

    有了望穹山这边的动静,无论是那血尊任糜,还是月庭,都不会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只要这二者中的任意一位,能够及时前来,哪怕暂时帮不上忙,也会给任山河施加足够的压力。

    还有这阿鼻平等王布下的血光障幕,最多只能维持两三个时辰。两个时辰之后,自己就可出入自如。

    而口中话才说到一半,魔舍离就已语音一顿,唇角透出了一丝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“或者说,这底牌是你自己?你任山河的两具身外化身,又或是苍茫魔主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心神,果然为之动荡了刹那,不过这也是他猜知道的结果。

    几次血祭,这魔舍离不发现异常才怪。还有那苏星河,估计在准备叛离之前,也已将他的根底,泄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自己身份之疑,对洛轻云的战力估测,两具身外化身。只怕这位魔督与星始宗那边,都?经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不过正因如此,他今日无论如何,都的在这里将这魔舍离除去。在这一位,联想到更多之前——

    苍茫魔主与洛轻云什么的,被知道了都无所谓。然而庄无道与任山河的身份,却是事关他的道心种魔,关系他的大道。

    原本他最不在乎的,此时反而成为他最重要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魔督果然早已知晓。”

    任山河的面上含笑,眼含讥讽:“可惜还不是全部。时间不多,恕本座不能给魔督拖延时间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那重明神鸟就又聚集起了无量光雷,往魔舍离肃立的所在,轰击而下。

    离华仙君打出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,此时哪怕天仙,也要忌惮数分,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然而那魔舍离却浑不在意,未曾稍稍动弹,只聚起一片血光遮挡。就将这团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,全数损耗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面色淡然,忖道这就是接近元仙级的战力了,距离无明太幽,只差两个层次。的确不是寻常的仙修可比,哪怕是此时已得仙阶大阵之助的离华仙君,也不是对手,被其压制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他既敢一战,那自然就有足够的底气。下一刹那,元器天城之上,忽然一圈元气澎湃,瞬间就将这望穹山周围千里,全数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正是梦念生,提前一日时间返回元器天城。此时正立在观云殿前的一个法坛之中,手执着太初魔幡。周边无数的灵石,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的法力元气,以支撑这件仙阶魔器的巨量消耗。

    随着魔幡的摇动,强横的法域之力,开始笼罩这数百里方圆。

    论到法域神通,庄无道这边也只有这太初魔幡中固化的元始法域,才能与魔舍离比较。

    尽管不能与此人的三大仙阶法域同时抗衡,却能使今日众多参战之人的压力,都减弱到最低。

    魔舍离抬目看了那元器天城,)被太虚混元五灵障一重重护在其内的梦念生一眼,目中闪过了一丝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先是三重法域张开,而后抬手就一道五色辉光,遥遥打向了梦念生所在。

    气势并不如何凌厉,却将接触到的一切,全数分解湮灭。速度也是快极,庄无道几乎就来不及反应,好在还有一个净海。

    “无量魔佛,多谢任道友,今日助我成道!此恩此德,誓不敢忘,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佛号,一只金色遮天大手,忽然升起。在间不容发之时,将那团五色辉光拦住,接着就只见那金色魔手,也瞬间湮灭,散化成了精纯元灵。

    诸惹注目望去,只见出手之人正是净海,操纵者那十八臂天魔金身,将五色光华打散。

    这位既已能够出手,那么多半是已将洗心寺三万魔修,都尽数染化!

    而此时的净海,正踏在红莲孽火之上,浑身却是佛光萦绕,佛意精纯。

    若是换一个场合,只怕任何人都以为,这位是得道高僧,而非是一位将自身元神,都转化为外道天魔的存在,

    净海抬头看了一眼,那金身破碎的大手,以及依然在湮灭中的手臂,不禁啧啧赞叹着,

    “孔雀魔含五色经,果然名不虚传。魔督声威,净海也久有耳闻了。”

    却是主动将那手臂的残余断去,阻断了那天魔金身的湮灭涣散之势,而后又一个须臾,随着天魔金身身影一展,那十八只手臂,就又恢复如初,

    此时他动用的金身之力,都是抽取此间三万佛修精魂气血而成,所以净海毫不怜惜。

    “不过老衲今日,不能平白受任任施主大德,总需有些回馈才好。这一战,老衲不能不毕竟全力,魔督得罪。”

    十八只金色巨手的前端,瞬时幻化成了十八种兵器。刀、枪、剑、戟、斧、钺、钩、叉、鞭、锏、锤、挝、镋、棍、槊、棒、拐一应俱全,同时往那舍离攒刺而去。声势迫人,几乎不逊色于那重明神鸟。

    魔舍离却同样是看都未看一眼,全不在意,仍旧冷声笑着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?不过是任山河的一条狗而已,也配在他们的面前叫嚣!言语间,仿佛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。

    只一拂袖,虚空就有一团五色光雷,再次轰击而下。威能足足超过了离华仙君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近倍。一击之下,那十八臂天魔金身的整个头颅,以及上半边的身躯,都完全的炸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而魔舍离的目光,却不曾偏移分毫,自始至终,都死死的将任山河与洛轻云锁定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这望乾山内,令他真正感觉到危险的,也就只这二人而已。

    他身具三重法域中,只有一门一品五色法域。不过此时,却已被那太初魔幡中的元始法域完全的抵消。

    其余二门二品仙阶法域,似那五部天王,谢婉清等辈,都已有了些抗拒之能。

    尤其这任山河与洛轻云二者,完全就不受他的影响,似乎都各自有这避开法域压制的能力。而二人法域品质之高,也使人咋舌,甚至还超越于他之上。

    不但不在乎他的法域压制,还可反过来纠缠攻伐,反守为攻、

    又有整整四道至精至纯的剑意,始终将他牢牢锁定着,使魔舍离的心中发凉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