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六章 魔主降临
    成千上万,无数的太虚混元灭却神罡,似流星坠落。几乎每一枚,都在那望穹山体之上,砸下一个巨大深坑。

    周围千丈之内,所有生灵,所有天星宗修士,都全数震为肉糜血浆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之间,整个望穹山顶,化成了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离华仙君与那十八臂天魔金身联手,将那二十八宿诛天阵破灭之后,就再无牵制。

    那十万丈身躯一个盘旋,就转而往元器天城之后飞扑而去。顷刻间就是数十道如天柱般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,轰落到那‘三十六柱都天弑绝剑阵’之内,使这还未真正完成的阵法,一瞬间就落到了支离破碎的境地。

    失去了无量佛陀与二十八宿诛天阵的牵制,她已可倾尽全力,提前摧毁这还未完成的剑阵。

    那玄天剑宗的三位灵仙,甚至都未做抵抗。灵决一引,就将那三十六尊玄天剑柱,都全数收起。而后极其识趣的,往后踏入虚空之中,果断撤离。

    至于雪阳宫那边,也无需那重明神鸟亲自动手,就也主动把烛龙散去。所有三日月烛龙神阵的阵盘,一并收束。

    都知此时望穹山已将任山河与那净海攻破,天星宗灭门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而这座由数千尊雷火力士,数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完成的仙阶大阵,也即将全据此间所有灵脉。

    意味着任何仙阶以下的阵法,都无力与其争锋。

    不能依靠地脉之力,这两门准仙阶的阵法,都绝不是这重明神鸟之敌。

    无论是玄天剑宗的三十六柱都天弑绝剑阵,还是雪阳宫的三日月烛龙神阵,都不能在全力而为的离华仙君面前,支撑哪怕片刻。

    事已不谐,在此处再做停留,非但不能损及这位苍茫魔君分毫,反而要被其危及性命。

    望穹山巅,那庚乾也是一声叹息,再不犹豫,直接就以心念将手中扣着的符箓引动,立时就身影变化,飞遁挪移出了望穹山范围。

    魏成君亦知此时最好是早早撤离为上,却仍是面色不甘的,再看了一眼山下。

    在这位苍茫魔君的面前,他已经退走了一次。本以为再不用承受这羞辱,然而眼前的现实,却又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巴掌!

    好在大局未变,魔舍离已经背离其主,意味着阿鼻平等王座下数位灵魔,几个附庸教门之力,都不能为这平等圣子,提供丝毫的助力。

    几十位灵仙绞杀,迟早会使此子,永无翻身之日!今日望穹山之败,绝不可能有第二次!

    而此刻在那诸艘战舰之内,所有的魔修,也都已知这一战,已然分出。

    无不都是欢声雷动,惊喜莫名。原本还在因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五位灵仙到来而忐忑,以为他们那位魔君,终还是落入到了星始宗的算计之中,今日也必定是一场苦战。说不定,就是这支苍茫魔军,最终覆亡之时。

    却不意才短短不到半刻时光,局面就已再次逆转。十三部诸军,五部天王甚至都没出过什么力气,对面的二十八宿诛天阵,就已轰然瓦解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长声大笑,径自步入到那望穹山内。也不去理会那仍在魔化洗心寺三万佛修的法智,也不在意,那在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压迫轰击之下,不断殒命的天星宗修士。继续蹬空而上,直至那山巅处。

    在这望穹山的最高处站定,庄无道先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天空,尤其是那虚空之外的某处。

    感应着那若有若无的气机,庄无道唇角一哂,忖道这位果然是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亲自前来,这是对星始宗的手段不放心,还是单纯因对他的重视?真是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若然今日这望乾山之战大败,星始宗已未能拦住自己逃离,那么他这条性命,多半是要毁于这位魔督之手——

    心中抛开了最后一丝侥幸之念。庄无道冷冷看了一眼,就双目微阖,口诵灵言。手腕处更是一道剑气隔开,随着一丝丝鲜血滴下,须臾间就在他的身侧,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血?祭阵。

    而这整座望穹山中,四处溢洒的血肉,也首次吸引。竟都是逆流而行,往山巅处汇聚而来,在这祭阵的外围,形成了诸般灵纹血禁。

    “魔君所诵,是无间平等经——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动用自身精血,魔君他这是?”

    “以自身精血,引动血祭么?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战,皆是魔君一手抵定,这叫我等情何以堪?”

    “是魔主气机?莫非,那平等王是要亲身降临?”

    十三部天军,五部天王军,此时根本就不用军令,都是疯狂的往望穹山巅冲击,一路过处,俱皆披靡。

    一时间整个山腰处尸骸密布,所有的天星宗修士,都被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一些有经验的魔修,则已开始在算渊的主持下,辅助庄无道布阵。

    大约半刻,一个覆盖住整个天星宗的庞大血阵,就已完成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无间平等经,也刚好念至最后一字。蓦然睁目,瞳孔中神光如电。

    “——阿者言无,鼻者言间,为无时间,为无空间,为无量受业报之界,故阿鼻无间。今日有魔徒苍茫,覆灭天星宗本山,有请魔主降临,享此血食!”

    眉心中的平等圣印,已经在微微发热。庞大的魔神意念,从天际贯冲而下。

    先是空中的云雾,都俱被排开。苍空破碎,两只巨大的血色眼瞳,在高空生成,倨傲而又心致盎然的俯视着下方。

    “这祭品不错,嗯?可以说是惊喜——”

    那声音从虚空中传下,含着无尽的威严:“圣子苍茫,你今日有何所求?”

    此时山上山修,所有魔修,都是低头匍匐,臣服于阿鼻平等王的威严之下。然而此时此刻,却都是心潮涌动,灵念中感应到冥冥中的预兆,全数抬头,看向那最上方山巅处的魔君身影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一愣,这次由冥冥中传来的语声,分明是一位少女声音,空灵清婉,并不因这位的神主声威,而有所逊色。

    与以往的声音,都有所不同。然而他的心念之内,却可确定,这位必定是阿鼻平等王无疑!

    不过此时不是深究这位魔主性别之时,他也无什么兴趣,要打探这魔主到底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稍稍愣神,就已恢复了过来。睁开重明观世瞳张开,深深看了一眼那虚空深处,就再次恭谨一礼:“苍茫今日别无所求,只请魔主亲临此界,诛除我平等神教叛逆——”

    此言到处,此时在场所有的魔修,还有那些远观此山动静的灵仙,都全数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立着的天澜魔君,则是眉头一挑,露出了一丝了然之意。依稀间明白,今日任山河攻陷这座望穹山,真正的目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可有趣了,原来今日这一战,还并未结束,接下来才是重头!

    这为任魔君的目的,看来是欲一举剪除后患。

    身形悄然隐于虚空,天澜魔君连同那黑色的剑器,也一并消失。他并未就是就此离去,而是气机隐伏,做着所有的准备,等待着下一波的激战到来。

    “诛除叛逆?圣子你有心了——”

    那女子声音一声轻笑,似乎是极其的欢悦:“那么本宫,就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那空中的一双血瞳,顿时现出了宏大的血芒。气血光柱,开始冲塞于天地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时,虚空外域,忽然一道赤色虹光,蓦然穿飞而至。诸人遥遥望去,却见是一枚血晶元石。也不知此物主人到底是使用了何种手法,那血晶元石轰然炸开,竟将那气血光柱,强行炸断。也将那阿鼻平等王与祭阵之间的联系,几乎完全割裂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一个浑身赤金袍服,无比魁梧高大的人影,也踏入到了这望穹山的上方处。一片血云散化,弥漫虚空,继续阻扰着阿鼻平等王的神念降临。

    随着这位现身,这山上山下有的魔修,心头都是‘咯噔’一跳。

    忖道魔君所言的‘叛逆’,居然是这一位。

    这位平等神教的魔督,居然已背离了自家神主!

    “魔舍离——”

    上空处的阿鼻平等王,却似并不生恼,语音淡然:“如此说来,你是决心已定,定要弃本宫而去?“

    “神主何用多言?”

    那魔舍离的面色同样平静,眼神毫无波动:“神主都已起来诛除叛逆之念。为何还要问我如何抉择?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倒是本宫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那阿鼻平等王‘嘿’的一声,也不再多言:“看来今日,你是定要阻本宫降临了。也罢,今日就让你与我这圣子玩一玩,也是不错。这个家伙,可是为你准备了不少惊喜,让本宫也期待备至。只望你魔舍离,莫要阴沟里翻船才好——”

    那磅礴恢宏的神念,正在渐渐消散,降临已不可能。不过随即这望穹山的周围,却有一团赤红色血光生起。抽取了祭阵之中,几乎所有的气血精元,精魂煞力,一瞬间就将整个山峰罩住。

    山下洛轻云与苏云坠等人,顿时就知,这层赤红色血光是在隔绝内外。

    那血光看似只是薄薄的一层而已,却比那二十八宿诛天阵的星力壁障,坚固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与魔舍离的这一战,任何修士,都休想插手。强行闯入也不是不能,却要面临修为降落一阶,被那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生生轰杀的危险。更有可能被阿鼻平等王强行染化,从此坠落魔道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也是一个牢狱,防止这魔舍离,以虚空遁法从此间脱身的监牢。天上地下,都被固锁!

    随着这赤红色血光之后,又有几枚灵纹印记,贯空而下,直接透穿了血云,加持于庄无道与洛轻云等人之身。

    便连魔舍离的那层血云,也不能阻挠。一瞬间就使后者气机暴涨,即便是不曾进入到灵仙之境,也是到了散仙的巅峰层次。

    而做完这些,阿鼻平等王就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那么,大戏开始。本座就坐壁上观了——”

    天空中只余下了最后一丝魔念,不过到此时就再未消散的迹象,在望乾山周围萦绕不去,显是定要旁观此战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