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五章 佛乡永沦
    有人试图劝说,也有人在疯狂咒骂着。净海却全不为所动,依然端坐不动,似已得大欢喜,冥冥入定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金色的佛像,也开始了变化。那原本威严祥和的面部,开始显出狰狞之态,不但额头上穿出了一只独角,在这金身佛陀的身后,更伸展出了十八只手臂。

    形象怪异,却又具有着一种绝伦的美感,使人望之失神。

    那天星宗修士,也已经人注意到了这边失常。驻守山内的十余位登仙境,几乎不约而同,就欲闯入至这‘卐’字佛阵之中。意图在这变化真正无法挽回之前,将净海这个祸首击杀。

    然而却已为时已晚,那佛像赫然一只大手按下,将净海护在其内。一团碗型的金光笼罩,使得净海身周宛如坚壁,岿然不动。虽有两三位法域登仙闯入,却是突破不能。无论剑光术法,都不能动摇这金光壁障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则是千万金芒如雨坠落,使得这些登仙境修士,都是狼狈不堪,左支右绌。

    一些修为弱些的,已经被逼退出了佛阵。接着又一只已经变化为纯黑色的巨手抓来,其中一位二劫散仙退走不及,直接就被这一爪,彻底抓爆,血肉纷洒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山巅的魏成君与庚乾二人都已面无人色,那从容镇定,那要洗血前耻的念想,都被抛到了脑海之外。

    外道天魔,居然是外道天魔!

    二人几乎是紧随着那些登仙境,准备闯入到那佛阵之内。却恰逢佛阵之中,凝聚出一个‘卍’字逆轮,而在阵法周围处,也燃起了红莲之火。

    看似赤红颜色,纯净宛如琉璃。内中实质,却是无边孽煞,几乎聚集了这一方地域所有之恶。

    一位登仙境散仙,只是稍稍沾染接触,就被这红莲之火,燃烧了一小只手臂。所有天星宗修士,顿时都被逼在了外围,靠近不得。

    几次尝试冲击无果,魏成君双拳死死紧攥着,唇角旁也溢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这任山河的布置,并非是在他们星?宗内,而埋伏在洗心寺,等着他们!

    这才是任山河,敢于攻打天星宗的底气!

    可叹梦行师兄,他将所有一切都预想到了,却偏偏就忽视了洗心寺!

    可恶,可恼,可恨!

    眼中闪现赤红之色,魏成君下意识的想要再上前,却被后者庚乾牢牢的扯住。只见后者微微摇头,面色凝重,另一只手竟已扣着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魏成君定睛细望,就知这是一张虚空遁移之符。能够使修士在人影情形之下,逃遁挪移到十万里外。

    不禁心中冰凉一片,难道说,连庚乾师兄也以为这一战,他们已再无胜算不成?

    所有的努力,都只会是白费功夫。这天星宗上下,都将枉送性命?

    “还没到最后的地步——”

    庚乾死死看着那佛阵之内,眼神晦暗难测:“如今也只能看洗心寺这些道友,能否驱除魔念。”

    那位净海,分明是以外道天魔,借助佛陀金身为媒介,七情染化,勾动这些洗心寺佛修心中最深层的****之念。

    当所有的恶欲之念,都被催发到极致,融汇为一之时,也就形成了这红莲孽火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七情外感,勾动魔念的手段,其实并不算太高超。只要这些僧人,能够静下心思,真正做到心无杂念,意无欲思,其实仍可将这外道天魔,强行镇压!

    只是庚乾却也心知,这种可能,是小而又小!

    关键是着金身佛陀,将所有佛修的心念,都紧密联系到了一处。只要一人心中有情,胸中有欲,就会被这外道天魔所用。成为外道天魔的力量来源,使其念力倍增。

    当那欲念洪涛形成,哪怕是真正心灵至纯至净者,只怕也要污染上一层泥垢。大乘佛门的佛修,心境也有着太多的破绽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——这一次他们的所有的谋算,所有的布局,很可能将如梦幻泡影,全数幻灭!

    此时已不止是庚乾意识到了,便是万里之外,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五位灵仙,亦是脸色青白,异常难看的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却是全然无措,拿不出任何的应对之策。若那三十六柱都天弑绝剑阵与三日月烛龙神阵,就布在望乾山附近也还罢了。可以助这些佛修镇压,甚至再狠辣一些,还可将这卍字佛阵彻底击碎,去根断源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隔着万里之遥,五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净海魔染诸僧,看着那无量佛陀被染化,却是完全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而在佛阵之中,那些法主与大法主级的高僧,此时神情,则是易发的焦躁惊悸。都是冷汗涔涔,全力抵御那这心魔侵扰。

    “无量真佛!净海,有道是悬崖勒马,为时未晚!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还不给我住手?”

    “清心,凝神!绝不可使这孽障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佛曰四大皆空!尔等当知,一切欲念,一切****,最后都为虚无,都是虚妄。”

    “性色真空,性空真色,清净本然,周边法界,随众生心,应所知量,众生无知,惑为因缘,及自然性,皆是识心,分别记度,但有言说,都无实义。请诸弟子,明心见性,守住自己真如!”

    “净海你糊涂!你可知你今日所为,会遭来多少因果恶业?”

    “我大乘佛门,愿将无量众生度入彼岸。一切智慧觉者都可包容,哪怕罪恶滔天,也可助其感悟,化解恶业。然而以净海你之所为,,哪怕是舍身饲虎的我佛,亦不能为你超渡——“

    无数佛音训斥,混成一股,宛如震雷,包含着无尽的恶念无边的杀意,,直刺净海。希冀这能使净海回心转意,或者将这外道天魔的源头直接以佛音震杀。

    净海却仍是岿然不动,只冷冷睁开了眼,嘲讽一笑。

    “住手?都到了这个地步,六十年心愿执念,今日才可稍解化解些许。你们让我住手?”

    抬起眼,?海遥遥的看向了对面,正负手立于元器天城之上的那人,心情思绪皆复杂异常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望在眼中,哑然失笑,一只手探出做邀请状,而后高声询问:“和尚,可还记得,你当日的誓言?”

    “誓言?当日之誓,净海怎能忘怀?”

    那净海的眸中先是闪过了一丝异泽,一丝戾色。

    始终记得当年,被证如夺舍之时,自己每日中惶惶惊恐,几乎每时每刻,穷尽一切,艰难的抵御。被困锁于黑暗之中,以为自己永生永世,都不能超脱。

    然后净海的眼神更为明亮,语声也更为洪亮。

    “我要让那佛乡永沦,要将那诸佛都拉下莲台,要使这世间,再无释门!”

    蓦然长身而起,净海探手一划,那十八臂天魔金身,就也随之而动。要将那星力壁障,强行撕开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不可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四面八方,都传出了惊呼之声,却根本无力阻止。那星力壁障‘噗’的一声脆响,终还是被这巨大魔相,强行撕开了一线。

    而后是无数的太虚混元灭却神罡,轰入到了望穹山。一瞬之间,天崩地裂,无数的天星宗修士,被炸成了齑粉碎末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