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二章 攻山之始
    此时望穹山下,赫然百余艘长达万丈的云舰,加上那方圆十万丈的元器天城,气势遮天蔽日般往前方那座雄山,缓缓压来。

    而在元器天城之内,苏云坠也同样在好奇地询问庄无道:“说来我也奇怪,少宫主你怎知我祖父他,是有问题?又到底是何时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坠儿你错了,不是我何时知他有问题,而是事先知道之后,有意为之。星始宗需要将人安排到我身边,我也恰需这么一个人物,使其安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其实他也非是第一时间就能确认。只是开始有些怀疑而已,之后才从秦锋那里知晓。苏剑通苏星河,都是秦锋的安排引导,才会出现在山海集。

    秦锋是明知苏星河有卧底之嫌,也仍将这位引入他的麾下。一方面可为他添一臂助,一方面则是为安抚星始宗。

    正因事先就已得知,所以庄无道并不觉恼恨。也并不存在背叛,只能算是互相算计,而他这边却是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“事先就已得知么?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台阶之下,苏剑通神色释然之余,面色也苍白无比,在下方恭敬一礼:“不过剑通仍需谢过主上,对祖父他手下留情。能得主上开恩,我兄妹二人皆铭感五内。”

    “慢点谢我不迟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我虽给了他一次机会,可你那祖父会不会接受,仍是两说。即便接受了,他也未必能从赤岩城那边安然返回。我只望你们二人,日后可莫要怨我才好。”

    赤岩城数十位灵仙埋伏,一旦起意泄愤,苏星河很难活着回来,

    他虽知苏星河,也有着自己的保命之法。然而在那个时候,只要稍一迟疑犹豫,就会落在星始宗那些仙修的手中,再难脱身。

    这就要看那时苏星河会如何选择了,也能够彻底看清,这位的心意抉择1。

    “主上言过了。”

    苏剑通却是微一摇头,再次一礼:“我等又岂是不知好歹之辈?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!他是欲借助星始宗之力,复兴万西林苏氏。然而以如今情势,星始宗断不可能使其如愿,希望他能想明白才好。”

    微微颔首,庄无道就又眺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对于苏星河与苏氏祖孙之事,他其实并未太过在意。苏云坠与他之间的牵绊,更胜过与苏氏之间的血脉亲情。这些年他精修因果之法,更能洞察到,二人因离尘重明一脉的命运联系,纠葛极深。

    再者以苏云坠的性情,若然不满,会直接对他开口,而不会做出那等龌蹉极端之事。

    至于苏剑通,确实潜力不错,他颇为看好。然而现在他的部下,已然是强者如云,并不缺这一位。

    这位能够想得开,那自然是好。想不开也无所谓,他甚至可以为此人解开命牌禁制,任其去留。

    元器天城依然是在距离那望穹山,大约七千里处停下,远远可见那佛光冲起,遮天蔽日。夜空中也有一颗颗星辰,被‘点’的炽亮。哪怕是在正午时分,也依然有着不弱于大日的光辉,清晰可见

    还有一束束纯净星力灌注而下,笼罩住了整个望穹山范围。

    而当那天星宗的二十八宿诛天阵展开时,周围万里方圆,都似化为了一个诺大星盘。四象星宫显化于内,二十八宿群星无一漏缺。

    此处除了洗心寺三万佛修,还有天星宗近九成的门人。并未跟随星始宗大军行动,而是依旧驻守于望穹山这个要地。

    不过前者才是主力,也是星始宗放心让大军南下的底气所在。三万佛修,有万人都是合道境界。

    此时一齐诵唱梵经,使那天星宗的山顶,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佛祖之像。纯金颜色,盘膝而坐,手似拈花,身后四十九圈智慧光轮,光明辉煌到无以复加。浩大的罡元,将周天云气,尽数排开。

    “那是无量义经,这佛祖之像乃无量真佛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在旁提醒着,上下打量着这尊佛祖:“可惜佛意中有着杂质,显见其内僧人心意不纯,那小乘佛门瞧不起大乘,不是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此时旁边诸人,都是错愕不明。他们可没瞧出这尊无量真佛,有什么杂质,有什么不纯,

    只知这佛气势磅礴浩大,神意无量。压得诸人几乎窒息。尤其是那双紧闭的佛眼,更使人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似乎只要这眼睁开,就必定是天崩地裂,灭世之威,可将世间所有邪祟都扫荡一空。

    “周围三十万里方圆,并无灵仙境修士。至于虚空域外,实在难以侦测,不能尽知。不过即便真有人隐藏在太虚海内,数目也不会太多,最多三五人而已,”

    谢婉清将所有的雷音子剑都尽数召回,到了此时这地步,这回音剑阵已无意义。

    星始宗仙修若真有埋伏,这回音剑阵根本就无法真正起到警示的作用。

    三十万里,换成灵仙境,不顾损耗的全力遁行,也不过是一个时辰而已。

    而若是借助一些特殊的法器与上界仙符,时间更会缩短到一刻甚至半刻。

    仰头上望,看着那巨大的佛影,谢婉清眼中破天荒的,浮出了几分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,真能攻下这望穹山?”

    此语只是意念传音,星始宗的动向打算,苍茫魔军的真正处境,此时这元器天城之内,只有寥寥几人知晓。而谢婉清,正是其一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的五部天王,十三部天军之主,都只以为星始宗,已经被他们的魔主,逼到了左支右绌的境地。

    却浑然不曾想到,随着魔舍离的背离。对面的星始宗已经可以腾出手来,纠结数十位灵仙境,围杀他们的苍茫魔君。

    有些人可能察觉出了异样,却并不能知详情究竟。所能做的,也只是小心防范而已。

    也有些人,已经从特殊的途径,知道了真相,却心怀叵测,只做不知。

    而她这主上,却是明显此战凶险,却一意孤行。在她看来,攻打这望穹山的唯一可能,就是能在一个时辰之内,解决所有战事!

    然而当她看着这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丈高,如巨山般耸立的巨大佛影,谢婉清对任山河哪怕再怎么有信心,此时也不免心中忐忑

    “能不能攻下,试试就可知!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,透过那天星宗的重重禁制,不过须臾,就已望见了一个僧人身影。

    六十年不见,这位僧人却也是显出了垂垂老态。五十岁的模样,面貌慈祥和蔼,与少年时的俊俏,截然迥异。

    那形貌气质,与那位证如禅师,真是相似到了十分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本身,也确实是吞噬吸收了当年证如,所有一切。以天魔之神拟化,倒是将高僧的气度风貌,学到了十成。

    意味深长的一笑,庄无道也长身站起,飞身到了大殿之前。一个灵决,就有数以千计的雷火力士,在地面升腾而其。

    灵纹与半年前稍有变化,阵法循环也与之前的‘小天元无量都天阵’,截然迥异。且有一丝丝因果之力,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以锁命真言配合这‘雷火仙元’术施展,几乎不受对面的干扰影响。

    哪怕是对面的钟声阵阵,佛号如潮,天上星辰,亦有无数的星力光华笼罩而至,使周边灵元错乱扰动,也不能迟缓这些雷火力士的成形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就有一座全新的八阶大阵,出现于地面之上。而当这雷火力士的数量增多,阵法的等阶,又被强行推升着。

    之前他使用的阵法,是纯正的重明一脉,这次他却是走的太虚混元路数。

    历经数年,完成的‘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’。

    却是结合二者之长,又偏向于雷火之道。可以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结合,也同样能施展加持重明一脉的神通术法。

    灵元鼓荡,灵力潮涌,当太霄都天星云神舰,元器天城,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这三者的灵力气机,开始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此处房外万里天空,都现出五色之光,其中木火二色,尤其显眼。

    而在元器天城的上方,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灵力漩涡,仿佛一个巨大的转轮。

    当组合之后的‘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’,将元器天城的太虚天轮神通,激发到了极致,只一瞬之间,就将周围暴乱的元灵,都全数镇压。

    诸舰之上,那本来又写浮动的人心,也在这顷刻间,就迅速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多人眼中,都现出了丝丝喜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仙阶大阵?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先阶,对面的二十八宿诛天阵,看来也不过是散仙阶位?魔君大人真是了得,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魔君大人的雷火仙元阵,又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魔君大人要攻打这望乾山。这星始宗,真是在寻死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仙阶大阵,对面只怕挡不住一日!”

    “对这位魔君大人,还真是一点都大意不得。那星始宗,拖得太久了,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去理会军中的议论声,一挥大袖。就有一只重明神鸟,从他的袖中穿飞而出。同时一丝意念,探入过去。

    “仙君,感觉如何?可能掌控?”

    “还好,没有之前小天元无量都天阵那么纯粹的雷火,不过无论是量还是质,都超出了之前数倍!这点变化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就在说话之时,这只重明神鸟就已飞空而起,直上云霄。而后身躯迅速膨胀,见风就涨,只一须臾,就已化出了十万丈身躯。

    气势之盛,完全不逊于对面佛祖声威,一爪拍下,亦是虚空崩塌,元气爆卷,直接将对面的二十八宿诛天阵强行撕开了一线、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