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一章 真相大白
    不死道人就在主舱之内,当苏星河到来之时,这位正老神在在的端坐于主位。对于这位‘同僚’的来临,毫不意外,面含冷笑,讥嘲之意十足。

    这使苏星河心中微沉,顿时就知,这次的情形,只怕是糟糕之至。

    之前几次来的时候,还未曾察觉。直到刚才踏入这艘战舰时,才发觉这艘舰上的修士,出乎意料的少,只有不到寥寥十人。那梦念生,此时也同样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昨日不死就寻借口,将麾下的不死天军四面散出,说是要寻觅血食祭品。那时他不曾生疑,知道这支不死天军,确实比其他魔军诸部,更残酷嗜血,更喜好捕猎血食。尽管有魔君之令,不得随意对普通常人出手,不过这附近还是有不少修士。

    只是到现在,他才知这位是故意将部属提前疏散,给这些人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不死道人,也高高在上的俯视过来,眼含怜悯、

    “几日知前,魔君就早有预料,说你定会寻我问个究竟。刚好也有些话,他也托我告知于你。”

    苏星河楞了楞,然后瞬息就已了悟,轻声一叹:“魔君他是何时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怎知晓?该问苏道友自己才对,到底是在何时露了马脚。那位大人一向聪慧机智,一丁点的蛛丝马迹,都会引他怀疑。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摇了摇头,而后思索着道:“我猜是在山海集的时候,那时候魔君他看似对你坦坦荡荡,毫无隐瞒。可老夫却知,他对你自始至终,都留着一手。”

    苏星河眼神微凝,也就是说,自己一开始就已漏了破绽了么?

    “当时你选的是从此信奉苍茫魔主,而非是委身为魔君灵奴。大约是以为,这样一来束缚就可少些。不过道友只怕是绝不曾想到,那位魔君与苍茫魔主之间的关联?这二者,其实本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眼透出自嘲笑意,他也同样是信奉苍茫魔主,察觉出这个事实真相,就在不久之前。自己居然,成了这仇家的信徒之一,而且是已有欲罢不能之感。

    庄无道赐下的那些神术,实在太过好用了些。

    “想必星始宗给你种下的命牌禁制,本身也有问题?选了这条,魔君根本就制不住你的性命。不过那命牌也有被识破的可能,所以当有了选择之后,苏道友主动放弃,最终选了这条看似更安全的路走,成为苍茫魔君座下魔灵。却没想到,道友作茧自缚,当察觉魔君与苍茫魔主有涉时,就已难脱身。任何有对魔君不利的意念,都会被其感知。所以这几十年来,始终不敢行差踏错,甚至也不敢与星始宗联系。”

    苏星河心中冰凉一片,这确是他的失策。当时‘任山河’提出的两个条件,一是成为灵奴,一是成为神主座下魔灵。

    他也奇怪,为何后一个条件,会如此宽松。成为神主魔灵,固然是从此受魔主操控,然而这与任山河,有何关联?

    一时的侥幸,却是让自己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自忖自己,哪怕成为了神主魔灵,也有与那位苍茫魔主交易的可能,星始宗也可助他挣脱。实没想到,二者本为一体。

    可惜当他猜知真相时,就已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微微一叹,苏星河强自收拾了一番心情:“我以为不死道人你,是站在我这边?”

    “站在你这边,凭什么?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唇角微弯,声音尖利刺耳:“就因为这些日子,我坐视你在布置阵盘之时动那些手脚,准备暗算魔君?还是某位灵仙上门,亲口承诺,为我解去那命牌禁制?”

    此时不死每说一句,苏星河心中就更沉一分,果然,这位只是与他虚与委蛇么?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不死本是庄无道部属中,叛意最深之人,远强过那五部天王。

    “那么不死道友,难到就不曾心动?若说胜算,自然是以星始宗为优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心动!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直言不讳:“我还知那位魔舍离,其实已经将魔君出卖。若论实力,自然是星始宗占据上风,魔君他完全不能比拟。然而魔君他,又何时给了你我出卖他的机会?既然你我一切,都在他预料之中,那么即便我不死心动了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远在赤岩城,他即便想出卖那位办不到。何况那位魔君这次拿出来的奖赏,也称得上是慷慨大方,可以解除他最重要的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“所以不死你这次陪我过来,只是为安我之心?”

    苏星河心中一阵发凉,若来这赤岩城的,只有他苏星河一人,他定会心生疑窦。可再加一个不死道人之后,他却自始至终,都没起过怀疑。

    还有魔舍离,那位居然就已经知道了——

    不死直呼其名,显然是对这位,已没有了顾忌。

    “也是因我不死,很难死掉。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笑了笑,远眺前方:“高手弈棋,总需有些弃子。而我不死,也不惧对面那些上仙的泄恨报复。只是可惜了你麾下的这支星河天军,不过也无所谓了。你苏星河的部属,到底有多少是忠于主上,一时还真难说清。”

    星河天军九百魔修,并非全是星始宗的内应耳目。可既然是在苏星河的麾下,这支天军的可靠程度,自然是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不死最清楚不过,他那位主上,对那些平民常手下留情,可对他们这些杀人入麻的魔修,却根本就是不当人看。

    苏星河的面色,渐渐恢复了平静,当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之后,他反而恢复了镇定:“那么魔君他,准备如何处置苏某?”

    “处置?你有星始宗庇佑,谈何处置?此时此刻,他可奈何不得苏道友。最多也就是身为神主魔灵,苏道友要受些神罚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嘿然一笑,眼中异光闪烁:“不过魔君他倒是托我问你,如今可曾后悔了?念在剑通云坠两位在为他效力,你苏星河也未铸成打错,他可以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言中毫不掩嫉妒,若换成是自己,犯下这样的过错,庄无道绝不会给自己第二次机会。

    平时他骂一骂还可,一旦生出背叛之时,那个家伙,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诛灭!

    苏星河口中,却是苦涩无比。此时的庄无道,确实是奈何不得他,不能直接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那神罚,就已让他难以接受。那意味着他的修为境界,又将大幅度的跌落,可能直至归元之境。内天地法域破碎,五脏六腑也将重伤。

    本来这都无所谓,所有一切的代价,星始都会为他承担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这都已成奢望。星始宗承诺的报酬,确实丰厚不错,然而一个什么用处都没有,不能对星始宗有半点裨益的废物,人家凭什么继续厚待于他?拿出那些灵珍给他使用?

    虽不至于沦落到绝路,然而在他苏星河的眼前,却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后悔么?的确是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可此时仍胜负未定!”

    苏星河眼神迟疑,难以决断:“你就这般笃定,难道认为魔君他能赢得此战?”

    “这我不知,也无什么信心,只是没得选择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摇着头:“不过我想,那位魔君如此布局,将所有一切,都全数算到。总不至于最后,都没能有一个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苏星河笑了一笑,正欲说话,却忽的心中一动,看向了身后。已经隐隐感知,有灵仙的气息,正在来临、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