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八零章 瞒天过海
    “以我估测,那星始宗几家最多能动员六十位灵仙,这实力虽已能两头兼顾,却必定需有所侧重不可。不过若这些人,直接就埋伏在赤岩城与望穹山之内,大约魔君也不会真就傻乎乎的闯过去,入其彀中?”

    元器天城,‘邪尘’散人也在以同样的问题,问着楸无道:“还有那位魔督大人,你就不担心他直接参与进来?我想那位魔督与星始宗,大约还是想不到,你已知他有变。然而月庭的实力,其实不弱于无明任糜多少,再加上一位同样位居魔道绝顶之列的阿鼻魔督。即便失了先机,此战魔君你依然是岌岌可危——”

    只因不能直呼魔舍离之名,‘邪尘’散人转而以阿鼻魔督代称。

    他知道‘任山河’,自有消息来源,而且极其灵敏,风吹草动都不会错过。不过仍是有意提醒着,以免这位轻忽大意。

    “阿鼻魔督?”

    庄无道端坐于宝座之上,嘲讽一笑:“参与攻击阿鼻圣子,他哪有这个胆子?现在的她还下不了这决心,也还不愿承受这代价。至于那些灵仙,星始宗自有办法,你我何需为他们心忧?”

    除了他说的这些原因之外,也因这阿鼻魔督还不能完全掌控平等神教。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在此界中,除了魔舍离之外,还有三位灵魔阶的部属,以及数十教众。

    这会使魔舍离忌惮万分,在未彻底收服解决这几位灵魔同道之前,那位又怎敢冒然对他这平等圣子动手?也不敢将背叛平等王的心思,摆在明面。

    这可算是另一种的,欲成大事而惜身。不过这并不是因魔舍离好谋无断,而是时势如此,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‘邪尘’散人只略一思忖,就不再担心。对于这位阿鼻魔督,同样托庇于阿鼻平等王麾下的任山河,自然是要比他更了解得多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这星始宗,还真是处境两难。就不知魔君如今胜算,已经有了几分?”

    他并没考虑过,星始宗会将那支大军召回。星始宗大军南下的目的,就是为引诱任山河入彀。一旦召回,岂非是没有意义?

    苏云坠把螓首枕在庄无道的腿上,闻言却是一笑:“散人错了呢!并非是因少宫主有足够胜算,而是因双方胜负在只旦夕之间。些灵仙,虽不会直接埋伏于赤岩城与望穹山之内,以免惊退少宫主。然而若这一战,不能速战速决,那么这些灵仙赶至,也在旦夕之间。我猜少宫主他,是能胜则战,不能胜,那也无需强攻,所以不惧冒险。他反正不急——”

    ‘邪尘’散人微微愣神,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苏云坠。

    此女出身苏氏,是当年万西林惨案,唯一的幸存者。据说心性绝佳,倍受赤神宗看重。

    然而这位感任山河恩情,在任山河入魔之后,舍生忘死的跟随。几十年过去,却是摇身一变,成为当世法域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之前还因此女对任山河的痴缠之态,而有所轻视。此时才发觉自己,确实小瞧了此女。明心见性,看得比他还要清楚。

    自己只一脑门想着这一位,是欲借此机会除去那人。却从未想过,对于任山河而言,其实并不急于一时,大可与对手慢慢周旋。

    “换而言之,你那时若不出手也就罢了,一旦全力而为,必是有了十成胜算?只是我却好奇,赤岩城那边可以不管。然而那望穹山,你准备如何在一个时辰之内攻下?”

    “只是巧合而已,早年布下的一颗棋子,没想到这么快,就已经派上了用场。至于胜算,并无十成之说,只是刚好大到能让本座冒险尝试一次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变幻,而道完这句,他就又闭目入定,冥想出神。他现在耐心十足,也有的是时间等候。

    尽管那五劫劫果,已经来临在即。几位真仙,也要降临。然而这点时间,他还等得起。

    赤岩城或望穹山,星始宗会选择哪一方?又或者真是二者并重?

    两日之后,被他派遣出去的五部天王,都陆续返回。此时一千万里方圆之内的灵界通道,都已被五人摧毁殆尽。

    因事涉自家生死,五人无一敢大意松懈。庄无道以魔灵巡查感应,知晓这次那些灵界通道,确是被破坏的极其彻底,无哪怕点残留。

    而就在又一日之后,庄无道的那面太虚子镜,终于有了动静。秦锋那边,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。

    果然是如他所料,对面的月庭上仙,选择的正是赤岩城——

    霍然拂袖,庄无道一道令符从殿中飞出,片刻之后,就又两个人影赶至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正是水部天王原清汝,而跟在其后的另一少年修者,则为十三部天军之一,幻魔天军之主阴血冷。

    到来之后,都神情毕恭毕敬的一礼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,也从台阶之上走下:“你二人,已准备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那原清汝盈盈一笑,直起身来,言似斩钉截铁:“定不会让主上失望!”

    “原天王乃世间幻术大家,有天王指教,我部天军近日裨益不浅。”

    那阴血冷也同样神情笃定自负:“可能瞒不过太久,不过三日之内,定不会让人瞧出破绽!只是这幻术之法,虽能瞒过外人耳目,可天军之内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微一摇头,示意无妨,此事也的确无需忧心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三日之后,赤岩城前,苏星河立在一处云空战舰之上,踌躇满志的,看着对面的那座雄城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建于万丈高崖之上的巨城,城墙高达三百丈,俱是以上佳的灵铁浇铸而成,坚固无比。城墙表面泛着青冷寒光,让人望而叹止。

    隐隐可见城中,有无数的修士,正是全神戒备的,在各处阵枢值守。

    数万修士汇聚之后,产生的元气波潮,甚至可影响到数十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苏星河却并不在乎,面含笑意,静静等候。

    只需再有两日,当苍茫魔君率大军抵临,那时一切都可了结。之前朝思梦想之事,亦可如愿。

    然而当片刻之后,一枚从远处飞来的信符,落在了苏星河手中时。苏星河的脸色,却忽然变得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这是由苍茫魔君亲自下达的军令,大意为全军将转向天星宗本山方向,此时已至望穹山下,距离不到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如今已攻山在即,赤岩城前的疑阵,即将被识破。命他们两部天军尽快撤离,免遭星始宗诸多灵仙报复。

    “望穹山,为何是望穹山?”

    为何是望穹山?不该是眼前的这座赤岩城么?

    明明是已经传令,五日之后,就是攻打赤岩城之期,怎么最后,会是转去了望穹山?

    最新的消息,不是说那支苍茫魔军,仍在前来赤岩城的途中?距离此间,已经不到三百万里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‘任山河‘任魔君,所有的举动,都是有意掩人耳目,把他们这些当成诱饵。可那十余万魔军,人心杂乱,又岂可能半点消息都未传出?

    眼神变化,苏星河神情忽而凝重,忽而狰狞,忽而恐惧。

    后方处一个身影,忽然疾速奔来。正是他的‘星河天军’部属之一,大乘境的修为,贵为军中一都都统。不过此时这人脸色,却是难看之至。

    扫视了周围一眼,见四周都无人注意,才在苏星河的耳旁言道:“主人传信,苍茫魔军大部,此时已在望穹山下。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苏星河的双手死死紧握,骨节处因用力过剧,已然发白。

    “望穹山下?他到底是如何办到的?怎能瞒过世人耳目?”

    这么多修士注目,如此多的灵仙观照,那完全是乌合之众的魔军,怎可能办到?

    “据说是提前准备了一门大型的幻法。”

    这人得到的消息,明显是超出了只从任山河军令中,得知变局的苏星河。

    亦知情形不妙,这短短一句,并不足以使苏星河释疑。此人一声叹息之后,才解释道:“这门幻法,不止是对外,也是对内。那苍茫魔军上下,几乎所有的魔修,都一直以为他们是在往西,前往赤岩城方向。以一只船队伪装大军,主力则?三日之内,日夜兼程。不惜损耗,终在半个时辰之前,抵达望穹山下不远。”

    苏星河的剑眉微挑,已经隐隐领悟到,任山河使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不止是瞒过了外人,连自己的部属,也同样都瞒在了鼓中!

    只是他仍有疑惑:“可哪怕是如此,难道那十余万魔修,就无人能察觉有异?”

    他知道苍茫魔军部属中,许多人的灵觉,都有异于常人。苍茫魔军部众更是来源复杂,有许多人都是诸教可以安排的钉子。、

    而似这种大规模的幻术,施展困难,也极易被人洞察。

    “确实无人识穿,魔君起兵之前就已有令,为防走漏消息,命各部自守于舱室中,不得外出。”

    那人摇着头:“此命合情合理,无人生疑。且这半年以来,魔君他号令严明,过必罚,功必赏,故此无人敢于违逆。那些灵识过人之辈,不能直接接触幻阵,自然也就无法将之识破。即便有一二人例外,各人分处舱中,那位魔君也易处置,”

    苏星河心中释然之余,心中却是倒吸了一口寒气。原来如此,这半年来不断的整顿法规军纪,就是为了这次的瞒天过海么?

    忽然苏星河放目远眺,只见在他的左面,那六艘八阶战船,已经迅速调转过了方向。

    正是那不死道人所属,却是舰船四散,往东南两面全速逃离。几个呼吸时间,就已滑出了数十里。

    苏星河略一思忖,就一个跨步,遁空而行,不过片刻就来到了不死道人乘坐的那艘战舰之上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