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七九章 合围之议
    望得此幕,在场几乎所有的修士,目光神情都开始渐渐兴奋。许多人都神情轻松喜悦,再无之前的危机之感。

    那殇雪大天尊也同样是眼神微亮,现出了几分喜意:“此事果真?”

    怪不得星始宗,敢做出这样的不智之举,首先打破僵局。若任山河真蠢到从望乾山北上,那么其麾下大军,必定会落到被几十位仙人围杀殆尽。

    望乾山周围地形狭隘,而借助天星宗本山的灵脉与阵法之助,星始宗几可无损失的大破苍茫魔军。

    “怎敢蒙骗?”

    那庚乾摇着头:“想来此时在场诸位中,应该已有人能猜知究竟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之前确实有些猜测,也听到了一点风声。”

    殇雪微微颔首,又转而问道:“既有这位相助,那么贵宗说有十成把握并不为过。那么这次为何,还要如此为难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之前——”

    庚乾一声苦笑,望穹山之前确实有几十位仙人镇守,只等任山河闯入罗网不错。可一旦被迫分兵,却未必能保万全。

    “若能提前知他动向,为他布下一个死局倒是不难。然而此时任山河故布疑阵,我等是真无法猜知,他这次的目的何在。到底是那劫含山赤岩城,还是望穹山,无法预测。而我们所谓的‘万全’,只能保证一处而已。且按我宗那颗伏子的消息,任山河此子这半年几乎都时闭关不出,一应事务,都交由部属处置。那观云殿有数次元力潮汐,异于寻常。如今我等,也实不知那位,此时到底增长了多少修为,又增了些什么样的手段底蕴。不过按我等的估计,想要胜他不难,估计五六位仙修就可,可此时要确保诛杀此子,至少也需动用十位以上的灵仙。而要想万无一失,则还要再增一倍数量,封锁四方不可。这还不包括,他麾下魔军的战力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位灵仙?”

    殇雪一时失声,可随即她面色就转为凝重。

    那毕竟是掌握因果大道,可将散仙与登仙境,都如猪狗般肆意屠戮的存在。

    入魔后短短六十年,就已有横扫此界之势,仙阶以下无敌。且遁逃之术,也超越了任何超品无上级遁法。

    ——以因果之法变幻方位,可比什么虚空挪移,光遁,风遁,都更诡异更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总之星始宗无论怎么高估任山河的战力,那都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既要围剿,那就绝不能走漏了这个最重要的魔头。否则所有一切,都毫无意义,

    雪阳宫此时总共才三位灵仙而已,加上一应部属附庸,数量不超十六。

    此时还要随时防范那无明上仙,再次对雪阳仙宫动手。此时能动用的灵仙,最多只有三位。

    至于星始宗,虽是星玄第二大教,听从星始仙宫号令的仙修,不下四十,可一样不可能全力以赴。二十位仙人,估计已是星始宗的极限。

    然而要想两处都万无一失,那就必定需五十位以上灵仙不可。在场无论是哪一家,都不可能办到。

    “二十位灵仙,只是针对任山河本人。除此只外,还有他麾下那只庞大魔军,两万合道,哪怕是结出一座最普通,最一无是处的魔阵,也可抗衡三四十位灵仙,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天澜魔君,以及那五位可以抗衡仙修的五部天军之主,一座雷火仙元大阵。”

    魏成君一边说着,一边笑了起来,面上满含自嘲:“这么一算,没有五六十位灵仙联手,根本就无胜算。好在我星始宗,还有一位月庭师兄,可毕竟只有这么一位而已,分身乏术。”

    闻得月庭之名,众人都神情微凛。这一界中三大至强者——无明,太幽,任糜!

    而若说这世上,还有什么人,能与这三位比肩,那就定是星始宗月庭上仙无疑。

    据说这位,也就是手中的先天灵宝差了一筹,不敌三人。其余无论是法力修为,还是道业根基,都不逊色于这三者。

    一位月庭上仙,至少可抵得三四十位灵仙联手,可也只能确保一路而已。另一路,仍是人手不足,不能做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关键是两路,都暂时拿不出足够的军力抗衡,只能依靠灵仙之力。

    殇雪仙子目光流传,已经知晓了星始宗现在,是什么样的处境。

    想要将任山河当做踏脚之石,再次树立星始宗的威名,甚至可凭此确立道门之首的地位。却不意对手出乎意料的强横狡狯,反而使星始宗力不从心目进退维谷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一次召集诸宗合议的目的,就是为求援么?

    不过此时,雪阳宫确不可置身事外。这一战的成败,同样关涉到雪阳宫的安危。

    只略一思忖,殇雪就有了决断,与对面的司空无忌对视了一眼,就唇角冷挑道:“任山河这魔头肆掠星玄修界已达六十余载,血案累累,恶行已罄竹难书。星始宗能出面主持正道,号召诸教诛此邪魔,我雪阳宫敬仰有加,也愿尽绵薄之力!”

    这次星始宗,的确是让她看到了希望。且只需任山河落网,就着有九成以上的把握。她绝不愿错过,这个能够使雪阳宫走出困局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司空无忌也是一声寒笑:“任山河此獠,人人得而诛之。我玄天剑宗为正道一支,能参与此等诛魔盛举,实感荣幸,也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闻言欣慰一笑,还好这几家,都是明事理之人,甚至都未提出什么附加的条件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被那任山河,逼到了不能不同心协力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任山河非除不可,基本已成修界共识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瞬,梦行大天尊忽然心神一动,侧耳倾听着。片刻之后,他的面色就又再次苦涩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庚乾好奇,正犹豫着是否要在这场合询问究竟,就听梦行主动开口道:“那任山河此时已顿兵九丘原,仍未决定去向。不过却已遣五部天王四出,将周围的灵界通道,都全数摧毁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不禁一阵沉默。那九丘原,恰在赤岩城与望穹山两地的中间位置。无论去哪一个方向,距离都是相当。

    至于灵界通道,是灵界洞天出入星玄界的通道。本来从灵界洞天出发,无论去星玄界哪一个方位,最多一个时辰就可赶至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一带的灵界通道被破坏之后,也就意味着,那些上仙再无法自如出入此间。

    而哪怕是遁速再怎么高超,哪怕如任糜无明之辈,在这一界中,也不过是散仙阶的飞舰相当。借助一些特殊的法门,或可在短时间内挪移数百万里,可这也同样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赤岩城与望穹山这两地,他们选择了一处,也就势必需放弃另外一处。除非是拥有足够的灵仙,才能够二者并重。

    这也是星始宗把他们请来的目的,正因料到了任山河接下来的举措,才将他们诸人邀请至此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哪怕合诸教之力,灵仙的数量仍有不足,只能先侧重于一方。想要两个拳头力量相等,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两个疑问。”殇雪眯起了双眼:“既然贵宗已经说动了那一位,为何不请这位直接出手?若然有他参与,何需什么伏击截杀,也无需借助什么地利,直接将之合围剿灭就可。”

    星始宗之所以要借赤岩城与望穹山这两处的地利埋伏,是担忧死伤。

    要剿灭那支苍茫魔军,其实无需那么麻烦,三四十位灵仙就可办到。

    然而这也意味着惊人的折损,这些灵仙,可能最后活不下一半。

    这样的损失,哪怕是底蕴厚如星始宗,也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——还有,那任山河的消息灵通异常。我等提前布置,这位岂能没有警觉?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不禁微一颔首,不愧是雪阳宫仅存的法域修士,确是名不虚传。两个疑问,都问到了要害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