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七八章 大战之始
    苏星河下意识的,扫了那上方的天澜魔君与一脸疲态的苏云坠一眼。心想这阵盘,多半是出自这两位的手笔,怪不得这两个月时间内,都无全新的太虚混元舟出产,最近也不见这二人身影。

    为炼制这些东西,这天澜与苏云坠两位,只怕真费了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以意念粗略一扫,可看出这应是可配合太虚混元阵使用的阵器,能加强大阵之威。

    然而在劫含山这边如此布置,怎么看也不像是‘佯攻’——

    “剑主之意,莫非——”

    苏星河的目中,又透出了一丝了悟之色,立时闭口。只怕佯攻是假,掩人耳目是真,便转而道:“部下观这阵盘,倒似是太虚混元的风格,与太虚混元灭却阵相辅相成。然而走的却是地煞路数,聚引地脉,且中间似缺了什么,不似一座完整的大阵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庄无道这半年时间,就在整修雷火仙元之术。要将重明一脉的‘小天元无量都天阵’,改换成一种太虚混元阵。以求与太虚混元灭却天罡阵结合,突破仙阶层次。

    既然是炼成了这座阵盘,那么庄无道的雷火仙元术,只怕也已完成了法阵的更易——

    意味着任山河的手中,很可能已经有了一座可随时随地布置的仙阶大阵。

    不死道人却不似苏星河那般诸多顾忌,说话时并不弯弯绕绕:“也就是说,佯攻是假,为诸军前哨是真?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笑而不语,眼含深意的再次目视了二人片刻,才再次开口:“到底是佯攻,还是强袭,你们到了之后,自然可知究竟。无论如何,这阵盘定需布成。只望你二人,莫让本座失望才会!”

    苏星河的眼神微凝,袖中的左拳亦紧握了握,而后语声慨然:“必不负主上所托!”

    仅仅半日之后,不死与苏星河二人,就已率着三十艘空舰,三万魔兵,脱离开了大队,前往劫含山赤岩城。

    总计九阶登仙境五人,合道以上修士三千。这已是一股不小的力量,实力弱一些的二等宗派,实力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至少在劫含山附近,除了那劫含五盟之外,无人敢轻撄其锋。

    此时元器天城各艘战舰之内,都是议论纷纷,猜测着这三万魔修的目的与去向。然而仅仅一日之后,整个魔军上下,就再无心顾及不死等人的动向。所有人都忙碌起来,各艘空舰,如众星拱月一般,护着元器天城北上。

    一股紧张的气氛,渐渐弥漫。许多人都已预感到,有一场决定整个星玄界格局的大战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很可能是一如以往般的大胜,所有人都能因此受益。也可能是万劫不复,收获一场伤亡惨重的大败。此间许多人,都会就此身殒。

    许多人心情忐忑,若非是谢婉清的‘惩世天军’严防死守,各部的首领,哪怕只为自己,也需尽心尽力的管控部属。此时就有不少人心生悔意,开始逃离。

    然而这支大军到底前往何地,却是无人得知,庄无道与五部天王及十三部天军之主,都始终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直至几日之后,也无人能够判出庄无道的目的。在避过绕过了星始宗那行动迟缓的大军之后,庄无道却是取道劫含山与天星宗本山之间的中线,可东可西。

    按说苏星河与不死二人,已经先行一步前往劫含山,他们的目的,多半是劫含山的赤岩城。

    然而这也很可能是佯攻,毕竟两边比较起来,天星宗本山那面实力更为薄弱,也更易突破。

    而大军行进的这条路线,也可随时偏移,转向西行。

    而即便是五部天王及十三部天军之主,也不能确定那位苍茫魔君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后者,曾经明示了要前往从天星宗本山方向突破。

    这几日,庄无道则是自始至终,都稳坐于观云殿的宝座之上。人似如泥雕木塑,毫无半点动静,只有唇角旁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,冷酷嘲讽的笑着,遥观风云。

    今次可算是他这一生中,除了天一界翡翠原那场之外,最为凶险的一场大战。甚至危险的程度,还在前者之上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此时却是出奇的平静,镇定自若,没半点的紧张之感。

    反而颇为期待,也很好奇,他的那?对手,此时会做何反应?会拿出什么样的应对之法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故布疑阵么?这可真是让人头疼。这位苍茫魔君,果然是名非虚至。怪不得,当初能够将诸宗耍弄于股掌之间,雪阳宫几家全力追袭,也奈何不得。这番举措,让本座都看不透,他到底意欲何为。”

    一间敞亮的殿堂之内,几十位法域修士,端坐于室内。或是登仙境界,或是散仙,无不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端坐上首,不过此时在他的前方,并不只是星始宗一脉。

    这殿内之人,除了星始宗的附庸宗派之外,有神渊道这样的盟友,也有雪阳宫与玄天剑宗这般‘志同道合’的同道,甚至还有两位佛修大法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梦行大天尊,正不耻下问:“不知诸位,是如何看的?”

    然而这偌大的殿堂之内,却无人应答

    最后还是魏成君一身轻笑,打破了沉寂:“诸位前辈不肯言,那就由魏某先抛砖引玉一番如何?我觉他欲从望穹山方向突破,很可能是真。毕竟此处是我方如今,最薄弱的一点。哪怕是攻不下,也大可从旁绕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以魏师弟之意,是要重点防守此处?”说话的,是玄天剑宗的一位登仙境大天尊,在这位的身前,玄天剑宗四大剑首之一的青天剑首司空无忌,却如老僧禅坐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“非也!”

    那魏成君只扫了那人一眼,就微一摇头道:“魏某只说是有可能,毕竟这是我等迄今为止,露出的最大破绽。那位屡被追杀,已养成谨慎多疑的性情,怎可能不怀疑这天星宗本山,是我等故意为之,布下的陷阱?至于不死道人与苏星河这一路,也很难说是佯攻。那一整套太虚混元阵盘的样式,我已看过了,一旦大阵布成。劫含山盟若无外力之助,那赤岩城就必定陷落无疑!有仙阶大阵之助,任山河要覆灭赤云观,可谓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此时在场之人,要么是与庄无道有着深仇大恨,要么是利益攸关,只欲那任山河能早归冥府。

    便是那两位在场的佛修,也与星始宗关系甚深,荣辱相系。所以魏成君也不惧泄露了什么机密。且经历了这一次之后,那枚伏子估计也将暴露,再无什么用处,所以肆无忌惮,毫无掩饰的与诸人议论着。

    而殿内诸多法域大能闻言,则都是愕然互视了一眼,眼神怪异。

    两面都有可能,这不等于是什么都没说?这星始宗,到底有何用意?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稳守望穹山为上,一旦被那魔头突破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一位法域大天尊,忧心忡忡:“据我所知,上宗除了邀请洗心寺入驻之外,就别无举措?”

    众人斜目望去,就已知缘由。这位乃是星始宗旗下,二等大宗素云宗的登仙境长老黄成子。

    素云宗仅邻天星宗望穹山,一旦任山河的魔军,过了望穹山范围,那么素云宗必是首当其冲,

    而以那位魔头的性情,素云宗的下场,不问可知。此时素云宗的修士,有将近七成,都在星始宗大军之内,根本无力守住自家本山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?那位魔头,看来是不好杀戮之人,并不对普通平民下手。只需将门下弟子提前撤走,就不愁根基动摇。你们素云宗何需担忧?”

    一位星始宗的法域大天尊冷斥,神情不满:“倒是劫含山那边,真正值得心疑。我看那魔头,至少有七成可能,会从赤岩城下手。”

    黄成子顿时无言,面色青冷。那位魔头的确是不会对平民下手不错,然而所过之处,也将流明宗无极神教这几教领内的权贵世家,扫荡一空。半年以来,已经有十数余国皇室更替。

    毁损灵脉的手段,更是阴毒。一旦山门被攻破,素云宗也不知需多少年,才能够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心中不以为然,可慑于对方的身份,不好再出演辩驳。

    “按如今形势,自然是劫含山方?最有可能。不死与苏星河,俱为他亲信部属。而那太虚混元阵盘,也代价不菲。”

    雪阳宫的殇雪大天尊,此时冷冷的插言:“不过我现在,其实更想知道,贵宗为何要露出这样的破绽?”

    此言方落,那位玄天剑宗青天剑首司空无忌,也同时睁目,逼视上首:“殇雪道友之问,亦是本座之疑。贵宗大军,突然南下之举,想必是有所图谋。只有把这些问清楚了,我等才知该如何取舍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可真是直击要害。”

    那梦行大天尊与庚乾互视了一眼,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苦笑。最后还是庚乾代为开口:“我等之意,正是为引任山河动作,使他入局。只因有十全把握,无论他是攻打望穹山,还是从旁让路,都可让他有去无归,死无葬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司空无忌与殇雪二人闻言都是一怔,却又不觉太过意外。后者的目中,精芒微闪:“听来似是天方夜谭,想要使那任山河身殒,谈何容易。贵宗到底作何打算,无忌冒昧,敢问其详?”

    庚乾却并不说话,只是聚水为墨,在地面上写处了两个篆体大字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人,望乾山就多出了数十位仙人镇守,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