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七七章 故布疑阵
    寒冬未去,庄无道麾下十三部天军之主,五部天王,就不得不再次汇聚一堂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诸人的脸上,倒没什么紧张惊慌之意,反而以疑惑居多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到底是想要作甚?”

    身为木部天王的李神秀,首先问出了自己的疑惑:“若要决战,只四万合道修士,实力似有不足。他们能胜,却要损失惨重。若要将我等逼开这西南之地,也似无可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无人回答,只因李神秀之问,也同样是他们想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水部天王原清汝则若有所思:“我听说星玄宗大军南下,与周围的十几家势力联系频繁。他们的目的,会不会只是为挽回这边的局面?”

    此时西南的诸家宗派,包括劫含山盟,都是异常的老实。然而这只是慑于任山河魔威之后的结果,一旦这些势力,有了后盾,有了一支可与苍茫魔军对抗的大军撑腰。那么形势说不定会生出变化。

    “挽回局面?哪怕给他们豹子胆,也没可能。除非是我们与星玄宗,彻底分出了胜负。”

    伪装成‘邪尘’身份的衡天散人冷笑不已,将一位桀骜不驯的魔头风范,展现得淋漓尽致:“倒是这天星宗的望乾本山,洗心寺的那几万佛修,真能够守得住?”

    所谓的天星宗乃是星始宗的分支宗门之一,而其本山,正是之前星始宗的西线大军停驻之所。

    地处要津,扼控着北上之途。庄无道苍茫魔军要从西部地域北上,无论是走哪一条路,都很难绕开天星本山。

    倒不是完全通过不了,而是星始宗几十万大军驻屯,周围三百万里地都在其拦截范围之内,

    再借助天星本山的灵脉地利,苍茫魔军取胜的可能,不到二成。

    而此时入驻天星本山的佛修虽是众多,然而总共才不过四千合道。加上天星宗,原本身为二等宗派的实力,守住山门当无问题。可想要截住苍茫魔军的北上之路,却绝无可能,

    “如此布置,倒好似是要想把我等,诱过去似的。”

    原清汝一声轻笑,眼波流转,千娇百媚:“奴家感觉不安,总觉得这里面有陷阱呢。”

    殿内的二十余位,顿时就有不少,露出赞同之意。他们唯一无法确定的,就是这陷阱是何种形式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庄无道的真正‘嫡系’。似谢婉清,梦念生,苏星河,苏剑通等人,都是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一来几人在魔道中的身份地位,的确是比不过这五部天王以及邪尘,二则是他们的意见,也与这几位相仿。那就没必要废话饶舌,特意发言来彰显自己的‘聪明’。

    “不如先试探一番?”

    苏星河沉吟着道:“我看那星始宗,也未必就愿与我魔军会战,承受巨量伤亡。或者能想个办法,重创或者全歼掉星始宗这支大军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个提议,诸人都毫无兴趣。星始宗极其的谨慎,东西两路都是汇聚了超出苍茫魔军三分之二以上的实力。

    且对方也不是蠢货,怎可能任由你来暗算?无论是毒物,还是咒术,又仰或是伏击,都没有成功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情势,也确实需要变化。这半年内,我等诸部皆遣人往北渗透,不过都无结果,反而死伤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北上不成,那就西去!从瀚海绕路,前往极北之地。那里才是魔道胜地,诸多魔修宗派,都愿投效主上,必可使我魔军声势大增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正是殿内十三部天军中的一部之主,一位九阶巅峰,同样是法域级的魔修欢慧散人:“臣知主上,是欲寻雪阳宫,以复当年魔染之仇。然而若从北域着手,似更方便得多。”

    此言道出,殿内又是一阵沉寂,其实这位欢慧,是道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实在没必要与那星始宗僵持硬拼,以苍茫魔君的声威,只要到了极北魔道大兴之地,一样是一呼百应。

    不过在极北之地,任山河也不是没有对手,比如那元始魔宗,就恨不得生噬了苍茫魔君的血肉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也陷入了深思,目含冷意的盯着北面。

    这一次,算是放出了胜负手么?对峙了半年,看来终需有个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间,还是太早了早到出乎他的意料。原本以为星始宗,会尽力拖到雪阳宫几家的真仙降临。

    他正为此头疼,想着要打破僵局,真要等到那几位真仙来临,之前布置好的一切,都将再生波澜。

    却未料到对手,是首先忍耐不住,放出了决定胜负的试手。这一次,除非是自己退让,遁入瀚海北上,否则迟早要与那星始宗发生决战。

    ——可若是决战,梦行与那位,多半已经坦途。星始宗召集几十位灵仙,只怕已张开了口袋,在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若非是对方顾忌伤亡,需要依托阵法之助才能将损伤减至最低,此时就已可直接杀上门来。

    天星宗望乾山方向,看似可轻松突破。不过自己若真去了那里,只怕多半是折戟沉沙之局。

    思忖片刻之后,庄无道却是挥了挥袖:“今日就先到这里,明日再议。”

    诸人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,面上都显出了无奈之色。不过自从星始宗大军南下之时开始,这样的议事,已经经历了三次。

    各种样的方法,各种样的猜测,诸人都说了无数次。然而一向果决英明的任山河,这次却是给人举棋不定之感,始终没能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我等告退。”

    那‘邪尘散人’首先笑着一礼,而后又提醒道:“不过无论是战是走,都请主上早做决断。星始宗大军只需再有六七日时光,就可临至,此处非久留之地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离去,然而谢婉清与梦念生,苏星河等人,却是不约而同的留下,其中还有算渊。

    其余四部天王及十三部天军之主,却是不以为意。知晓这些人,跟随任山河已久,是其左膀右臂,又曾共患难,自然要比之他们,更受信任。

    而待得这观云殿内,空了大半,庄无道就从宝座踱步走下。先是扫了诸人一眼,而后又定格在了不死与苏星河二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二日之后,我会尽发魔军,前往攻打天星宗本山。”

    殿内众人,都是微微动容。原来这位任魔君不是没有决断,而是不愿在方才众人合议的场合道出。

    谢婉清下意识的就觉不妥,却又听庄无道又冷然道:“不过在此之前,我会遣你二人各率所部,以及两万元神境,前往劫含山赤岩城,做出佯攻之势!”

    “佯攻?”

    不死道人眼神疑惑,本就是实力不足,还要分兵么?

    不过将对面的注意力,引向劫含山,也是一策。魔军在这西南之地,想要北上大致有四条。

    其中两条,都被星始宗堵住,一为天星宗本山,一为天马原地域。

    而其余两条,都在西侧,一为劫含山,一为瀚海。后者只能通往极北之地,且需绕路,经历四五个月的航程。倒是劫含山,只要能压制住了劫含五盟,就可直插诸教腹心,直入中原地域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。庄无道又将一个虚空戒,拂送到了二人身前:“到赤岩城后,无需作势强攻,也不用费力滋扰,只需将这阵盘布下就好,”

    苏星河入手时,才惊觉这虚空戒内,这个阵盘的庞大。共有三千多个部件,每一个部件,都是精巧之极。以他的经验看来,炼制这些部件的难度,只怕不下于一件六十四重禁制的法器。耗费的工本,足可相当于六艘太虚混元六合舟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