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七三章 改弦更张
    誓不戴天?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斜挑,满含着讽刺之意。从流明宗参与到他与星始宗之间纷争之时开始,双方间的矛盾,就已无缓和的可能。除非是这流明宗主动向他请罪,低头求饶,付出足够让他满意的代价。

    这木悟要怨也只能怨他们流明宗的掌权之人太蠢,高看了自己,也高估了星始宗!一个二流小宗而已,偏要扯入到这漩涡之内

    可惜的是这木悟见机得快,那边离华与天澜魔君,早已完成了准备,蓄势待发。这木悟道人只要再晚走片刻时光,他就会尝试看看,能否将这位灵仙境,直接当场击杀!

    不过今日这一战的结果,也还算圆满。尽管流明宗的底层弟子,已经提前撤离,然而宗门内真正的中坚栋梁,那些中层的精英弟子,却在这一战中,被他摧毁殆尽,陨落在了太虚海中。

    山门被毁,十数万年的积累毁于一旦,整个宗门的根基,都将动摇。只需百年时间,百流神山附近百万里方圆之地,都将再不复为流明宗所有。

    这流明宗日后哪怕是得星始宗之助,择地重建宗派,也需至少二三十万年时间,实力才能重复旧观。一千年后,待得老辈陆续凋零,此宗实力跌落到三等宗派,是可料定之事。

    无论之前流明宗,在星始宗那里得了什么好处,这一战之后,都将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也借着这些流明宗弟子的性命,宣示了他身为苍茫魔君的威严。告诫天下,任何胆敢与他为敌者,都需承受恐怖代价,

    必定会使那些欲响应星始宗号召之人,在做出蠢事之前,再三思一二。

    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爆鸣,庄无道眺目望去,只见一团冰蓝色的寒光,正从那百流神山的山顶处爆发。

    却是流明宗预先布置的手段,终于被引爆开来。往四面迅速蔓延着,一瞬间就波及到了山腰处。

    毫达千丈的冰层,顷刻间将整做百流神山,完全封冻于其内。甚至周围万里方圆之地,亦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所有的水汽芥层,都冻成了冰晶。庄无道的三千余尊雷火力士,亦是焰火全消,浑身覆盖上了一层厚实玄冰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,他与洛轻云早看出这山顶有些不对,却绝未想到过,这流明宗居然是如此?大手笔。

    不过攻入山中的五部天王军,都没什么损失。这些人事前就得到提醒,小心防范。在那绝寂寒潮爆开之时,也有些许预兆。

    所有的死狱魔修,几乎都是提前一步,撤出了这座百流神山。

    只有二三十人运气不好,被流明宗的修士缠住,不能及时退开。不过这些人,也提前施展了保命之法。虽是被封冻在冰层之内,可性命元气却是无损,只需把那玄冰凿开,就扔是生龙活虎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百流神山封冻,也就意味着今日这一战,已经彻底了结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今日这一战,好像有些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坠却觉情形有些不对,眼神疑惑:“那星始宗,就只这么点水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太简单,而是星始宗对主上实力,估计不足。”

    谢婉清却不以为然,冷声嘲笑:“关键是他们没想到主上能在一日之内,攻破魔劫死狱。也未曾料到,主上会窥破他们的镜影之术。”

    苏云坠楞了楞,欲出言反驳,随即却又哑然。

    确如谢婉清之言,这些都是这次庄无道大胜的关键。换成是在攻破魔劫死狱,收服五部天王军之前,这次百流神山之战,必定要艰难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他总觉这次星始宗的态度有些古怪。那艘星始通神梭,还有船上那些陨灭的流明宗弟子,星始宗之人都似未曾尽力。

    对二女之言,庄无道似若未闻。直接从百流神山收回了视线,再懒得理会。至于这流明宗的缴获,他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只要流明宗的掌教不蠢,就会将所有的财物,全数撤走。

    流明宗与太霄剑宗的不同,就在于后者被无明与赤神宗深恨针对,视为大仇。又声名扫地,得不到任何外援。

    流明宗有星始宗为后盾,无论是分流庇护门内的低阶弟子,还是撤离隐藏那些灵珍库藏,都极其的方便。

    此时山中剩下的那些烂,别说是他本人,哪怕是那些死狱魔修,也提不起丝毫兴趣。

    反正也捞不到什么好东西,那就无需去理会。

    他要想再有收获,直接靠缴获已不太靠谱,最好的方法,还是四处敲诈勒索,要些进贡。

    接下来庄无道也开始了最后的谋划与准备,只因他这一生中,迄今为止,继翡翠原之后,最为艰难,也最凶险的一战,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便是久经百战的庄无道,也感觉到了体内那一丝丝紧张之感,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而此时虚空海外,在那艘星始通神梭以及无数血肉尸骨之旁,魏成君正眼神阴冷,直直的注目着元器天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次庄无道引发的风暴之烈,就是修为强横如他,也一样无法幸免。身上的道袍残破,多出了十数道伤口,血液丝丝滴下。

    眼神先是惊悸,不甘,愤恨,接着又转为阴冷。最后魏成君一拂袍袖,又换上了一副哀戚之色,主动加入到了那仅余流明宗修士之中,开始救援伤亡。

    也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一千六百万里之外,另一艘星始通神梭中。星始宗的掌教梦行大天尊,则是叹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信符,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流明宗败了,最终还是没有安然逃出。被那任山河以因果之法,毁去了虚空挪移之阵,两万精英弟子,死伤至少九成。”

    “损失如此惨重?”

    庚乾道人的面色,也为之一变,而后陷入沉思:“也就是说,给他的那件东西,最后没有使用?换而言之,成君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换而言之,以成君看来,那位苍茫魔君,已经不是寻常的手段,能够解决。即便救下了流明宗诸人,也于事无补。不值得为此,动用那件宝物。”

    接过了庚乾道人的言语,梦行大天尊手指轻敲着地面:“既是如此,那么你我就该放弃所有的幻想。那个人,似乎可以尝试着联系看看,还有那伏子,也是时候动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动用那伏棋么,这倒是无妨,我无甚意见。不过,那个人——”

    庚乾道人皱起了眉头,眼神晦暗莫测:“那个人,要价甚高,据说便是血尊任糜,也被其吓退。只是一个任山河,却要卖出泼天一般的价格,岂非可笑?我恐星始宗,承受不起。再者师兄你,不是想要继续拖延,拖延到那几位真仙降临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改变了看法,不能再给此子时间。若如欲早日解决这祸患,你我已别无选择!按照魏成君的说法,此时的任山河大军,可能已有在星玄界内,独自抗衡二十到三十位灵仙之力。而这还未计算,任山河在太皇别府。取得的那件先天灵宝,也就是说,哪怕是我星始宗连同诸数十位灵仙齐出,也未必就能将之拿下,我等若不想成为宗门罪人,使星始宗威名坠落,就需有一个万全之策。再拖延数载,谁知道他会成长到何等地步?或者那时,连真仙降临都无奈其何——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摇着头,眼神复杂:“再者那位叛离魔主,要付出的代价,的确不小。总之,先试着联系看看,讨价还价不正是师弟所长?”

    那庚乾道人略一迟疑,最终却还是微微颔首。确实,为防万一,多付出点代价,也未尝不可,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