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七二章 全军覆没
    嘿然一笑,庄无道直接出手,一道早已就绪的金红色剑光,蓦然毫无预兆的斩入到了虚空之外。直接就往那艘星始通神梭离去的方向,追索而去。

    须臾间就已追及,不过那流明宗之人,似也早有预料。首先是流明宗那位仙人出手,剑光乍起,如千万溪流?刺而至。四面八方,又汇成了洪涛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未理会,而此时正在偏殿中的静修的天澜魔君,也瞬时爆发,漆黑色剑器,同样穿入太虚。却是后发而先至,与那白色剑光交锋碰撞,将这千万‘溪河’,都全数震散崩开。

    虽是一位散仙,一位灵仙境后期,相差了一整个阶位。可结果是后者溃败,完全不能匹敌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,虚空中却由一枚金黄色的符箓,向诸人交战的方位,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半途中化为一条黄龙,横空拦截在了星始通神梭的后方,将整个舰身遮掩在庞大的龙身之后。

    又有一道满布星辰的图录,在虚空海外展开。一个刹那间,打出了无数道星光,往庄无道的金红剑影,冲击打来。

    星始宗,镇星图!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微挑,满含嘲讽之意。知道这正是星始宗的镇教仙宝之一,而那出手之人,实力修为也不下于元仙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这应该已是星始宗的极限,此教拿不出更多的仙人,来掩护这艘星始通神梭的撤离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那一位,为免他生出警觉,居然如此的卖力。或者这本身,其实也是在那位与星始宗的意料之中?

    掌心中生出符印,庄无道猛地一拍座椅扶手。元器天城之外,那头翱翔九霄的十万丈重明神鸟,顿时就在离华仙君的操纵下,强行撞穿了虚空胎膜,来到了虚空海外。

    先是片片剑羽散开,抵御那重重星光。而后是身躯先前,两只巨爪轻轻一摄一抓,就将那头黄龙身躯,抓摄在了爪中。

    重明鸟与金翅大鹏,对龙蛇虫之属天生克制。这只黄龙是仙符所化,等阶不低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却仅一个照面,就被离华仙君抓住了七寸。尽管还在奋力挣扎,在虚空海中,不断以尾部抽打重明鸟的身躯。不过双方胜负已分,这头黄龙已时日无论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御使的金红色剑光,已经追及到了星始通神梭的后方,距离不到咫尺之遥。

    那艘星始通神梭似也感应到了危险,不但加快了虚空挪移之速,在舰尾之后,更是显出了一面青龙七宿星图。

    一头青龙之形,被庄无道的剑气激发,似乎随时都可从这艘星始通神梭内,脱体而出。

    看出这才是星始宗,真正用来防备他追击的手段,庄无道却是意味不明的笑了笑,金红色剑光却忽然变化,在星始通神梭的周围虚空连斩。

    仅仅三剑之后,魔天神劫剑就已倒飞而回,而那承载着流明宗两万修士的星始通神梭,却是轰然爆裂。一股巨大的虚空之能,忽然间震爆。几乎是在第一时间,就将这艘星始通神梭,碾成了粉碎!

    而那头还未显化出来的青龙,也是毫无抗拒之力,就彻底的湮灭碎散。

    要斩碎这艘星始通神梭,庄无道根本无法做到,哪怕是近来又修为大增,也依然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若直斩舰身,他最多只能使这星始通神梭,受点轻创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把目标改成那虚空挪移阵,情形又自不同。这一剑临江仙,直接分割了包裹在星始通神梭外的虚空乱流,使之彻底粉碎暴乱。

    结果是不但那星始通神梭,再无法远距挪移,甚至本身也被炸成无数碎片。在虚空海外掀起了一场,狂烈异常的虚空暴乱,波及周围百万里地域,

    那星始通神梭的附近,也是一大片的血雾散开。那船上之人,虽都有元神境以上的修为,可以畅游于无量虚空。可却完全抵御不住,那数百枚仙石以及星始通神梭以艘完全炸开之后的巨大灵爆。被那狂烈紊乱的罡劲灵流,以及那疯狂肆掠的虚空之能,生生的碾成了粉碎!

    仅仅只这一瞬,就有两万三千多位流明宗修士死难,彻底陨落在这虚空风暴之中,

    只有那归元境以上,才有在这风暴中心内,侥幸存活的可能,不过几率却不到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楸而哪怕是大乘境,若然运气不好,恰在呆在那灵爆最为狂烈的所在,也有陨灭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苍茫你,混账!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,从那虚空风暴中央处传出。仅仅一个须臾,就有一个白衣人影,从内传出。双眼赤红一片,驾驭着几道清冽剑光,往庄无道的方位,疯狂的冲击而至。

    “毁我流明宗根基之仇,屠戮我教弟子之恨。我木悟与你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庄无道冷然一笑,懒得理会,已将那魔天神劫剑,召回到了元器天城之内。

    天澜道人亦是见好就收,知晓已占到了便宜,便也紧随其后,撤回到了虚空胎膜之中。

    只有离华仙君慢了一线,在将那黄龙撕碎之后,这才撤离。不过她有一整座‘小天元无量都天阵’为支撑,法力庞大,战力无限接近于元仙修士,再由离华的仙君道基御使,根本就无惧那星辰图录与木悟道人。

    几个扇翅,就又有更多剑羽飞散,掩护着重明神鸟的庞大身躯,安然撤入到了星玄界中。

    其实这‘重明虚神’,哪怕是被打散了也无关系,庄无道随时都可依托阵法,将之再召唤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是御使那面星辰图录的星始宗灵仙,还是那位流明宗唯一的在世仙人木悟,都深知强攻这重明神鸟,最后定是得不偿失的道理。直接就把目标,锁住了庄无道本人,

    一时之间,元器天城的这间主殿之内,四处都是火花光闪,剑力余波亦四散纷飞。

    庄无道与那木悟道人,此时隔着一层虚空胎膜交手,一个呼吸间就不下四百余剑。

    纯论法力,庄无道低了对方两个境界,仙凡之别。然而在法域与神通层次,却又远在其上。

    两门一品法域叠加,不但不逊色对方分毫,反而将木悟道人的修为,强压压落至灵仙中期。而在这星玄界内,这位流明宗唯一的在世仙人,实力本就已发挥不到一半,此时情形更为不堪。

    至于剑道上的造诣与玄术神通,则近乎于碾压。木悟道人最强的剑术神通,也不过才二品而已。

    短短半刻时光,那层虚空胎膜,就已被二人的剑力撕碎。也就在此时,木悟道人忽然数十道黑色流梭,从袖中滑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目中异芒微闪,藏于‘星斗玄枢平天冠’中的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,忽然闪出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整片虚空时间,顿时都被尽数定格,而庄无道的剑,也直指那木悟道人的咽喉。

    眼看就是一剑两段之局,后者却在最后关头挣扎脱身,口中先是猛地一口鲜血吐出,而后浑身爆发出一股巨力,立时就挣开了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的控制。身躯急退,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要害,免去了陨身之劫。

    不过这木悟道人的一只左手臂,也被庄无道的这一剑,强行斩落!

    一剑未果,庄无道脸上现出了一丝憾色,又迅速收敛。

    这一剑‘临江仙’,锁定的因果,本就是使这木悟道人重伤,而非是使其陨落。

    方才他也后悔,自己是不是太小心了,太畏惧那因果反噬?若是锁定了‘斩杀’的因果,这木悟道人多半已经陨落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境巩固,知道做过的事情,就没有后悔的余地。能将木悟道人斩杀,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。

    因果之法乃双刃之剑,使用这‘临江仙’,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。看似无所不能,却需量力而为。否则一不小心,就会伤到了自身。一旦看不清楚自己能力的极限,那么迟早会死在反噬之下。

    也是因‘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’的等阶稍低之故,若这件宝物,能够提升到仙禁层次,那么这木悟道人,就断然无有从他剑下脱身的可能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并未继续追击之意,趁着周围虚空依旧被冻结。那魔天神劫剑的剑光连点,将那些黑色流梭,一一点爆。

    当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最后的定锁虚空之能消失,顿时就是千万枚银针,从那流梭之中爆射而出。而那针尖处,也不知是涂了何种毒素,竟然是惨绿颜色。

    此物之歹毒。庄无道也是暗暗心悸。这些银针,应该是转破气障与修士的不坏金身,那层虚空胎膜,以及元器天城之内的防护阵法,竟也阻拦不住,被大量的银针洞穿进入。

    谢婉清与苏云坠,同时张开了那两仪云帕以及万佛血灵钟,才勉强抵御住了绝大部分的银针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魔天神劫剑,又连续斩出,剑化‘泪满襟’,如洪涛潮卷,将这些危险的银针,全数送回到了虚空海外,甚至连肌肤接触都不敢。

    他有素壬神体,又有青帝长生之术,不坏金身,本身可算是是百毒不入之体。

    不过这百毒,只是指与自己同阶位的毒素而已。而这些银针上染的剧毒,却是远远超过了他能抵御的极限!

    那木悟道人一击不成,反而重伤,似也知再奈何不得庄无道。继续再战下去,死的不是这任山河,反而会是他木悟道人!

    一声冷哼,木悟冰冷的言语,透过虚空胎膜传至,

    “苍茫小儿!我木悟与你,誓不戴天!”

    杀意满盈,直刺人心神深处。而就在语声落下之时,那木悟道人的身影,已是远远的退开,

    只一个须臾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