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七零章 五天王军
    最后愿意顺服,跟随五部天王,效力于庄无道的,只有七千九百余人。还有两三百人性情顽固,各由于种样的原因,不愿向苍茫魔君低头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懒得再多说什么,更未有劝说之意。当日就令麾下部属,将这些全数驱回死狱之内。然后以太虚混元灭却神罡楸轰击了一天一夜,将那死渊窟口轰裂,再布下封印阵,将这入口彻底的封死。

    手段之酷烈,让整个魔军上下,包括那些死狱魔修之内,都觉胆寒惊惧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想法却是简单得很,既然这些人,自己没可能管束得住,那么自己凭什么要把他们放出来,为祸四方,为自己凭添孽力?

    自然其中,也不乏有新进入死狱不久,仍旧心念自家宗门,不愿彻底坠落入魔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过这与他也无什么关系,里面也没什么赤神宗的门人,根本没必要理会。

    攻下了魔劫死狱,苍茫魔军的处境形势,就已大大的好转,而庄无道的注意力,也重新转向了南方。

    此时他手中实力大增,五大天王部,加上十三部天军,麾下的魔修总量,已经增至两万余人。不但大多都是合道境以上,而且其中近半,都是可以与正道宗派修士一搏的精英。

    尤其那些死域魔修,更有四成之数,乃是归元境以上,实力尤其强悍。

    而此时星玄修界的形势也再次变化,就在庄无道攻破了魔劫死狱的当日。远在几千万里外的正道联军,就开始了收缩,再不敢分兵五路,而是合成了三股。这是自知分兵之后,只会给庄无道各个击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却再形成不了联手合围之势。四面都是空隙,已经阻拦不住庄无道的船团,只能死死堵住他北上的路途、

    那劫含山盟,这时才知情形不妙。据秦锋的消息,当日劫含山盟就已有使者赶来,要向他当面请罪。也包扩了那大汤大夏两国。是生恐遭遇他的报复,一方面是继续在边境增兵,一面也是遣使求和是好。

    不过双方隔着五六百万里地,路途遥远,这几家的使者还需一些时日才能赶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并无等候的兴趣,也知晓这几家,其实并没什么诚意。在魔劫死狱只停留了三日,将五大天王部整军成形,他就已挥军南下。

    <>而这一次,庄无道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,就是为报复太霄剑宗附近,那几家‘多管闲事’的宗派。

    当整个船团,浩浩荡荡的一路南下时。一众死狱魔修,也终于真正清楚了自家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一年前太皇别府内,在任糜的眼前,连续斩杀元始魔宗七位登仙境,五位散仙么?诸教合力围剿数十年,却无可奈何?”

    元器天城的城墙上,原清汝只觉自己的嘴里,是一阵发苦,异常的酸涩。

    她若早知自家这位主上,是这般的人物,哪里还敢做出这种挑衅之事?

    他们五窟天王是世间罕见的强者,魔修中的佼佼者,可毕竟还是奈何不得正道诸宗,最后被打入魔劫死狱,了却残生。

    如何能与这位纵横无敌的魔君比拟?

    只能怪那魔劫死狱中,太过闭塞。以位这人只一个大乘境而已,实力再强也是有限。之所以能在星玄修界横行,只是仗着祖辈余荫,有无明上仙为后盾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世间还能有人在大乘之时,战力就达到天澜魔君那个层次?

    “如今这位已是能与星始宗及诸教对垒,使那些正教,都噤若寒蝉。”

    那冷魔离悠悠一叹,那位魔君的事情,越是打听,越是让他惊骇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?星玄界怎就出了这样的异能?

    “此时一千二百万里外,星始宗季节的合道修士,就达十三万,登仙境大天尊一流的修士,就达百六十位,还有诸国助力。可却小心翼翼,甚至不敢轻易接近。你我遇到了这样的主上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元器天城已被任山河炼化,此间几人谈话,估计都瞒不过苍茫魔君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是有意如此,本来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言语。没必要刻意寻私密空间,引发那位魔君不好的联想。

    不过冷魔离估计,那位魔君即便是知道了,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因那位,根本就没把他们几人,真正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确为天纵之资,百万年都难得一见的不世之材。”

    那莲奘双手合十,真诚一笑:“我很想看看,这位任施主,未来能够走到什么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那个算渊,所言不尽不实。许多关键,都并未对我们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此人,原清汝就觉得牙痒痒。若这算渊,当时能说得更清楚一些,问清楚这任山河的事迹,她何至于会蒙受那样的奇耻大辱?必定会更谨慎些,不至于落到这种境地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曾说起,然而我等也未询问。”

    冷魔离也是配合,光明正大的给那‘算渊’上着眼药,指望那位苍茫魔主的神念能够感应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冷魔离,又语气一转,声音暗沉:“不过,即便那位实话说了,那时我等,又有几人会听信其言?”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他自身天资高绝是一因,灵界洞天与昙誓魔天中始终有人照拂,也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那李神秀盖棺定论,而后扫视了诸人一眼:“那么也就是说,之后这段时间内,我等最好是尽心尽力,为他效劳?”

    其余二人都无异议,原清汝则一言不发。她和这些‘狱友’情形不同,这三人只是以部属身份,为任山河效力。她原清汝则是奴仆,根本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原清汝对此并不在意,她一向能屈能伸,‘本我’与‘道心’中根本就没有宁折不弯的概念,并不影响日后前程。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日后会怎么样,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也就在四人讨论之时,远处一座雄山,渐渐出现在了四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就流明宗的山门,百流神山?”

    传说此山上有冰川,百道溪流,故而得名。

    四人的神情,也渐渐凝重了起来,这是他们从死狱脱身之后的第一战。

    想也可知,那位苍茫魔君,必定会借这流明宗,来检验他们这五部天王军的战力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四人最期待,还是那号称星玄界第一神通的‘雷火仙元’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,整个船团就在距离百流神山大约七千里处,才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不过使四人意外的是,当元器天城与八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散开,形成攻山之势。那位苍茫魔君,却久久未有动作。

    也不止是这位任魔君,那百流神山,也同样没有丝毫的动静。整座山峰上下,都是如死一般的静谧。

    初时诸人还猜这流明宗,莫非已是撤走,只留下一座空山?然而当诸人仔细注目眺望,才发觉不对。山内不但有人,而且数量不少。

    “奇怪!”

    原清汝一声惊咦,而后若有所思的看着那身后方,元器天城最中央的那座观云主殿。

    那位苍茫魔君到底是有什么顾忌?难道说这百流神山,是有什么不对之处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此时的庄无道,确实是没有使用雷火仙元的念头,而是远看着这座宛如男性根物般的大山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寄托于虚空的意念元神,在他抵达的第一时间,就已给出了警兆。

    不过浩劫天图中,却并无什么特殊反应,只那些绿线,最近稍稍浓郁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奇怪,能被他神念感应,可以轻松应对的事情,实在称不上是什么劫数。

    自从他的命运之法开始登堂入室,那寄托虚空的神念,就已变得极其的敏感。

    已经很少有事情,能瞒过他的心灵感测。即便还做不到,如无明任糜那些大能一般,别人只提他们的姓名,就能遥知其言。却也能勉强做到将四面八方,甚至整个星玄界内,所有与己有关之事,都映入心灵。

    对面的流明宗,肯定是有问题,不过问题在何处,庄无道一时间还不能得知。

    以重明观世瞳观察许久,都不能窥知对面山内虚实。似有一层无形的膜障,在阻挠着他的目光深入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一阵凝眉,看不到对方到底使用何种手段,他也就拿不出相应的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此时冒险使用‘雷火仙元’术,自是极其不智。想来想去,也只有先以其他的方法,试探一番了。

    正欲传令,庄无道却忽的心中微动,看向了左侧方向。只见洛轻云,正化作了一道虹光,从侧门之外冲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对面当是镜影之术无疑!”

    才刚站定,洛轻云就直接点破了对面布置,而后又提醒道:“此时剑主施展任何术法,都会被对面任意复制。一旦施展‘雷火仙元’,那就正落对面下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一动,仔细再看。发现无论是那座巨山,还是山上的那些建筑,果然阴影都异常的浓郁。

    原来是暗系术法,怪不得自己一时之间,窥不出究竟。镜影之术么?他以前也听说过,也是一门极厉害的道源神通。不想这一界中,居然也有人能够修成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也敏感的察觉,洛轻云浑身的气机变化。法域与内天地,这位皇天剑圣无疑已在身躯之内,恢复了一到两门法域无疑!

    ——即便只是一种,然而由这曾经的半步混元使出,又岂是寻常修士可以比拟?

    “能够复制‘雷火仙元’?”

    一直坐在庄无道下首处候命的谢婉清,不禁变了颜色,目光转厉。

    那流明宗之人既然能够以这门术法,复制‘雷火仙元’。那么无疑也意味着,之后与星始宗的战事,他们将失去最大的一张牌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