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九章 屈从降服
    自己似是被那苍茫魔君一巴掌抽飞,然而对方到底是怎么出的手,自己又为何不能反应,原清汝却全然不能知。

    要知她方才根本就曾真正现身,显露在眼前的,只是一个幻影而已。却被对手,直接捕捉到了真身所在。然后一掌抽在脸上,自始至终都毫无反抗余力。

    先是怒火中烧,在死狱地渊之内养就出来的戾气,几乎充斥着原清汝的脑海。

    可随即她却似又想到了什么,眼神又一阵收缩,开始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自己引以为豪的幻法,对这位居然一点作用也无。直到此时,才想起对方是赤神弃徒,重明观世瞳的造诣,必定极其高深。

    一眼就将她的幻法破解,洞察到了她的真正方位。

    刚才这任山河若不是一个巴掌甩来,而是直接对她出手,现在的原清汝,已经死去多时!

    下场比之方才死去的血玄君,还要不如!尽管是因望见天澜魔君的身影,使她失神之故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这位魔君的法力之强,却也由此可见!

    浑身骨骼震疼,仿佛是碎散了一般。体内的经络,亦仿佛寸寸断裂,气脉凌乱。

    原清汝强行将沸腾的气血压下,正要勉力起身,庄无道却已再次来到了她的眼前,一脚踏下,直接将原清汝的螓首,再次踩入到泥石之中。

    好在并没有将她的头,一脚踩碎的意思,只是眼神戏谑的望了下来,而脸上依然是挂着那毫无温度的笑容、

    “我等魔修,没正道那么多的规矩,谁的拳头最大,谁就是道理。这是惩你刚才出言不逊,你可心服?”

    那原清汝只觉是遍体生寒。感觉头上踩下来的压力,似乎随时可将她的头,像西瓜一般的踩碎!

    不敢有丝毫迟疑,原清汝忙拼命的点头。那深沉的恐惧感,弥漫着心灵。也再顾不得什么强者风范,也不在乎那身为一方天王颜面。

    原清汝本能的感觉,自己若是敢说出‘不服’二字,那么自己的下场,就绝不会是魂飞魄散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心中已经后悔到了极致,自己今日怎就这么沉不出气?在魔窟之中,自己是断不会如此。这是因离开魔狱,逃出升天后的松懈么?

    这可真是坐观天了,还以为这残酷比地狱还要强上数十百倍的魔窟之外,没什么不得了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看来原道友,还算是个识趣之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‘嘿’的一笑,一脚将原清汝身躯踢开之后,再次扫望诸人。

    “还是方才那句,今日肯为本座效力者,才能生离这魔劫死狱。若然不愿,那么你们要么是从哪里来,就滚回到哪里去!要么今日,就给本座死在此间,”

    又大手一拂,将那心誓莲灯,再次送到了几人面前:“尔等四人不同,四千年主仆之契,或者为本座效力万载。两个条件,可自己选择。莫要逼本座使用命牌。”

    那李神秀的脸上,顿时血色褪尽。下意识的想问,为何是四千年?之前二千年之约,也只是以部属身份,而非主仆。

    然而当触及到庄无道那森冷视线,顿时哑然。知晓这新增的条件,当是眼前这位魔君的惩戒。

    正迟疑犹豫之时,那原清汝却是脸浮肿着,强做出笑容,首先将几滴精血逼出,打入到那心誓莲灯之中。

    “哪里还用得着选择!能为魔君奴仆,该是吾等之幸才是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那原清汝一边朝任山河乞怜的一笑,满含讨好之意。只是她脸上全是瘀痕红肿,此时笑起来,是气质全无。

    其余李神秀与冷魔离二人闻言,都不禁眼角一抽。知晓这女子,一向是不在乎面皮,此刻也对任山河畏之如虎,可也用不着如此谄媚,自跌身份——

    那莲奘却是一声佛号,不过口中呼喊的,却是‘太古魔佛’之名。而后第二个将精血,打入到那心誓莲灯。

    “魔君所言颇有道理,即便是我等魔修,也从无不劳而获之事。贫僧就选为魔君效力万载,以换取日后自由。”

    那李神秀与冷魔离却一阵迟疑,不过当见庄无道的目光,越来越是不善。终还是将各自精血,打入到了心誓莲灯之内,选择的也是后一个,?任山河效力一万载岁月、

    尽管这条件时间更长些,不过更为自由,自主权也更多。若日后有需要,必须得叛离这位苍茫魔君时,付出的代价,也要少上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血玄君的部属,都由你接手!”

    庄无道满意的将这盏心誓莲灯收起,而后目光又斜视了一眼那‘算渊’道人;“今日之后,尔等五人,可为本座麾下五部天王,以五行为号,各统部属。这些死狱魔修,都归由你们五人处置。不管你等用何手段,然而但有半途逃脱,临阵生变,畏死不前者,本座唯你们五人是问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庄无道就没心思再逗留,御空而起,化成了一道虹光,重归元器天城。

    那些剩下的死狱魔修,他本就懒得费心。即便花了心力去处置镇压,也未必又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交给原清汝他们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同样是出身死狱,这几人才最清楚,该如何对付他们这些部属。

    所以对这些死狱魔修,他只要掌握住上层就可。也没有那么多誓愿之物,一一定下契誓。

    至于‘算渊’,这次已经暴露了身份,那就不宜再出现再秦锋的身边,

    且关于当年的秘辛,其实已经查得差不多。至于秦锋想要的帮手,接下来想要多少就有多少。

    在太霄剑宗时,只要他愿意,就可换取三位与‘算渊’同等实力的强者。

    不过却被庄无道,直接转化成了自己眉心中,平等圣印之内的三道灵纹。

    那天澜魔君也是笑了一笑,同样飞空而起:“我看尔等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这位魔君大人的吩咐,诸位还是用点心思为何。否则这后果,必定不是你们几人愿意承受。”

    他对这些人,倒没什么讥嘲之心,反而是有些同病相怜。昔年在东海,也因把这位魔君小视,吃亏不浅。

    李神秀与冷魔离等人闻言先是楞了楞,当面面相觑了一眼之后,就都目透出森冷杀气。

    他们是再清楚不过,这些同样从死狱中逃出来的‘狱友’,此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。

    只要离开了这魔劫死狱,只要有了逃离的机会,这些人大半都会逃散。

    也不尽是桀骜不驯,不愿为苍茫魔君效力。而是许多人,在外都有许多朝思暮想之事要办,

    可他们四人,若不想遭遇任山河惩戒,那就必定要使这些部属们无法如愿才可。

    至于是得罪自己的‘狱友’,还是违逆那位手段残酷狠辣的魔君,这本就不用选择。

    也绝不怀疑那位天澜魔君之言,既然说了代价他们承受不起,那就必定不是他们能够承担

    那莲奘则仰望天空,看着庄无道远处的背影,神色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五部天王么?”

    此时在人群之中,苏星河悠悠一叹,而后眼含深意的,扫了扫身侧的不死道人。

    “感觉我等,对主上而言,是越来越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五部天王,任何一位都可相当于楚灵奇那般的实力。似谢婉清与梦念生,呼延九三人,潜力虽还未开发到极限。不过哪怕成长到九阶巅峰,最多也只与这几人相当而已。而他那孙儿苏剑通,还要略略逊色。

    不死道人一言不发,一声闷哼之后,就是转生就走,径自往自己乘坐的那艘太虚混元舟行去。

    不过眉头却是紧紧的皱起,目中则闪现戾芒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