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八章 五窟天王
    庄无道在打量这些死狱魔修的同时,那些死狱魔修中,也有人在看着他。带着挑衅与审视之色,目光中隐含不善,

    算渊却只当不觉,只是冷冷的与庄无道对视着。来自‘苍茫魔主’的谕令,他已经办到,接下来该如何降服这些死狱魔修,却与他无关,他身也无这样的能。

    此处死狱魔修的几位首领,都自视甚高,桀骜不驯,不会轻易听从他人之命。

    庄无道见状哑然失笑,神色坦然的一个闪身,就来到了那诸多死狱魔修之前。

    “本座听闻你们魔劫死狱有五大天王,分掌地渊五窟。何不出来说说话,让本座也见一见,所谓的死狱五大天王,到底是何等样的人杰?”

    见对面人群中,一片死寂,庄无道顿时又嘲讽一哂:“怎么?在那地洞里呆久了,就真染上了耗子的性情,见不得光了?看来所谓的死狱魔修,其实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对面依然是一片沉寂,在死狱中呆得久了,早就已退去了浮躁,不会被这一两句有意刺激的言语,就动摇了心志。

    不过在十个呼吸之后,依然有人在人群中站出。却是一个温文儒雅的书生,根本就看不出这位乃是一位死狱魔修,此时正似笑非笑,眼神莫测:“小可李神秀,被死狱诸多道友抬爱,忝居北窟天王。这里见过魔君了,苍茫魔君之名,我等虽在死狱之中,也久有听闻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此人现身,那人群之中,又有数人陆续走了出来。或者神情冷峻,或不在乎的笑着,神态各异。

    庄无道扫视了诸人一眼,只见莫不都是法域强者,而且都是楚灵奇那样的等级,甚至更在其上。

    也只有完成了内天地,在这魔劫死狱之中,才能不受太多的限制。

    心知这四人,必定就是其余的四窟天王了。至少修为战力上,确实足够。

    南窟天王冷魔离,西窟天王血玄君,东窟天王莲奘,上窟天王原清汝。

    除了一位出身佛门,一位在入死狱前,就是纯正的魔修,其余三人都是出身道门。

    有时候正道诸宗感觉地渊中人手不足,也会将大量的魔修,投入到底渊之内。

    而最使他关注的,就是原清汝,据说这是一位幻术宗师,就不知实力怎样——

    脑海之内,一一掠过可这些人的姓名,庄无道唇角微挑,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讥讽笑意。

    “那么想必本座的条件,你等都已从本座部属那里知悉?按照前约,今日本座救助你等从这死狱脱身之后,你等需得在今后两千年内,为本座效力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庄无道将一盏心誓莲灯抛出,浮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不过口说无凭,就请诸位今日定下心誓!”

    攻灭了太霄剑宗,又得了孔商仙盟的孝敬,他收获极丰。似心誓莲灯一类的东西,就有数十枚之多。

    这一盏是等阶最高的,高达仙阶三品,足够控住这所谓的五窟天王,不敢违誓。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此言道出,后方的谢婉清等人,就已凝起了眉头,已经各自悄然御起了兵刃法器。

    指望魔修会遵守约定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不过诸人也不担心今日会有什么危险,只因这里能威胁到庄无道的事物,还不存在。

    大不了一战而已,不过如此一来,他们将这魔劫死狱中攻下,也无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果然下一刻,就见那五人中的一位瘦弱男子环臂胸前,不在乎的桀桀一笑:“是有听说过此事,不过我等可都没应承。你苍茫魔君想要救我等出身,只是你的一厢情愿,与我等有何关联?岂非是笑话——”

    话才说到一半,语声未落,庄无道的双眼就已危险的眯起,眼现冷厉之意:“既然不愿,那就给我滚回去!”

    那男子神情一滞,先是有些不敢置信的再看了庄无道一眼,而后也同样冷声哂笑:“滚回去?血某既然已从这死狱中出来了,这世间就再没有谁能再让本座重归死狱。直说了,你苍茫何德何能,臭乳未干,又凭什么让我血某刀头舔血,为你效力?看你也不过一个妄自尊大的小儿而已,居然也想学人建什么魔军,岂非笑话?”

    此时那五人中唯一的红裳女子,也噗嗤一楸:“我也略知你苍茫魔君之名,最近威慑天下,使诸宗深忌。不过要想使我等降服,是不是太高看了自己?说来我也奇怪,你不过一个大乘境而已,到底是如何使诸宗忌惮的?是凭魔君身后的无明上仙,还是赤神宗?看来正教诸宗,近年也是越来越无能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言中,满含轻蔑不屑,毫不加修饰。而话音方落,那后方的死狱魔修中,都凑趣的传出了一声哄笑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暗暗一叹,他早就料到了会是如此。这些魔修,都是一些记打不记吃的货色,好言好语的说话,根本就没用。

    算渊也定然没有将自己的事情,全盘告知。不过也说不定,是告知之后,却被这些魔修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在这死狱之内,消息实在太过闭塞。这井底之蛙做久了,也就再难看到整片天空,以为自家这所谓‘五窟天王’,就已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呼延九,早已是怒不可遏。不过这位才准备要动手时,却被庄无道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而后探手一招,那魔天神劫剑就已再次握在了手中,庄无道的‘星斗玄枢平天冠’,亦有十二道清气,丝丝垂下。

    “你自称血某,也就是西窟天王血玄君?”

    谢婉清几人见状,顿时都为之一凛。记得太皇别府内的时候,庄无道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可那已是两年之前,如今的庄无道,只是实力还更胜当日!

    而对面包括血玄君在内的诸多死狱魔修,亦是全神戒备。即便心里瞧不上眼前这位,满怀疑惑。不过对方这些年内能在星玄界内搅风搅雨,必定也有些真本事的,不能太过轻视。

    那血玄君张口欲答,就见那任山河忽然一个踏步,然后直接就出现在了他眼前,不到三丈处。

    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又到底是用的何种方法,血玄君跟本就无法得知,他只是本能的,心中凛然生畏,就将所有的法域,全数张开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全不受?响,金红色的剑光,虚空横掠而至。犀利的刃劲,还未斩至,就已直刺血玄君的心灵深处。

    血玄君的瞳孔一缩,终于感觉到了极致的危险。心灵在这一刹那,终于准确的感知,这不是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,而是远在自己之上,完全的碾压!

    灵决一引,瞬间就有一道血色身影,出现在了他的身前。不过这屡试不爽的代身术法,此刻却完全无用。先是那血色身影,被一剑破散。

    而后那金红剑光,又将他临时展出的一面魔幡,强行斩碎!剑影依然如潮席卷,直接就穿入到他身躯之内。无数细若游丝的剑气,灌入了进来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血玄君的脸上,现出不可思议之色。随即就‘篷’的一声炸响,整个身躯炸成了无数余片,血肉飞散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四方寂静。那些死狱魔修中,再无半点声音,初时还有人不信眼前之事,以为这只是血玄君最擅长的代身之术。然而当十几个呼吸之后,那血玄君再未现出身影,才能真正确定,那位在死狱中横行一时的西窟天王,确已身死!

    只是一剑而已,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,就死在了这位据说是号称苍茫魔君的少年剑下!连这少年的一剑,都不能挡住。

    而且定是位心狠手辣到了极点之人,只是一言不合,就当场将人斩杀——

    这一刹那,几乎所有的死狱囚徒,都是心中阵阵发凉。感觉这少年,比之他们这暗无天日中生存下的死狱魔修,更接近于魔。

    算渊眼神暗晦了刹那,就又迅速收起。早有所料,所谓的五窟天王,在死狱之内或能称王称霸,可在庄无道的面前,却是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而任山河此时,也已眼含深意,扫向了其余几人。面上含笑,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暖意。

    “问本座凭什么让你等效力么?就凭这剑如何?你等还有何异意,最好是一并说出来,让任某仔细听听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五窟天王的其余四人,都是默然不语,在此时庄无道的气势压迫下,根本无法言声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也信步向那五窟天王中,唯一的女性行去。无人拦阻,那女子在他意念遥锁之下也动弹不能。

    不过瞬息,庄无道就已到了此女面前,先是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了一眼,而后询问:“你是所谓的上窟天王原清汝?”

    赫然也是位绝色,与聂仙铃一般的喜欢红裳,容貌气质也都是顶尖之选。不过那烟视媚行之气,却使他深深不喜。

    原清汝死死的咬着唇,以至于唇角旁一丝鲜血溢下。在眼前这苍茫魔君的杀意冲击中,只觉自己哪怕只稍一动弹,都有殒命之危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孟浪,这星玄界中,怎么就出现了这么一位强横人物?

    简直就是怪胎!大乘境而已,这个人,只是大乘境而已!传说中的天澜魔君,战力怕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然而才想到天澜,原清汝就已望见人群中,一个酷似天澜魔君的身影,正似笑非笑的,满含戏谑的看着场中。

    原清汝楞了一楞,随即就听‘啪’的清脆声响。一股巨力,抽在她那吹弹可破的脸庞之上。

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原清汝整个人就已被抽飞,一直滑到了百丈开外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依然是搞不清楚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