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七章 同门何道
    整个魔劫堡的战事,解决的异常轻松,根本没费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水到就已渠成,随着不死天军势如破竹,首先攻入魔劫堡,这场占据的胜负,就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此处诸教驻守的修士虽多,却并无多少人真有死战之心。一旦最坚硬的外壳被打破,里?的实质,其实是一盘散沙,一团烂泥。

    数十位登仙境与散仙强者,这数量看似庞大,然而里面的法域强者,却不到六人。

    庄无道与天澜魔君甚至都不用出手,谢婉清与苏氏祖孙几位,就已干净利落的将之解决。

    十三部天军的伤亡,也是小而又小,几乎可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城中近半的修士,都已在见机不妙后,往西面瀚海逃亡。剩下一些逃不掉的,要么是战死,要么是被攻入城中的魔修擒拿,或者直接当成了血食,以及各种炼器炼丹的材料。

    有些场面,便是庄无道这样见惯了杀戮之人,亦觉恶心。

    不过这城中,只有一家的弟子例外,都保留住了性命。大约有四百余人,都是赤神宗的门人。

    赤神宗为天下教门之首,几乎占据一成魔劫死狱的出产。驻守这边的修士,自然也比其他宗派之人多些。

    而这苍茫魔军上下,都知任山河与赤神宗之间的关系。也有许多传言,说苍茫魔君与赤神宗之间藕断丝连的。

    所以无人敢动手,即便无奈的时候,也尽量以擒拿为主。甚至这魔劫城内,还有不少其他宗派的修士,冒充赤神宗的弟子身份,以求活命。

    这四百位赤神宗修士,都以赤神宗十二位散仙之一的何道子为尊。

    这位战力高强,最后却是落败于梦念生之手。

    后者本非是其敌,然而手持太初魔幡这件仙阶魔器的梦念生,实力已可与顶级的散仙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比不得庄无道与天澜,可似太霄剑宗怒天炽与何天目这样的人物,却已不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当这位被梦念生擒拿,送到了庄无道面前的时候,这何道子的心情,是五味杂陈,看着庄无道久久难言。

    “若无珩上仙在,必定不愿见山河你如此!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嘿然一笑,并不言语。忖道若真的是任山河,那无珩或者真是不愿见,可换成自己,情形就又不同了。那位是否参与无明之谋,他不清楚,不过至少是知情默许的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也不至于就此生出什么不好的心思,这本就是一场交易而已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师兄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哂然一笑,庄无道就示意不远处的几位侍卫。将何道子带走。

    他知晓这位师兄在赤神宗内,其实也不太受待见。当年赤神宗将任山河开革出门的时候,何道子就已被发配到魔劫死狱这种毫无油水可言的地方。根本没可能,参与到针对任山河的阴谋中。

    所以对这何道子,以及其他赤神宗修士,庄无道毫无为难之意。不但不能为难,还需加以庇护。

    不过何道子却不肯就这么离开,定立原地:“山河师弟,当年之事已经查明,那无相道人,乃是七千年前坐化转世的秦殇魔君。当年对山河你的处置,亦是此人幕后操纵所至,这位别有用心,处断不公,已可确定无疑。还有那皇玄夜与雪阳宫符冰颜联手,以道心种魔法陷害之事,虽还无法证实。然而真相如何,所有人皆心中有数,山河你就不考虑,重归离尘门下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‘任山河’,何道子只觉胸中怒火狂燃。赤神本山内的那些家伙,都是一些无用的废物!只顾自家私欲,却忘了宗门大义。被一个元始魔宗安排入的奸细,玩弄于股掌之间。不但使无珩上仙他唯一的血脉后人,沦落到此等地步。更使赤神宗,损失了一位绝代天骄!

    若此时任山河还在门内,若苍茫魔君非是魔君,此时的赤神宗,哪里能容得星始宗那样的跳梁小丑来挑衅?

    若非是这几年门内形势不佳,对于雪阳宫与元始魔宗几家,又何需讲什么证据?

    大家心中有数,那就直接杀过去便是。

    损失了任山河,是他们赤神宗这万年来,最大的失策,也是个永远的伤痛。

    “回头?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无?,也不好说自己,其实不是任山河,只能摇头:“师兄说笑,此时此刻,本座哪还有回头的余地?那雪阳宫几家,难道肯将本座放过不成?”

    言中带着自哂之意,其实他心里也一直难以心安,不知道自己进入天仙界之后会是如何,是否真能够顺利回归离尘门下?

    即便无明以性命担保,也不会毁约。可问题是有些事情,即便是无明无珩的肩膀,也未必就能但当不下。

    尤其是几年后,最关键的那一战之后。

    所以自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,一旦事情有变,就干脆转修重明天魔录,真正坠入魔道。

    反正殊途同归,最终的终点,仍是混元大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万不得已的选择,他经历过无数杀戮,见过各种各样的污秽。心狠手辣,不逊色于魔修多少。

    然而越是如此,庄无道越感觉自己与魔道,可谓是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见识过了最黑暗的东西,所以才向往光明。哪怕这光芒之下隐藏的,其实也是处处污秽。

    那何道子嘿然一笑,欲言又止,想说有何不可?不过终究还是有些顾忌,冷哼道:“那么你现在,就是要这般继续烂下去?带着你这些走狗与魔子魔孙,四处杀戮,造下滔天之孽?”

    “这与师兄你无关!”

    庄无道见何道子仍欲劝说,并无停止之意。而旁边他几个‘走狗’,也不敢强行动手,拿何道子怎样。只能摇头,主动离开,化作一道虹光,从元器天城中坠下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就来到了那魔劫堡内。魔劫堡总共四十九层壁垒,每一层都是以七阶以上的石材彻成,厚达三百丈。不但对内,也是对外。

    任何九阶登仙境,也难在数击之内攻破这些壁垒。可惜在里应外合,人心离散的情形下,这些坚固屏障,根本就一点用处也无。

    第四十九层壁垒之内,才是那地渊入口。不过当庄无道到达四十四层壁垒只内时,只见眼前已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前方五层,都已被击毁坍塌。而他的十三部天军,此时正与内中涌出的一群魔修,远远对峙着。气氛紧张,千钧一发。

    人数大约六千到七千左右,还有许多人,隐藏在暗中,以庄无道的观世瞳亦无法完全明辨。不给却能看出这些死狱囚徒,看向外围苍茫魔军部属的眼神中,都是满含着轻蔑不屑。

    若非是有上空处的元器天城,还有那八艘太虚混元灭世神坐镇,加上被苍茫魔军轻松攻克魔劫堡的实力震慑,这些可能立时就要动手,对他的部属发难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囚徒,虽还不敢轻易动手。可其中有些桀骜不驯的,却已是有了跃跃欲试之意,

    庄无道扫了这些人一眼,而后第一时间,就望见了‘算渊’。这位隐藏在那诸多死狱魔修之中,毫不显眼。

    这次能攻克魔劫堡,不止是因秦锋安排的那些内应,来自死狱内部,这八千囚徒的疯狂反扑,也是那诸多正教修士最终战意全无之因。

    而‘算渊’就是他遣入死狱中,负责联络各方势力的使者。早在几年前,他从太皇别府出来的时候,算渊道人就已经奉他之命,混入了魔劫死狱之中。

    而此时看情形,他这位神侍,明显把他交代的任务,完成得不错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