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六章 攻打魔劫
    几乎每一位能在魔劫死狱中成功活下来的,都是战力极度强横的存在,也是真正杀人不眨眼的凶徒。

    同阶之中,这些人中的每一位,都能做到以一敌十,是从厮杀中走出。那些实力稍稍弱一些,都已成为了他人的‘食物’,

    八千半魔的战力л合,不会比两三家二等宗派,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而在魔劫死狱中,几百几千年的监禁流放,也使这些人对魔元的渴望,对灵力,甚至对生人的气血,都渴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些人若是能够引为助力,必定可使正道诸宗,惊惧莫名。再想要分兵数路围剿,那就是在自寻死路!

    不过谢婉清兴奋之情才刚生起,就又醒过味来,面现疑色。庄无道未必就能如愿,那魔劫死域,对诸宗都至关重要,那里的守御严密之极。同样有准仙阶的大阵防御,合道境的修士亦达数千,并不输太霄剑宗多少。

    而他们若不想沦落到,被星始宗大军合围的境地,就需在几日之内攻克此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些魔劫死狱的囚徒,也未必就肯为庄无道效力。如何将之降服,亦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被囚禁了这么多年,应该不存在什么桀骜不驯者,只要能够脱困,这些人会不惜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从魔劫死狱出来之后,情形就不好说了。那时候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。这些囚徒,还愿不愿听从主上他的号令?

    不过相较于前者,这其实不足为虑,谢婉清相信这位魔君,自有办法,

    “魔劫死狱?这倒是个破局良策。不过先不说里面的魔修,该如何降服。就是外围的法阵,也不是那么容易攻破。据说所知,那里驻守的登仙境,最少也有四十位之多。”

    苏星河一边沉吟着,一边好奇的问:“主上可是早已经有了成算?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故作深思之色,对苏星河试探之语,根本不加理会,只是眼含深意的,目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魔劫死狱已经极近,仅仅只两个时辰,这星玄界中,令所有正道弟子谈之色变死狱,就已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所谓的死狱,其实是一处二劫前的战场遗迹,与旁边的雷刹红海,应该是同一时代,甚至本身就是同一处战场。

    不过不同的是,在雷刹红海的中心处,突起了一座高数万里的巨山,冠绝星玄。而那魔劫死狱,却是一座深不见底的地渊,里面有着无数的分支,无数的岔口。

    不过同样的是,两处的环境都极其酷烈。雷刹神山之顶有着无处不在的雷光烈火,而在魔劫死狱,除了是绝灵死地之外,更有着无数的阴风,毫无规律在这地渊之内四处扫荡冲击。

    据说哪怕灵仙境的修士,也不敢正面与之对抗。灵仙境以下,只要被这阴风稍稍擦着,都是非死即伤,必定浑身化为冰雕不可。且地质特殊,又无足够的灵力支撑,根本无法使用土遁之类的法门,真正是一处死地。

    且越到深处越是危险,所以大多数囚徒,都生存在死狱的入口附近。

    而正道诸宗,就是这地渊的上方,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堡垒,名唤魔劫堡。除了对内密不透风,不给这囚徒任何逃遁的机会。对外也同样是严加戒备,这死狱已经有十万年,未出过任何事故。

    此时这死狱分明已提前接到了消息,守护法阵已经提前张开,那些修士也都已经各就其位,一副严阵以待的摸样。

    庄无道直到此时,才似乎从长考中回过神来:“不知诸位,有谁知这的魔劫死狱的来由?可否说说详细?”

    此事“属下略知一二,据说早年魔劫死狱之设,是因血樱神石。传言此物为上古强者陨落后的血肉所化,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炼丹材料,每一枚都是价值无算。我星玄界中,如今也只有这魔劫死狱中才有出产。”

    苏星河见闻广博,对于魔劫死狱的成因来由,自是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“曾听闻五劫早期,星玄界为争夺血樱神石,曾经有过上万年的征战。因各方折损惨重,数十家宗派道统断绝,最后只能彼此妥协,由灵界洞天主持,分配血樱神石。后来有感于那地渊中太过危险,每年为寻觅血樱神石,都有大量弟子,丧命于其内。最后改为将诸教中所有罪不可赦的弟子H以及一些犯错散修,一并关入其内,代诸教寻觅神石。于是魔劫死狱,由此而兴——”

    虽是这么说着,不过苏星河并不解庄无道的用意,眼神疑惑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,元器天城距离那座魔劫堡,已经不到七千里地。

    再往前去,就要全面进入对面法阵之威最鼎盛的范围。

    是要如之前攻打太霄剑宗时一般,在这个距离停下,再花上十几天时间,布下‘小天元无量都天阵’么?

    只怕半个月都未必足够,据他所知,魔劫堡的防护阵极其特殊,乃是引地渊之内的‘寒化阴风’环绕。威能极大,无穷无尽,远超过太霄寰宇灭劫剑阵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且死狱周围,也没多少灵脉可夺。任山河的雷火仙元,在此处作用不大。

    “主上!已经可以停了——”

    眼见元器天城就要进入到危险的距离,苏剑通忍不住出言提醒,眼现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坐在大殿上首的庄无道,却神情淡然道:“号令诸舰,无需停留,全速冲击,直接给我撞过去!”

    此时八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二十艘太虚混元六合战舟,正如众星拱月,结成太虚混元灭却阵,环绕着元器天城。

    闻得此言,殿内诸人都是眼现出错愕之色。倒是不乏有人,有意再次提醒,不过当触及到庄无道锐利眼神,都闭嘴不言。

    全速状态,不到一刻钟时光,所有的舟船,包括元器天城在内,都已进入到五千里方圆之内。

    太虚混元五灵障已经全面张开,而元器天城的上空,更出现了一个五色光轮。

    对面那魔劫堡的防护大阵,各处也同样都已经闪烁灵光。规模浩大,声威骇人。

    让此间诸人,都微微色变。元器天城是元器宗余脉的杰作,是一座法宝般的城池,本身的防御能力,几乎不逊色于一家三等宗派的山门。

    可相较于这座百万年历史的魔劫堡,却仍是逊色太多。哪怕是加上八艘准仙阶的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也远远弗如,战力不到对方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双方修士实力本就相差不多,在阵法辅助上全面落于下风之后,他们根本就看不到攻破魔劫堡的希望。

    只是出乎意料的,这魔劫堡的防护大阵,却在此时忽然陷入到了凝滞的状态,久久未有反应。

    反倒是元器天城与八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连续打出了三波数百发‘太虚混元灭却神罡’,以秋风扫落叶之势,向前扫荡摧毁着一切灵纹禁制。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以灵目远观眺望,只见那魔劫堡的方向,先是陆续出现了几道火光。而后魔劫堡周边的防护阵,就陆续开始出现了局部崩溃的现象。

    那诸宗修士,此时也都是茫然失措,惊惧惶然,不知所以。整个魔劫堡,已经是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,内乱?”

    苏剑通等人的脸上,都浮出了一丝喜意,也明白了过来。既然是内乱,那么这次攻打魔劫堡,自可不费吹灰之力。之前他们的担忧,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便是天澜,也同样是神色轻松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魔君果然是早有准备,这应该是魔君早就备好的内应?”

    他绝不相信,此时这魔劫堡中爆发的内乱,是一个巧合。既然这位‘苍茫魔君’每一步的动作,都有其目的,也事先就有了一个完整的布局,那也就意味着,那以星始宗为首的诸多正教,还有那大汤,大夏这几家大国,从此有难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很早之前,就对这魔劫死狱起了心思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直言承认,毫无忌讳之意,故作高深的笑了笑:“苏老只说那魔劫死狱的来历,却不说此间魔劫堡底层的那些看守,也等同于是被各家宗门流放,许多人一辈子都是老死于此。再者人多心杂,星玄界的诸方实力都有参与,能够利用之处就实在太多。”

    那魔劫堡的环境,其实并不比那地渊内好上多少,魔劫堡内驻守的那些修士,也大多是怨气十足。他们的地位,只比囚徒好上一点,同样缺乏修行资源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十万年内,这死狱都未出什么大事,是因星玄界内,没有能兴风作浪,又对魔劫死狱感兴趣的势力而已。

    九玄魔界之人倒是数次打过这里的主意,不过雷刹红海附近虽环境恶劣,空间却极其稳固。九玄魔界之人,并无法大规模的进入。

    却因此界中的人手不足,即便能造成内乱,也无法攻下魔劫堡。至于魔劫死狱内部的骚动,诸宗转瞬就可镇压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有这想法的人没实力,有这实力之人,却又并无此念。

    不过这其实都是秦锋的安排,所有一切都是他这位兄弟,在这几十年中的经营布置。

    早从他与无明定下交易之始,秦锋就已瞄上了魔劫死狱。

    在这边将近六十年的经营,无数的钱财洒出,只等他来接受成果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都没必要对他这些部属言明。只从‘藏镜人’这个名号就可知道,那个家伙,还是更喜欢隐藏在幕后。

    再次扫视了这殿内诸人一眼,只见谢婉清等部属已是跃跃欲试,旁边那才加入他麾下不久的几位天军之主,亦都眼现出贪婪与嗜血杀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不由无声叹息,知晓此刻,各艘太虚混元舰上的魔修,也多半都已对这魔劫城的‘血食’,饥渴难耐了。

    心中略有不适,不过庄无道随即就又强压了下来,面上也不显半分异色。

    “传令诸部天军,准备攻城!”

    又斜目看向了不死道人,庄无道目中冷芒闪过:“不死天军,可以先行一步!”

    那不死道人顿时桀桀一笑,当先就走出了这间殿堂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