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五章 出乎意料
    “师弟省得!”

    魏成君哑然失笑,似对庚乾言语早有所料,挥了挥手后,就径自走出这间雅室。

    那庚乾则是转过头来,看向了梦行大天尊:“师兄之意,莫非是仍欲等雪阳宫那位真仙降临之时?我如今却更担忧现在,且那上界也在不断催迫,让我等尽快将此界的麻烦解决,”

    此时瞎子都能看得出来,那任山河正如一株正在急速成长的擎天大树。

    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更成长,更壮大一分。

    还有上界星始宗,最近也是法旨不断,都是要星始宗加强山门灵脉的固化防御。似乎是打探到什么对星玄界不利的消息,一时却还未确定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想等待,而是哪怕现在,也没有足够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自嘲,不过神情又轻松了下来:“还好,现在已不止是雪阳宫,玄天剑宗内,只需过些时日,亦有一位真仙降临。两位真仙联手,可镇压此界一切,应当再不会给那位魔君半点机会。唯独上界本院的法旨催迫,颇为可虑,不过此界之中,我等有自主之权,无需太过在意。”

    他是由星始宗昔年几位灵仙,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掌教。基本上任何事务,都能从容自若的处置。能够不动声色,将那些惊天波澜,平复在水面之下。

    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,就是指的他这种人。

    可对于任山河,对于那位苍茫魔君,梦行却是发自的内心的忌惮与恐惧。所以这一战,一定要不出任何差错!哪怕是因此而违逆了本院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只需有一位真仙出手牵制,就能使无明无能为力。若只是单独处置一个任山河,那就好办得多。

    “玄天剑宗,也请动了上界真仙?”

    庚乾神情错愕,一脸的意外神色。

    上界真仙的战力,如果是普通真仙的基准,那么在这一界中,最多只能与元仙境相当。甚至还要略略逊色于,掌握先天至宝的无名以及任糜几人。

    而且每一次真仙降临,都会花费巨量的代价。

    雪阳宫会这么做,并不使人奇怪,这已是生死关头。一个不好,就有灭门之危,不能不请上界真仙下界,稳定局面。

    可玄天剑宗的局面,却又远比雪阳宫好得多。尽管折损了绝真与楚灵奇两大未来支柱,这万年内声势实力必定会大幅衰弱。可毕竟是根本无损,五位灵仙,都还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为何就要到请动灵仙降临的地步?

    不过这也就意味着,玄天剑宗对‘任山河’的重视,远远超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我倒以为,玄天剑宗那位老友,不愧是腹有雄谋!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长身而起,走到了窗旁,看着外面数以百艘计的庞大舰群。

    “对那任山河,无论怎样的重视都不为过。真要等到不得已时,再请动真仙降临,那就为时已晚,未必就能如愿。且此时正是星玄修界大变之时,有一位真仙坐镇,不止是可稳固玄天剑宗,甚至有望趁乱而起,何乐而不为?换成我是他,也不会有其他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这倒是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庚乾只觉是如释重负,体会到久已未有过的轻松感。有两位真仙坐镇,那么这次星玄界的大局,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至于任山河,也最多只能再猖獗一段时日,长久不了。

    只需如梦行之言,拖延到那两位降临就可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观那任山河自逃脱之后,每一举动,都是大有深意。似有一高明谋者,在为他出谋划策。即便不知两位真仙降临的消息,也应能感觉到危机。绝不会就此坐以待毙——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的眼眸中,此时竟浮起了几分阴翳:“所以我现在最放心不下,也最好奇的,是那任山河,统帅苍茫魔军南下,到底是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庚乾闻言不禁皱眉,苍茫魔军的真正目的么?尽管他心中,不认为那任山河会再掀起什么让人意外的波澜。

    不过听师兄这么说之后,他也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这位苍茫魔君,从来不能以常理度之。

    也没让二人等待太久,仅仅七日之后,二人就已经再次从千万里外传来的信符中,得知?答案。

    劫含山之南,雷刹红海的东畔——魔劫死狱!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的脸色,瞬间转为死一般的苍白,难看之至。

    而庚乾的手,更是微微颤动着,显见他已无法压制,这胸内掀起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魔劫死狱!他们居然忘记了魔劫死狱!

    那苍茫魔军北上,根本就不是为寻劫含山盟,清算旧日恩怨。真正的目的,应该就是这魔劫死狱,是这死狱之中,万余魔修!

    他们怎就忘了,那魔劫死狱内,还有那些半魔?

    相较那些贪生怕死,一盘散沙般的魔修。这些在魔劫死狱内自相残杀,已经被魔渴,逼到近乎疯狂了的半魔,才是真正穷凶恶极之徒!

    只要那些稍稍软弱一些的,不够那么心狠手辣,早在进入魔劫死狱之时,就已经死掉!

    这些魔狱中,本来已了无生望,对诸宗正教恨到了极点的凶人,才是那位魔主真正最理想的兵力来源!

    这些人若真落到了任山河的手中,对他们正道而言,无疑是一个噩耗。

    “传我谕令,命所有诸军道友,全速往魔劫死狱方向行进!”

    梦行深吸了一口,勉强使心绪平静了下来,唇角旁满含苦涩之意:“现在赶去,希望还来得及挽回!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有希望!魔劫死狱,诸宗经营已久。除了十二正教,七十二家二等宗门,还有十九家大国,都有登仙大乘级强者驻守于此。守卫之人,不下二十万,其中合道境的强者,亦有四千余人。且阵法森严,牢不可破。任山河要用半月时间,才能攻破太霄剑宗。攻打这魔劫死狱,时间只会更久,”

    庚乾也勉强振奋了一番心情,面含冷意:“只要那边能提前得到消息,那苍茫魔君,定然不会得逞!”

    虽是这般说着,可庚乾胸中却是冰凉一片,不认为那位魔军,是无谋而动、

    那梦行更是直接陷入了深思,开始思索后续之策,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庄无道虽未指明目的地,不过所有舰船却都在跟随着元器天城行进。

    初时谢婉清等人,还不能知他目的。然而当几日之后,船团大军,距离魔劫死狱越来越近,庄无道的真正意图,也就再无法隐瞒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魔劫死狱!”

    谢婉清先是同样倒吸了口寒气,而后又渐渐兴奋了起来:“主上是欲收服那些半魔?如此一来,双方之间的差距,也几乎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据她所知,星玄界几乎每年,都有不下三万人的囚徒,被送入到魔劫死狱之中。都是各宗各派,坠入魔道的弟子。

    不过真正存活下来的人极少,魔劫死狱中条件恶劣,无比荒凉,不但没有灵力,没有任何的修行资源,甚至也没有足够的食物,更无法以神念联系遥感魔渊魔狱那诸多魔主。

    诸宗将入魔弟子送入,美名其曰是为让这些弟子,得以根除魔渴,走回正途,可其实真正能从魔劫死狱中走出来的,却是少而又少,不到百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,在进入魔狱的三年之内,就会惨死。

    要想在那种地方生存下去,甚至继续修行,就不能不自相残杀,将他人的血肉,炼为元气,以补自身损耗。

    所以魔劫死狱中的囚徒,其实一直不多,常年保持在八千人左右,然而这八千人,却是足以令诸宗恐惧颤栗的存在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