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四章 星始之谋
    形势已经急转直下,不止周围局面正在恶化,魔军的内部,也有消息灵通者,已经人心惶惶。许多人本来就是抱着捞一把就走的心思,此时更是已经起了随时出走逃离之意,

    此时已由不得庄无道他们任性妄为,情形已变,攻打劫含山盟,再不可能。

    一旦在赤岩城前师老无功,逗留太久,就有被这些正教宗门合围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这一次,好像是又落到了似那次太皇别府时的境地?”

    当庄无道召集诸人议事,苏云坠听说详细之后,也是苦恼的皱起了小眉头:“大军征战,这又是以己之短,攻敌之长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笑了起来,正是如此,以己之短,攻敌之长。

    进入太皇别府,他是主动放弃了雷火仙元的优势,使皇玄夜他们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而这次统帅大部魔军,则是放弃了他们遁速上的优势。以前可来去自如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谁都留他们不住。现在则是被这支魔军牵制着,不能任意行动。

    这大军攻伐,一旦败北,庄无道甚至有陨落的可能。几十万修士结成法阵合击,哪怕是金仙降临此界,也不能完全无视。似庄无道这样的存在,估计会被直接碾杀。

    以前雪阳宫那几家,是完全没有机会,对他用上这一手。只因太霄都天星云神舰遁速绝伦,又行踪不定。这几方无论如何,都没可能带着几万几十万的弟子,来追索寻觅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其实情形,也没有那么糟糕。”

    梦念生把持着太初魔幡,眼露深思之色:“论到合击之阵与配合,我等自然是远远及不上,可若只论顶尖修士的实力,却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此处不说庄无道,除了不死道人之外,梦念生等其余几人,无不都是法域级的强者。

    不过关键还是苍茫魔君的‘雷火仙元’,以及‘重明剑翼’之术,对高阶修士加持。使得对面九阶修士与散仙的数量,哪怕超出他们这边数倍,也难真正与苍茫魔军匹敌。

    星始宗的大军看似声威浩大,可对面除了雪阳宫那几家之外,其余十二顶尖正教,都未有真正的顶尖强者参与。也并不似看上去,那么强大。

    以苍茫魔军的实力,至少能击溃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问题还是下面这些魔修!”

    立在元器天城最中央处的观云殿之中,不死道人指了指前方,在天城之前排成队列飞行的那些太虚混元舟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根本就不敢战!哪怕真正斗起来,双方其实是胜负各半。这些人也未必肯舍弃性命,为主上死战。”

    所以,即便实力相当,一旦接战之后,多半还是他们苍茫魔军败北居多。

    “现在倒还无妨,可若这局面迁延日久,情势就真正堪忧。”

    苏星河也同样是一脸的无奈:“一旦这西南之地群起响应,那么我等即便没有覆亡之威,也会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西南偏僻,除了孔商仙盟之外,并未其他强横大教。不过那二三等的宗派,亦有七十余家,随随便便都可拉起由二十万合道修士组成的大军,

    此时星始宗动员的,只那自家的门人弟子以及附庸势力而已。在这西南一带,那些二三等的宗派,却因顾忌苍茫魔君的威势,仍无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可一旦他们发现自己深深畏惧的这个魔头,其实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,这世间还有星始宗可以作为依靠时。那么这些势力会做何等样的选择,绝不难想象。

    哪怕庄无道行事还算收敛,对他们并无威胁。然而这一界的正道修士,对于九玄魔界,对于魔修的警惕防备,仍是刻入在骨髓之内。

    一只狮子可以轻松的打败鬣狗,可一群足够多的鬣狗,却也能将一只雄狮活生生的咬死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们需要招揽更多的魔修。”

    苏剑通微摇着头,放在一个月前时,还有些可能。可现在来投奔的魔修,已经越来越少,许多人都在观望风向,不会轻易投入进来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多势众,看起来不会输,这些魔修还是敢于一战的。可现在的问题是,他们已经没法招揽更多的爪牙。

    天澜魔君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,饶有兴致的看着庄无道?想要看看如今这棘手局面,这位当世第一魔头,最后会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应该是难不倒他,至少就表面看起来,这‘任山河’也不像是没有办法的摸样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的确是胸有成竹,星始宗的反应,大致在秦锋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总之攻打劫含山,已经不太可能。诸位可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庄无道扫视了在场诸人一眼,见十三部天军之主,都无异议,才哂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么就转过方向,我们全军南下好了。这劫含山,稍后再与他们算账。”

    南下?

    不死道人先是疑惑,而后目中就透出了精芒。

    猜测庄无道的目的,难道是要报复那几家拜请星始宗出面主持诛魔的宗派与小国?

    若是如此,这就有些意思了。

    如今诸人之中,只有他对魔主神恩,最是渴求。那些血元,除了可助人提升修为之外,稍加处理之后,也能一定程度上强化根基,为他接解除身上的隐患。

    此时他距离九阶之境,仍是天涯之遥,可即便他百般弥补,全力修行都没用,

    感觉自身的法力修为,越来越是不足,要想活下去,就只能继续提升自身的境界。此事已经是迫在眉睫,让他心焦难耐。

    如今也只有足够多的血食,足够多的神恩。才能使他在进入九阶之后,不会逊色于旁人太多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可能是因心有顾忌,接下来却是讳莫如深,对接下来他们魔军真正的目的地,都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不死谢婉清等人,都心中有数。确实,在场十三部天军之主,大半才是新近加入,未必可靠,有些需要秘之事,确实不宜在这样的场合多做讨论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就在元器天城以及所有的太虚混元舟,调转了方向后不到一个时辰。在三千万里之外,一艘星始通神梭上,星神宗的宗主梦行大天尊,就已经接到了消息,

    而此时在他身旁的,一位正是大阴星宫首座庚乾,一位则是星始宗这两千年来,最出色的弟子,与太阴魔君齐名的魏成君。

    “南下么?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轻捻着颌下长须,目透着清冷光辉:“难道是欲寻流明宗,无极教那几家的麻烦?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流明宗,无极教,正是西南最强大的几家二等势力,距离太霄山都不远。也正是当初派遣使者,向星始宗求援的几家宗派之一。

    太霄剑宗已满门覆灭,此时那一地带,除了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蹶不振的孔商仙盟之外,就以这两家势力为首。

    “无妨,这两教弟子,大多都已撤离。即便山门覆灭,有我星始宗为后盾,轻易就可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那魏成君不在意的一笑,现出哂然之意:“仔细想来,他也没其他地方可去。如今着苍茫魔君势大,没必要一定正面对抗不可。且在那边,师弟我也早有安排,定能给那任山河一次不小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惊喜么?如此说来,我倒是颇为期待。成君你一向喜未雨绸缪,应该早就想过,那任山河报复的可能。在那边的布置,必定不会让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梦行大天尊微微颔首,言中略含赞许之意,可随即又语气一转道:“不过,这几家毕竟是因我星始宗遭劫。哪怕之前早有布置,也不好就此不闻不问。成君,你这次就以我特使身份,走一趟流明宗如何?就以我星始宗掌教弟子的身份,主持那边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往流明宗走一趟?这倒是无妨,”

    魏成君只略一犹疑,就已答应了下来。那任山河法力强横无敌,已是公认这一界中,除天澜魔君之外战力最强者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天澜,此时也在任山河的魔军之中。

    魏成君自问不是那位苍茫魔君的对手,更非是天澜之敌。不过打不过他总能逃得掉。

    又不是太皇别府那样的死地,也只有皇玄夜?家伙,才会在弄不清任山河虚实的情形下,傻乎乎的闯入进去。结果不但这位颜面全失,声威大跌,甚至被剥夺了元始圣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只是,这西南之地,随便遣个散仙师兄前去就可。让我亲自去那边,有何必要?”

    “看来成君你,对那任山河还是心存小视。”

    那庚乾一声轻哼,冷然说着:“即便这次我星始宗准备再怎么充足,我等也绝不可有丝毫大意。任何的细节,都不可轻忽。想那任山河,元始魔宗几家联手都奈何不得,被他成长到如此骇人地步,不得不被迫割地求和。似这等人物,岂能轻忽?换成我星始宗,估计结果也不会强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大意不得。”

    那梦行大天尊点了点头,慎重其事:“那边也需有一位,能够令我放心之人主持大局。这人不但要有足够智慧,行事也更需稳重干练,且身份低了也不好,成君你刚好合适。”

    魏成君楞了楞,就收起了之前轻松神色,肃容道:“明白了,说来最近师弟我,也确是有些轻忽大意。且容我稍做些准备,这次南下定不会令师兄失望。”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起身之后,梦行仍不放心:“这次前去,以稳为上,不要贪功。尽量拖延时间,我等的目的,不在于他麾下魔军,而是任山河本人!”

    任山河本人不除,仍旧是一个莫大的威胁,苍茫魔军也随时可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只有除去那罪魁祸首,才不愁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其实他眼中看来,没有那些魔修部属的任山河与天澜,其实才更为恐怖。可以所向无敌,肆意杀戮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