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二章 真相如何
    总共十三部天军之中,只有不死与呼延九二人统辖的部属,稍有些不同。前者是聚集了大量精擅回复类术法的魔修,仍是已‘不死天军’为号,只有六百七十人,却是最悍不畏死的一部;而后者则是将所有专修炼体术之人,集聚于呼延九的手中,总数只有八百多人,号称‘不坏天军’,是一只仅逊于不死天军的精锐。瞬间爆发出来的战力,还在前者之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苏剑通与苏星河祖孙二人的‘射日天军’与‘星河天军’,也同样是战力强悍。

    这二人的部属或是擅射,或是有着大量远程的术法,甚至也不乏有掌握隔山打牛,百步神拳一类秘术之人。可以隔着万里虚空,将对手轰灭。两支天军虽是远程伤人,不担风险。不过相应的,也无收取战利品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非而未曾消减他们的赏赐,反而极为厚遇。只因现在这四部天军,是他现在最能指望得上的人手。

    之后也果然就如庄无道的所料,不到半个月,那孔商仙盟六家,包括那玄都神宗在内,都遣来了密使。送上了大量的财物,蕴元石与各种奇珍异宝,总量几乎堆满了太霄剑阁的一层阁楼,

    其中九阶以上,可已当得起‘至宝’之称的,至少有三十件之多。整体收获,相当与是抢劫了两座山海集。让庄无道有了大量的财物赏赐下属,负担这支大军的消耗。

    这次之后,孔商仙盟元气大伤,加上太霄剑宗已经除名,几乎从第一等的势力跌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也从这六家的口中,得到了更多涉及当年任山河入魔之事的秘辛。

    这些宗派虽未直接参与太霄剑宗的密谋,然而彼此同在一盟之内,有些蛛丝马迹,也可察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玄都神宗,与太霄剑派,几乎是连体婴一般的关系。而这次为摆脱灭门之灾,那密使恨不得将所有涉及太霄剑宗之事,都全数倒出来,以熄苍茫魔君的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“果然,雪阳宫参与,是被元神魔宗挟制,不得不如此。而太霄剑宗,却是野心仍存,依旧欲在那灵界洞天,谋求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秦锋那边的调查,也有了结果,在太虚子镜中感慨着:“一方面是勾连星始宗,求为依靠。一面则是主持贩卖人元草,以及北方魔修急需的天海蓝玉。筹集资金,私下急需炼制太霄都天星云神舰。这李天来,居然还真是人元草案的罪魁祸首之一。可惜这世间,没有不漏风的墙。即便太霄剑宗做得再小心,也仍露了一些破绽。雪阳宫这些年为复元气,同样急缺财源,是第一个被太霄剑宗拉下水的宗派。之前随着任山河入魔,一切痕迹都被掩盖抹去,自然是一切无碍。可当你这苍茫魔君出逃,雪阳宫一步步被逼到了绝境。不得不拼尽一切,也誓要将太霄剑宗,一并扯入这泥潭的时候。这孔商仙盟,就不得不全力以赴,参与追杀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秦锋又冷然一哂:“以他宗主之身,居然亲自参与此事。我到底该说他是蠢,还是天真?”

    “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以为意,据他所知,那孔天霄,怒天炽等人,甚至还有那位剑仙,都未有参与人元草案。

    整个太霄剑宗上下,其实都干净得很。

    这李天来身为宗主,大约是想所有一切的污秽,一切的恶报因果,都一肩担之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说是李天来天真,而是这一位,根本就未能想到,这世间会有一个一门心思。想要把真相探查到底的赤神少主任山河,还有他这能轻松毁去任意一家二等宗派的‘苍茫魔君’出世。

    且人元草这种东西,兴盛于四千年前。李天来当时,才刚拜入太霄剑宗不久,本身也只元神之境。

    要说这李天来,就是人元草贩卖的发起之人,未免有些说不通。多半是继承于前辈,也就是上一任的太霄掌教。

    这也是怒天炽与孔天霄等人,对他极力回护之因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现在更想知道,太霄剑宗那些都天星云神舰,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以太霄剑宗这些年来积聚的财富,至少在暗中,隐秘炼制了十艘以上的太霄都天星云神舰。

    尽管只两千年时间,可那李天来积累财富的速度,远不是天澜能够比拟。能够动用的?力,也远远强过天澜。

    若能得手,即便这些星云神舰体系不合,也仍是一份不错的战力。

    星云神舰本就是集七家之长,虽是以太霄剑宗为主。然而那些修行星辰一脉功法之人,也可操纵。

    “不知所踪,那些东西你最好是暂时忘掉才好,无需惦记。太霄剑宗如今就指望这点本钱翻身,岂能被我等轻易寻得?要等他们露出破绽,至少也要等到两三千年后。”

    秦锋摇着头,一副颇为惋惜的摸样,而后又目中闪现精芒:“真正该在意,并不是这些都天星云神舰的下落,而是其他。无道你,难道就没察觉到其中的疑点?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意外:“你是说,主导任山河入魔的,很可能并非是皇玄夜,自然也非是他背后那位魔督?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无道!”秦锋笑了起来:“我这里。倒是有个值得怀疑的人选,要不要我说给你听?”

    庄无道瞳孔微凝,脑海之内,迅速掠过了所有值得怀疑的人物,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到:“可是符冰颜?”

    居然,是这个女人!

    说来他与这位,已有许久未见。一直以来,也是将之忽视,并没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不过若他与秦锋的猜想被证实,那么——

    包括皇玄夜与无明在内,他们所有人,都被这女孩狠狠耍弄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女子,你我只怕都将她小看了。将诸教玩弄于股掌之间,那皇玄夜与她之间,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,都仍需探究。”

    秦锋说到此处时,又语气一转道:“还有星始宗,与太霄剑宗除了表面上的附从之外,双方在人元草案中应该没什么关联。万西林苏氏却是关键,应该是苏氏有人与太霄剑宗勾结,参与人元草案。星始宗得知之后插足其内,将他们‘特制’的人元草,混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又嘲讽道:“那些世家弟子,想要夺取人元草的灵脉,可也有几位运气不佳,反过来被夺了身舍。从此有了光明正大,进入赤神宗的机会。无相是如此,其余无欢,无壬,无观,无生等人,也必有一位是这种情形。说来巧合,这四位中,有三人是出身世家子弟不过那星始宗,既然做下了这样的事,过程必定极其小心。真不知,当年的任山河,到底是如何查到苏氏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动,而后就直接问:“这么说来,你也是怀疑这符冰颜?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他得自任山河的记忆,并不完整,残缺不全,否则哪有这样的麻烦?

    “有些不可思议,可事实却由不得我不这么联想!任山河那个蠢货,又怎么刚巧就查到苏氏的头上?”

    秦锋嘿然一哂,满含不屑:“这还只是我的猜想,不过若真如此,那么这符冰颜的用意,就值得好奇了。到底是真对雪阳宫忠心耿耿,还有别有用心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好奇,不过却知只是靠猜,根本就不可能得知真相。只心中微一叹息,颇为可怜那任山河。

    若只是查探到雪阳宫与太霄剑宗参与,那也没什么,无明还可护住他安然无恙。哪怕是有元始魔宗涉入,也无需担忧。

    可若再加上一个星始宗,那就注定了这家伙的结局。整个星玄界,除了无明等寥寥几人,都在期待着任山河的死去。

    正所谓千夫所指,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“此外还查到一件事,任山河在人元草案爆发之前,就与符冰颜有过接触。”

    秦锋摸着下巴,一副深思之色:“我在想,那女孩这些布置,不但将几大宗派都牵涉在内,更把自己身后的雪阳宫与元始魔宗,也一并带入到沟里。这到底是出自元始魔宗的授意,还是符冰颜的私自行事?对于任山河,她应该是利用居多,不过也很可能,真为任山河动过情?那任山河被无明无珩二人寄以厚望,总不可能真是个蠢货。这符冰颜的真情假意,一点都分辨不出?”

    “这些先不提,待?查出结果,直接告知于我便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今日寻秦锋说话的目的,并非是为这符冰颜:“之前托付之事,不知大哥可准备妥当?”

    “准备?是指哪一件?让素寒芳知晓雪阳宫,乃是贩卖人元草的主谋之一?还是指之后的战事布局?”

    秦锋在镜中直起了身,收起了那副散漫的神色:“前者我亦颇为期待,不过我却要建议无道你,最好还是等等再说,在关键之时爆出来,说不定后面的进展可能更有趣。无道你可还记得那位殇雪大天尊?”

    庄无道默默倾听,殇雪这人,他怎会忘记?当年雪阳宫在雷刹红海,追杀他的三位登仙境大天尊之一。

    也是如今,雪阳宫仅余的两位九阶法域强者,最后的顶梁柱之一,怎么都不可能忘记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位殇雪大天尊,不但是她一身灵脉天资,都是靠人元草夺来,便是其本身,亦曾参与其中。而据我所知,这位的家族,亦有参与人元草案,这些年非但不曾收敛,反而是有变本加厉之势。论及与素寒芳的交情,殇雪虽不及贞阳般情同母子。可这些因殇雪刻意结好,二者间也是极其亲密。你说若那素寒芳,得知了此事后,会是何等样的反应?”

    秦锋此时笑容,已是邪恶之极:“还有之后你想要做的事情,都已稳妥,必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