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一章 元始血池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立在剑阁的顶层,在这血气之柱的最中央处。此时只觉那移到了他眉心中的平等圣印,正是灼热无比。

    正有无数的精纯血元,从里面灌注了进来。

    之前都是魔血精华的形式,服用之前往往就已损耗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?一次,那阿鼻平等王却是直接以灌顶的方式,注入血元。

    庄无道来者不拒,吸收之后就全数封锁镇压,自己承受不住的,则是暂时封存于一颗血晶之内。

    那人降临之期就在几十年后,他现在已顾不得那么多。只要能提升自己的法力修为,那么无论是哪种方式,他都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这些精纯血元,他只需将之融入躯体,三五年之内,就应可踏入登仙之境。

    至于因这魔元血煞潜伏而引发的后患,庄无道只能暂时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这灌顶整整持续了一刻时间,才逐渐显出了颓势。庄无道这时才抬起头,若有所思的,看了一眼天空。

    这一次,阿鼻平等王的真身,虽未显化。然而降下的神恩,却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这个魔军主帅,此时在他脚下一层,那十位九阶登仙魔修,也是被灌注了整整半刻时光,血气充盈。

    再下一层,就是庄无道特意挑选出来的战功卓著之人。也无他需费心去分辨,只需看谁战后,身上的煞力血气最浓厚就是,

    还有各种样的灵珍,被赏赐了下来。整个太霄剑阁上下,已是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即便庄无道自己,也同样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手中,就已握着一块黑褐色的石质圆盘。一时间,也无法辨知这是何物,只能感知到里面,那无比恐怖深邃的邪恶。还有这石盘外围的灵纹,也不似斧凿而成,而仿佛是天然生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平等圣印中,也多出了三道血色火焰形状的印记。不过这却是他刚才主动以神恩换取,向阿鼻平等王祈求得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另有用处,以后祭祀平等王的时候,还需增添。

    直到整个献祭,进入到了尾声,上空中那阿鼻平等王的魔念,也渐次淡去。

    洛轻云才御剑而入,来到了庄无道的身侧。首先看了一眼庄无道手中之物,而后目现错愕之色,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庄无道第一时间,就已察觉到了洛轻云的异样,不禁挑眉:“这东西,你莫非认得?究竟是何物?”

    洛轻云不答,笑的苦涩异常。

    还是剑灵,在轻云剑上显化出身影,开口答道:“这是魔源血池,而且是高达四阶。乃魔渊魔狱生灵之源,收摄魂灵,孵化魔虫之物。只需将此物,寻一魔土埋下,就可为剑主你源源不断的提供魔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色顿变,明白了过来。忖道原来是这东西,那位阿鼻平等王对自己,可真是厚遇有加。

    魔源血池这种东西,其实九玄魔界也有,甚至元始魔宗的本山,也有着良多。不过大多都是一阶的血池,价值不大。每年出产不过百条魔虫,而且是天赋实力最弱的那种。这些年也没产出什么强横魔类,按部就班,最多只能提升到合道等级,被元始魔宗当初奴仆使用。

    而四阶的魔源血池,可以每年为人提供总计千数的魔虫。实力大多是二三阶不等,更有极大的几率,产生出天生法力就不下于四阶,天赋异禀的存在。

    之后进化出来的魔类,也将是刀魔,炎魔,死魔,灵魔,修罗,夜叉等等上位魔族。

    有这些东西在手,只需六七千年时间,他的麾下就可拥有一支,实力完全不逊色于现在这苍茫魔军的力量。且这些魔类的性命,几乎完全被他掌控,可以如臂指使。

    ——光只这四阶魔源血池的收获,就已超过了自己将整个太霄剑宗献祭的价值。

    把这东西赐下,这位阿鼻平等王,到底是意欲何为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隐隐感觉,这多半是因自己对九玄魔界,以及接下来的种种谋划,已经被那位阿鼻魔主查知。就在方才自己祈祷之时,被那位魔主感应侦测到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这东西,并非因这次献祭而来,而是对自己这次‘阴谋’的鼓励与嘉奖。是这位魔神,在表示欢悦。

    p>有意思——

    暂时这东西,对他并没什么用处,庄无道直接以意念,将之收入一枚虚空戒内。而后又眼含深意的,继续眺望天空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情形,你二人可有感应?”

    这是指那分流给魔督魔舍离的神恩赏赐。别人可能察觉不到其中的异常。然而庄无道身为平等圣子,又是刻意关注,却绝不会漏过那一刻的变化。与以往那几次血祭时的情形,可谓是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那位明显是下不少功夫掩饰,然而无奈的是这位早已漏了形迹,在庄无道眼前做出的这些动作,全然无用,只会更启他疑窦。

    “略有所觉,不过却并不清晰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微微颔首,而后目含深意的询问:“如此说来,剑主你已经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都已到这个时候,哪里还有后悔的余地?且要想尽快应对那家伙,这边的事情,就不得不快刀斩乱麻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庄无道又不禁自嘲一哂。这次他攻打太霄剑宗,连一个像样的活口都没留下,也没有任何逼问当年详细究竟的心思,存的就是早日解决后患之意。

    总之当自己把所有相关之人一并斩灭之后,那么无论在水底下藏着什么样的阴谋,都再不能得逞。

    再者——

    “其实要不要走到这一步,并不在我,而在于他。若那位不漏破绽,我自是半点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不应声,只是神情默默地,用手抚着她的随身剑器紫氤。知晓庄无道,原本是无需如此冒险,一切都是因自己带来的灾劫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接下的一个月,庄无道依然在太霄山附近,按兵不动。一面消化着这一战中的体悟,参研第五剑‘天地悠’。一面则按照之前天澜魔君的建议,开始整顿部下。

    有了之前的一场大胜为基础,他整顿部属时的阻力,已经小得多。有了看得见的好处,即便有些人心生不满,也不会轻易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能在这一个月内,将这些乌合之众,编练到可以抗衡正教大宗的层次,那无疑是天方夜谭,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内,庄无道所做的,就只是建立一个初步的上下体系而已。

    攻打太霄山一战中,死伤极少,只有三百左右的合道境,加上寥寥几位高阶大修身亡。之后闻名赶来的却又有千余之众。

    庄无道干脆将这一万三千人,分成十三个军,各以‘天军’二字为号,分别交由不死等人,以及几位实力较强的九阶法域登仙境统帅,号称天军魔将。

    而在‘天军’之下,又分设下四都,每一都由大乘修为之人担任都统,再下面还有各种样的小头目不等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各部魔修都有了统辖,不至于似今次攻打太霄山时一般,无人指挥,完全是乱战一气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求他们能有多强的战力,只求以后争战之时,不至于乱成一窝粥就行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种潜移默化之法,只要各个层次的首领之人,尝到的权利地位带来的好处,就会自发的代他维护这个体系。

    随着时日的推移,只要不生变故,这支苍茫魔军,就会在潜移默化中,真正的稳固下来。成为星玄界,一支全新的势力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