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六零章 太霄宗亡
    说来他这个灵奴,自己也是该提携一番了。若是登仙境界,这不死天军的人数,至少可再增三倍以上,战力则是以十倍递增。

    还有这家伙的肉身,不能灵肉合一的问题,他其实也是有办法助其化解,摆脱隐患。

    一旦解决了这些,这不死道人的价值,也同样会大幅的增加。

    之前他只是因这不死道人的表现,太过桀骜不逊,所以才有意的压制而已。免得这位,过于骄狂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错!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,嘲讽的勾起。只要能不死不灭,谁都不会缺少勇气。

    “至于天澜道友你说的整训操练,这一战之后,我自会想些办法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并不热心,星玄界与九玄界互为依靠,魔修众多。三只腿的蛤蟆不好找,两条腿的魔修,却是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即便星玄界的魔道散修被他搜刮一空,在那极北之地,还有无数的三四等魔道宗派,可以为他所用。这些宗派之人,战力比之魔道散修还要强上不少。也无需他来整训,他们自有规矩。

    那天澜也知此事,确实难为。苍茫麾下的这些魔属,很难改变一盘散沙的状况。嘿然一笑之后,就再未多言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则是闭上了眼,神念全面张开,静心感受着这场大战。每一处厮杀,每一个角落,都不肯放过。体会着那沸腾而起的杀伐之气,以及从各处体现的争战之道。

    心中同时思忖,这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五剑‘天地悠’,到底是需要什么样的剑意?又到底需领悟哪些奥妙,才能将之完整无缺的使用出来。

    ——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    庄无道神念冥冥,似如入定,整整两个时辰之后,他才苏醒了过来,目现遗憾之色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,又是毫无希望。

    不过也称不上是一无所获,这一战中他有不少领悟,可以作为积累。

    天澜并不知他情形,虽是奇怪,却未多嘴询问。洛轻云却流露出关切之色:“如何?不知剑主,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几十年后,就是劫果来临之时。而此时最能使庄无道提升实力的,就是大悲七剑与蕴剑诀。

    无论是完成天地悠,还是将蕴剑诀推升到第十一重,都可大幅度的提升品阶

    庄无道得天独厚,当年她登仙境时将大悲七剑修成,也只堪堪达到超品而已。可庄无道借助先天战魂之体,能提升所有神通半个阶位,此时所有剑式,都已入超品之列。

    若是再修成天地悠,这七门剑道神通,定可达超品初阶的极限,甚至达至超品中阶。哪怕是那劫果,也未必能在这方面,与庄无道比拟。

    所以此事,由不得她不关心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眼中茫然之色不改:“悟到了一些,不过总感觉,还差了一些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剑的关键,其实在最后六字,独怆然而涕下。怆然为悲伤之意,剑主你心中并无悲念,自然难得真意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听在耳中,面色却又些不好看。要有悲念,难道还要再体会一次与羽云琴的离别,又或师尊节法身死那一幕不成,

    “别忘了你最擅长的魔种,无需太高的等级,几百个七情魔种就成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提醒建议着:“现在这些魔修身上试一试,若是还不能领悟,那就不妨再尝试看看,谋划一场星玄界的旷世大战。那时天地共鸣,人道悲泣,剑主必定能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二人间说话,使得旁边的苏云坠及天澜魔君,都不由侧目以对。谋划旷世大战,这二人是否知道自己,到底在说些什么?就不惧天道与人道之惩、

    “七情魔种么?这主意倒是不错。至于后一个,真到不得已时,我也会考虑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眯起了双眼,这七情魔种,是魔种中等级中最低的一类,只能助人吸收感应情绪之力。比之天一界时,庄无道植下的那些魔种,都要大大不如。好处是见效极快,坏处是不能有更深的体悟。

    这七情魔种看似无害,对修士并无损伤。然而要想体会他想要的悲情,那就意味着这些鼎炉,必定要经历亲朋折损,各种悲伤之事,实质极其的残酷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,却无丝毫的犹豫,已然在筹谋着,?如何布置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之前,还有些事需要先行处理。太霄剑阁中的战事,已经接近到尾声。

    只是那最上方的百余层,已经强攻不下,陷入了僵滞状态。尤其是那几个人,已经出现,杀得剑阁内的魔修闻风丧胆。全靠着不死麾下的不死天军支撑着,才未溃散。

    “此事待战后再说,到是那上面的三位,须得尽早解决。天澜道友,这三人你二我一如何?那孔天霄归我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庄无道一边御剑而起,剑光直指那太霄剑阁的第九百层处。若无必要,在短时间内,他还不想洛轻云的战力,这么快就暴露出来。所以这一战,也就只好亲自动手了。

    那天澜魔君闻言,则不禁一笑:“魔君倒真是会使唤人,那怒天炽与何天目,可都非是弱者。”

    却并无推拒之意,目中反而含着几分傲色。两个散仙而已,还不放在他眼中,尽管以是八劫一是七劫,又是公认战力最强最极端的剑修,可在他两万年道基面前,这二人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除非是那剑仙问天杰,才能让他认真一战,

    强行撞入到九百层内,庄无道又一路急冲往上。循着那些被打通的缺口,不过片刻,就到了第一千零九十层处。此处早已化成了一个血色世界,到处都是修士的尸骸血肉,

    其中有魔修,也有大量的太霄剑宗弟子。而在庄无道目望之处,此时那孔天霄,正定定的立在梦念生与呼延九合围之中。驾驭着三口飞剑,与二人苦斗激战着。

    当望见庄无道到来,孔天霄的瞳孔中,顿时现出了绝望之色。不过瞬时又恢复如初,眼神异常的平静:“任山河,孔某等你已久!今生能与魔君共赴黄泉,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漫天的剑影,将那梦念生与呼延九强行逼开。然后整整四道赤色光华,往庄无道冲击而至。不惜一切,也要与这令太霄剑宗覆亡的罪魁祸首,同归于尽!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一挑,第一时间就认出这赤光,赫然是一种仙品四阶的雷丸。威能巨大,只需一刻,就足可将千里方圆之地,彻底湮灭。也能将一位元仙修士,当场击杀。

    却毫无畏惧忌惮之意,庄无道引剑前击,划过一道耀眼弧光,在这几道仙雷,还未爆开之前,就以剑力将之送入无量虚空。而后因果牵引,在百丈之外,带起了一道血光,削断了孔天霄的头颅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最终布置在太霄剑阁之外的血祭仪阵,规模堪称庞大。好在庄无道麾下,有着众多擅长此道的修士。

    大战了结之后,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,就已初步完成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交由苏星河等人去布置,庄无道需要一一勘定战功,决定最终神恩的多寡与顺位。

    还有在太霄剑宗中的一应所得,亦需分配下去。其实收获不算多,这太霄剑宗早早就已知灭亡的命运,提前就有了准备。一方面的是全力加强太霄寰宇灭劫剑阵,一方面则是将各种灵珍,提前转移,留下复兴道门的种子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东西,太霄剑宗是移不走的,比如这座以无数灵金铸成的太霄剑阁。再有秦锋与诸教死死的盯住,太霄剑宗想要转移财物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此外就是那些弟子,本身御使的各种法器,以及随身之物。不过这些东西,也大多落不到庄无道的手里。被那些攻入太霄剑阁的魔修们私下贪墨瓜分,甚至不乏因见财起意,而彼此冲突争斗之人、

    庄无道不闻不问,只当不知,这些其实也可算是对这些‘奋勇争先’的魔修们的奖赏。

    毕竟只有奋勇杀敌之人,才有第一时间借助的这些太霄剑宗修士遗物的资格。

    只有遇到后一种情形,当庄无道亲眼目睹之后,才会直接施以惩戒。可其实大多时候,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类,背负无数的冤魂,无论死多少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而把这些东'加起来之后,收获已经算是很不错。再若不出意料,过不了多久,孔商仙盟的其余几家,就有重礼献上,以消灾解难。

    这些财物,也必定会远超他在孔商仙盟的收获。

    这些都做完之后,才依旧是由苏云坠为祭祀,主持告祭阿鼻魔主。

    苏云坠其实并不情愿,不过这里与清虚道德宗的情形,并不相同,

    当年任山河之事,已经确证了这太霄剑宗曾经参与,尤其是那李天来。

    苏云坠身为任山河的侍女,与太霄剑宗之间,自也有着因果,容不得她推拒。

    太霄剑宗四十万弟子,只有十二万人被生擒,且大多都是元神境以下。元神以上,生者寥寥。即便还有剩下的,也都是死战之后,力尽不支。

    而孔天霄,怒天炽,何天目,还有那剑仙问天杰几位核心人物的人头尸首,此时都被堆在太霄剑阁的最顶层,以显庄严郑重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其实都无所谓,如此大规模的血战屠杀,覆亡宗派,远比普通的血祭,还要更能取悦魔主。

    若是换成那神职与征战,杀戮,破坏,死亡等等有关的,回馈的神恩,往往会以倍计算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怀疑,此时的那位阿鼻平等王,可能根本就不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当苏云坠祭词诵完的刹那,一道浩瀚庞大的血气之柱,直击云空。

    以往每一次关键的献祭,阿鼻平等王都会显出真身。不过这一次,庄无道祭祀的规模,虽是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次,哪怕是将一家二等宗派攻灭,那阿鼻平等王依然未曾以真身降临。只是一股强横莫匹的恢宏意念,盘旋在此间太霄山的上空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