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五七章 太霄剑宗
    一个月后,庄无道的元器天城连同八艘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’,一并抵达太霄山前。

    那太霄剑阁,依然直插云霄。几年前聂仙铃留下的创痕,也早已修复如初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这太霄剑宗上下的意气消沉,只要是稍通望气法门之人。都可观瞩。可谓是士气低迷,暮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那玄都神宗与大器玄门,残天观几家都没来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看着眼前的太霄寰宇灭劫剑阵,明显是在近期被大幅加强过。

    对于太霄剑宗即将面临的局面,那孔天霄想必也早有预料了。

    唯独让他惊奇的是,在此处固守的,只有太霄剑宗一家弟子。其余孔仙商盟几家之人,都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大器玄门与残天观不来,都不奇怪。毕竟这只是太霄剑宗一家,惹来的祸端。

    可那玄都神宗也同样未有人到场,就使人颇为惊奇了、

    对于太霄剑宗选择了死守,而非是遣散弟子,保存复兴再起之机,庄无道反倒是不觉意外。

    他在几个月前,已对整个魔道,发下了追杀令。只需能捕杀任意一位太霄剑宗的修士,都可从他这里领取丰厚的赏格。使整个魔道修界都为之骚然,一时间无数的魔修汇聚到这西南之地,猎杀已经持续了数月之久,太霄剑宗死伤已达数千。

    太霄剑宗此时既无盟友,也无能够托庇的宗派。普通弟子在外,根本就没生存的可能。只有依托阵法防护,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,所谓孔仙七盟当年只是因利而合,这几十万年来确实是风生水起,势力不弱。可要说他们从此就能同生共死,那么魔君你,就实在太高看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天澜魔君冷笑不已,满含不屑:“想必不久之后,这几家就会有使者前来,向你求和。”

    “天澜道友此言有些了谬误。”

    苏剑通摇着头,不以为然:“我看他们也不是不想守,关键还是守不住。十几个仙市,七处宗门本山。守住了这太霄山,就未必还护得住其他所在。主上有雷火仙元之术,攻城伐山无有不克。孔商仙盟既然不敢冒险一战,那么背弃太霄剑宗,向主上求和,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那天澜魔君‘嘿’了一声,却不再言语。知晓苏剑通言,才是真相。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在开始召唤雷火力士,一片片雷火缠身的傀儡,从地面拔地而出。

    这次不同于以往的遭遇战,而是攻打太霄剑宗的山门,很难说这一次,会不会旷日持久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在使用‘雷火仙元’术的同时,也将一张张高阶固灵符打下,稳固其身。

    不过整个过程,并不顺利。这太霄剑宗,也不知是炼制了什么仙宝。

    每当庄无道使用这门神通之时,那太霄剑阁内,就有一道无形无质的剑力斩出。使周围的元灵,都处于湮灭的状态,干扰着雷火力士的成形。

    庄无道每一次,都需要恢复巨大的心力,去镇压,去维持。而一次玄术施展,能够真正成形的雷火力士。都不足十具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急,上面的这座‘元器天城’以及八艘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’,就已使他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一旦形势不妙,随时都可从太霄山下退走。

    此时玄都神宗与大器玄门几家,都无意涉入。那元始魔宗鞭长莫及,星始宗与神渊道也因李天来与魔道勾结之事,也无足够的借口绕开无明插手。在许多修士眼中,太霄剑宗行事已经偏离正道,是背叛者,也不齿太霄剑宗的所为。他与太霄剑宗之间的争斗,只是私仇,并不涉正魔之争。其余正教,也多半是观望居多。

    太霄剑宗外援已绝,那么他大可在此间,慢慢经营。直到这些雷火力士的数量,足以支撑准仙阶‘小天元无量都天阵’为止。

    到第十五日时,太霄山外的雷火力士,已经增至四千三百具,此时已在与太霄山争夺灵源。

    此间二百三十七条地脉,已被‘小天元无量都天阵’夺取了两成有余。

    不过有山内的剑阵干扰,这座大阵依然无法冲入仙阶层次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日,庄无道刚将所有的雷火仙元术,都尽数释出时。就见那太霄剑阁之殿,突然一道剑光?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遥望过去,只见正是孔天霄。此时御剑而行,刚好是在太霄寰宇灭劫剑阵范围边缘处停下。先是目光复杂的与他遥遥对视了片刻,才郑重其事的俯身一拜:“魔君在上,太霄剑宗孔天霄叩首拜见!今日特为请罪而来,求请魔君,饶过我太霄剑宗上下人等。之前一应错失,都是孔某与前任宗主李天来之过,在下愿自裁谢罪,只求魔君退兵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先是讶然的一挑眉,这孔天霄言语中已不含半点怨恨,即便有,也被孔天霄很好的压制。至少他现在,是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略略讶异了刹那,庄无道就又迅速平复了下来。居高临下,神情冷酷倨傲的,看着对面。

    “自裁谢罪么?你们想得倒是简单,这么容易,就想抹平Lee这段恩怨不成?记得之前星龙谷时,本座就已好言相劝,可当时你孔天霄,是如何回答的?”

    语声一顿,庄无道的唇角,流露出冷酷的笑意:“你说我孔某等着便是,孔商仙盟与你任山河,依然不死不休!是这些话不错吧?”

    那孔天霄的身躯顿时一僵,面色涨红,而后却是深吸了一口气,俯首再拜:“天霄已经知错,只求魔君,能够再给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太晚了!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他心中对这孔天霄,其实还是有些佩服。这样的做派,等于是将颜面身份,都弃之不顾。也将太霄剑宗的尊严彻底放下,放在他的脚底,任他践踏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都不能成为他放弃攻山的理由。太霄剑宗能够拿出来的筹码,实在太少,现在也毫无利用的价值。只是求恳,根本就不能让他心动。

    且如今跟随着他庞大魔军,也正等着太霄剑宗的这些血食祭品。哪怕他身为这魔军之主,也不能太过违逆自己部属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也曾说过,三十年后,任某定卷土重来那时必破山伐庙,毁尔仙市,断你道统!任某说话,向来一言九鼎,今日正好应当年之誓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庄无道又探手一招,把那魔天神劫剑握在了手中,遥指着太霄剑阁。

    “尔等听令!明日破此太霄宗,允尔等血祭此山!不斩尽杀绝,寸草不留,则绝不封刀!”

    音传万里,那所有八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二十艘太虚混元六合战舟,总数达一万三千的魔道修士,顿时人声沸腾。

    孔天霄的面色,也刹时变得苍白无比。不过却并无暴怒,而是双眼失神,一声轻叹:“思过往种种,都是我太霄剑宗的过错。魔君执意如此,实是无可厚非。不过孔天霄与我太霄剑宗,却也绝不肯束手待毙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孔天霄就已驾剑飞离,重归太霄剑阁。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也为之一凝,依稀感觉道到,正有一股悲壮之气,正在那太霄剑阁之内孕育着。

    显然这一门上下,都已经抱定了决死之心。

    之前这些太霄剑阁弟子,都已心灰意冷,可在此时此刻,在绝望之后,又再次有了斗志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