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五六章 天机碎石
    从崆峒峡返回时,不止是洛轻云再无言语,那剑灵云青依与离华仙君,也都一并陷入了沉寂,气氛压抑之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倒是没觉有什么大不了的,对于那五劫劫果,他心中虽颇为在意,却还未到为此忧心忡忡的地步,更不会就此绝望,失去斗志。

    ?踏入修界已有百余时间,他已经历了不少风波恶浪。数次沦入绝境,都被他强行扳回。

    这五劫劫果听起来是吓人,可仔细向来,却也并非是没有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此事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。星玄界的大局基本已抵定,只需自己按部就班,最多百年之内,就可将所有大事解决。

    可这五劫劫果。却又给了他新的压力,再次有了奋发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路他也陷入了沉思,并未察觉到洛轻云几人的异常。直到远处元器天城,已经进入视野时,庄无道才回过神,察觉到她们的心绪,不禁失笑,

    “你们怕什么?不就是一个未成熟的劫果而已——,不对,现在只能说是一个种子。昔日轻云师姐能斩碎劫胎,而我如今修为,不逊色于师姐她当年,未必就不能与这未成熟的劫果抗衡。”

    按照聂仙铃的说法,六十年后,他与那家伙,正处于相互对峙的状态。

    既然是对峙,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,并非无有抗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且按师姐之言,那人至少还要几十年后,才能抵达星玄世界。我如今已提前预知,再有你等之助,几十年之后,难道还不能与他一战?他若是冲着星玄界而来,庄某恰可斩之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庄无道的眼中,也透出了冷冽精芒。杀意直透体外,使周围的天道法则,灵力循环,一刹那间处于凝滞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一战,乃是不死不休之战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,再无其他的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毫无纠结,是一开始就抱定了,必定要将对手斩杀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洛轻云的面上,却仍未有半点轻松之色。那离华仙君则一声叹息道:“既是此域胎劫所聚,岂是那么容易就可斩灭?哪怕主上法力胜过于他,也是败北居多。最后哪怕赢了,只怕也代价惨重。而且——”

    语声一顿,离华仙君似在犹豫,片刻之后还是直言道:“我恐有下她在,此域中的劫力,就会源源不断的追索而来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面色漠然苍白,似早有预料般,没有半点的表情显露,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她一眼,这时才觉身旁这位曾经的皇天剑圣,其实是个弱质女子。以表面上的坚毅刚强,来隐藏她的柔弱与无力,使人不禁心生怜意,下意识的想要回护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又心知,这都是自己自以为的幻想。洛轻云根本无需人半点的怜悯,也无需他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收回了目光,庄无道淡淡笑着:“来多少,本座就斩多少便是!一直到这劫果不敢追来为止,不就成了?我倒真不信,它真能无穷无尽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可能有些好强了,然而当年他既然接受了剑灵的指点,那么今日就需为之承担这一切。

    男儿一诺,重若千金!

    总而言之,先解决了这次的劫果种子再说,至于日后,自己可再想办法不迟。

    那离华仙君楞了一楞,而后一声叹息,接着就又意念沉入重明卵内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她未想到,庄无道对洛轻云与剑灵的情谊,居然如此的深厚。哪怕面临这等样的压力,却仍无半点退却避让之意。

    平时看起来,也不像是舍身忘我之人,可当涉及到某些事与人的时候,意志却是坚定的可怕。

    洛轻云则面色更显苍白,眼神黯淡,目光茫然的看着远方。而剑灵则自始至终,保持着寂静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摇头,知晓这事情若不说开,这三个家伙必定会胡思乱想。尤其是洛轻云,甚至可能做出一些他不愿间举措。

    略一思忖,庄无道就斟酌着言道:“其实这几天,我已经想到了两个方法,一个是浩劫天图,一个是天机碑。只要有三张浩劫天图,或者恢复四成以上的天机碑,就定可镇压住轻云你的气机运数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可行,可无论是浩劫天图,还是天机碑,都不容易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眸光流转,看了过来。这两个方法,她何尝想不到?可洛轻云却也清楚知晓,这其中的艰难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样,都要付出无数的时间与精力。

    “所以需要你们帮我!”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微挑:“这其实也是帮我自己,无论是浩劫天图还是天机碑,都与我之大道,息息相关。那浩劫天图可能有些困难,其主人大半皆是天仙界高人。可那天机碑,却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现在也恰好知道有一张浩劫天图的下落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时,庄无道猛然加速,一剑二人都化虹光,冲入那元器天城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魔天神劫剑的后端,洛轻云先是轻吁了口气,接着是眼神复杂的看着庄无道的背影。

    目中有欣慰,有惊艳,也有愧疚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才说到天机碑,结果当庄无道返回元器天城之后不到两日,无明就为他带来大量的天机碑碎片。总共十四块,每一块都至少有两个拳头大小,而最大的一块,几乎相当于半个女子身躯。

    据说这是上界离尘宗,历年收集得来。那位已经飞升了无珩师兄,为换取这些东西,也付出了不菲代价。

    自然除了这天机碑碎石之外,无明同时还送来十六枚八宝功德青泥。使他手中的功德青泥数量,增至三十四枚之多。

    这已极其可怖,哪怕是他将一家与自己毫无因果的一等大教灭门,也不愁那杀孽恶报纠缠。

    庄无道喜不自胜,这完全是意外之喜。有了这些天机碑碎片,那么这天机碑就至少可恢复一成有余。

    不但魔主神核与他的金丹元神之间的屏障,会更为牢固。也意味着自己这苍茫魔主,可以增加十倍以上的算力,可以处理更多的信徒祈祷,也可回馈更多的神术,推演计算更多的事物,天地变化。

    至于这八宝功德青泥,尽管也是他需要之物,不过就就在而言,只能算是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庄无道现在更好奇的是,无明为何会冒着如此风险,在这个当口,为他送来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原本所有之事,是准备在五百年内慢慢解决。不过无道你这里的进展,有些出人意料。此外别处,也生了许多变数。”

    当会面之时,无明的脸色,是难看无比,也毫不加掩饰:“这次可能要让你为难,能否在四十年内,尽量把一切完成?哪怕结果不是那么完美,不能全如人愿,我也不会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年?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大皱,眼现惑然之色。记得当初定下的目标,是让元始魔宗付出代价,然后覆灭雪阳宫。

    最短四十年时间内,就要办到?

    换成是在一个月前,他可能还有些为难。可在如今,却并非是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雪阳宫本就危如累卵,自己只需要在后面轻轻推一把,就可使之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至于元始魔宗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,使皇玄夜也沦落为鼎炉,炼为他化傀儡,想必也能使无明上仙满意了。

    再者这位已不求十全十美,那么自己只需仔细筹谋一番,就可勉强做到。只是,就究竟是为何?

    “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我需知晓,是何处变数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!”

    无明摇着头,眼含无奈忧虑之色:“此事还极少有人知道,不能轻泄天机。总之四十年后,我可能就再无得偿所愿的机会。对了,最近一段时日,离尘上宗本院对我们赤神别院极其大方,可谓是有求必应。不久之前,更不惜工本,渡空越界赐下大量的灵珍。无道你现在若想要什么东西,可以提前告知于我,以师兄我的名义,向离尘本院索要。如今皇玄夜已成你鼎炉,雪阳宫亦代价惨重,那罪魁祸首无相更已叛逃出门。我心愿已完成近半,可提前支付你一些报酬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瞳孔一缩,联系这四十年之期,以及离尘本院突然间的大方,心中已经猜测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来那劫胎前来之事,离尘本院也已知悉。提前赏赐下这些东西,是指望赤神宗内有人,能够抗拒那位五劫劫果么?

    只怕如今提前得知的,也不止是赤神宗一家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瞬闪而过,就被庄无道全数压下,而后毫不客气的开口道:“师弟我这里别的东西都无需,只要天机碑的碎片,且数量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能够恢复两成,天机碑与浩劫天图合力。他就能一定程度,遮盖住洛轻云的天人感应与气数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一直奇怪,你要这天机碑碎石何用?”

    那无明眼现怪异之色,上下打量了庄无道一眼,最后微一摇头:“也罢!随你心意便是。不过接下来这碎石收集,怕是不易,你需奈心等候。此物我与无珩师兄能寻到,就算是你的缘分,直接赠你。可若是寻不到,师弟你也不能怪我。至于当初承诺给师弟的报酬,我会另行准备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,无明的身影,也渐渐散去。庄无道则依然端坐于原地,静思了许久之后,才回过身来。接着就开始将那些天机碑碎片,都一一炼入到自己的神源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碎片入体,那神源之内,顿时是天翻地覆。庄无道能够感觉得到,自己身为苍茫魔主的神念,正在疯狂的增长扩张。有恢复到一成有余的天机碑镇压,自己这魔主之身,也总算是有了些战力,多了一张底牌,

    如今只需太幽上仙完成与他的交易,就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那时距离他开辟神国,就只差了一个合适的祭品而已——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