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五五章 灭世之劫
    无量虚空海中,一个中千世界正在湮灭,亿万里庞大的空间,正粉碎成成千上万的碎片。

    无数的生灵,在与无量虚空海接触的刹那,就直接被那太虚之力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巨量的灵力,轰然四散,在这无量虚空海内,掀起狂烈的风暴。波及周围数十个世界,都被这虚空暴乱笼罩卷入其内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太虚风暴的最中央处,一个黑发黑眸的少年,却正面无表情的卓然而立。

    在其脚下,赫然有一团深邃漆黑,外人甚至无法目视观测的黑光,正在吞噬着周边所有。

    吸收着这片破碎世界中的所有精华,一切的本源核力。

    而随着那精纯的元灵,被吞噬入黑光之内。少年的一身气机,也变得更为强横浩大。

    “你这畜生!”

    数个虚空间层之外,一位青衣道人,赤红着眼眸,往少年所立之处冲击而去,

    合道境的修为,在这狂烈的太虚风暴内,显得太孱弱无力。可这青衣道者,却是义无返顾,决死无悔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这周围,似这道者一般的修士,不下百位。其中甚至还有归元,大乘境的存在。拼了命的或以道法,或以武道,试图将这风暴中央处的少年斩杀。

    不过却始终奈何不得,都似飞蛾扑火,无论何等样形式的力量,只要近身,就会被少年脚下的黑光全数吸噬殆尽。

    而这些修士,只要是稍一靠近,就会被一杆杆凭空出现的黑色长矛,洞穿了身躯。然后整个人的血肉残魂,都会被这黑矛,扭曲吸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更多的修士,则是在无能为力之后,选择了逃离。在风暴中挣扎着,往附近的虚空世界,横渡而去,以逃得性命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。那黑衣少年,也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直到那世界源核,几乎快消耗殆尽之时,黑衣少年才终于有了动静,抬起了头,目力透过重重虚空,看向了虚空海的某处。

    那是以他的目力,完全无法企及的一处世界。

    “命定之敌,是你么?”

    短短七个字,却含着极其强烈的情绪。至少对这黑衣少年而言是如此。

    手抚着心脏,感觉着那处的离跳动。少年根本未有丝毫犹豫,就舍弃开了已经彻底衰歇的这片世界源核,踏入到了虚空风暴中,往他目视的方向,穿行而去。

    横渡太虚海,几乎不曾有任何的吃力之感。仿佛这片令高阶仙修也忌惮重重的虚空海洋,是他的后花园般,可从容自在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距离这破碎世界不远的一处所在。几位道装打扮的修士,也正躲藏在一处小世界的胎膜间隙值内,远隔虚空,观望着这场虚空风暴。

    而若是此时庄无道在此,必定发觉,这些人身周萦绕的仙灵之气。

    哪怕是最弱的一位,也较为那位元仙道永,强出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为首的两位,一位是三旬左右的玄袍道人,气度如渊似海,另一位则身周八剑环绕,眉心有着剑形印痕,仿佛一位剑修。二人都是默然无语,似乎都在思量着什么。其余人则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,一边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真是惨不忍睹,亿兆生灵,就这么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“应当可确证了,这位就是五劫劫果吧?”

    “大约是了,居然能以大乘之身,毁灭数个完整世界,真正是不可思议。换成普通修士,光这杀孽业报,就足以令其陨落,应劫而死了。他却代天行劫,根本不受影响——”

    “实力也很是了得,这地含界,也不算小了,地方七千万里,可以容纳归元修士。天仙界几大正教,都有别院在此,结果却是毫无抗手之力,摧枯拉朽。普通的灵仙天仙,只怕都非他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待此人消化掉,方才吞噬的地含界本源,只怕立时就可证就登仙之境。他这门功法,简直让人无法评价。居然能将一界源力,化为己有。这天道怎会容许?哪怕是劫,也不该如此,这岂非也挖掘天道之根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无需我们担忧,一界之元,都有定数。不会凭空增多,也不会凭空减少。此人吞噬掉多少世界源核,日后当劫尽崩散之时,自然也会吐出少。不可能真就无穷无尽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真能无穷无尽,那又当如何?我等依然不知,他一身神通大法,到底是何来源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看来,倒有点向北冥大法的路数。”

    “确为可虑,且此人劫果之身,应可确证无疑!已经金仙仙尊推算过,这人身上,确实是劫力缠身。天命加持,诸法不入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?那么这还真是开天辟地以来的头一回。劫数未起,就已提前确认了劫果来由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多亏了皇天剑圣斩劫在先,又有那位转生了的道祖预言,福德后人。诸宗诸教,都提前预知,****警醒,才能提前得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奇怪,虽是大乘之境,不过也不是无法诛灭。难道诸宗诸教,诸天大能,就眼看着此人肆掠不成?“

    “说笑了!诛灭容易,可谁能承受这天地劫力的反噬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修士冷笑不已,眼中却又满含无奈。

    “确实,投鼠忌器!我等杀他容易,可一旦遭来天道反噬。受灾的只怕不止是你我,还要拖累宗门,谁都不敢轻易动手。再则此子身后,也并非是无有根基,据说有几位元始一级的魔主,都对他颇为关注。”

    “无非是要借刀杀人,借天地劫力,毁我道佛两家根本,他们也不怕引火烧身!”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只是几位元始境的魔主而已?那几位混元魔主,没有参与?”

    “这倒未曾,修士之道,百流归川,殊路同归。修为到了半步混元之境,就基本已脱去了‘魔’之概念,不会做这等损人不利己之事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位元仙修士,眉头一挑:“那祸胎,已经动了!”

    此时几乎所有人,都已注意到了那黑衣少年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那源核还有些余力,这家伙如此迫不及待,这到底是欲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去何处,都注定了又将有一处世界遭殃。也不知何人,能够挡得住这劫胎锋芒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这些外人出手,就要承担劫力反噬。但若是界内之人,受本界天道遮庇,本身与他有了因果,才可不惧那天地劫力。然而这样的人物,要到哪里去寻?”

    “确然,这无量虚空,亿万世界,能都挡得住这胎劫的,只怕绝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叹息,那玄袍道者已然出手。手执一扇,信手一挥,就有一团七彩光华,往那片狂烈灵爆所在刷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浩大的太虚风暴,顿时就被镇压了下去,恢复如常。那一块块的虚空碎片,也正在迅速的弥合重构着。

    对这玄袍道者展出的惊天大能,在场诸人全不以为意。反是那正在重构中的世界,让诸人眼中,都透出了几分无奈与同情。

    知晓这处世界,哪怕是重新恢复了,也再不可如之前般的繁荣昌盛。

    除了面积缩小之外,这世界更需重新孕育生灵,也再无法容纳金丹境以上的修士存在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那额前有着剑痕的剑修,忽然将身周八口飞剑,尽数收起。并不言声,而只是以意念,传入玄袍道者的心神之中,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已经推算得知——”

    剑修的目光,紧紧追逐着那虚空远处那黑衣少年的方位,目透赤芒。

    “他的下一处,当是前往星玄界!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