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五四章 劫果之忧
    衡风还未说完,太幽上仙就已情知不妥,微一拂袖,就把那失控暴乱的法力,再次收回到体内。周围的灵暴,也重新镇压。

    衡风神请微松,几个深呼吸之后,加上太幽打过来的一道法力,一身气机总算再次恢复平稳,当下深深一礼道:“还请父亲大人,暂息雷霆之怒。在此之前,总需先知晓其中根底究竟,再寻思解决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说!”

    太幽一声轻哼,而后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眸,注视道永散人:“这么说来,果真是如任魔君之言?那诛天魔主的锁命真言,是定要吾儿吾妻,生生世世,永沦畜生道?还有,只是破碎内天地与永沦畜生道,这其中,到底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不假!”

    道永散人抹着额角的冷汗,在太幽散人的压力之下,便是他也不能完全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哪怕差了两个境界,道永却知自己哪怕在天仙界,也不是这位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这次却是在下眼高手低了,险些无法向太幽道友交代。至于这两者有何不同,只能说是差别极大,关涉令妻与贵公子生死。若只是前者,红尘道友本身法域内天地就已经破碎,也意味着锁命真言之力,已经是强弩之末。所以在下,能有把握化解。可若是后者,那么红尘道友与令公子身上缠绕的因果命运之力,将庞大到超出你我二人的想象。简单的比喻,就是一个小车轮与磨盘的区别。且红尘道友本身的气运,也多半已消磨殆尽。”

    太幽深深皱眉,消化着道永散人的言语。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也随后接口道:“若我所料不错,那诛天魔主,这两千年内应该很少以锁命真言,对其他人出手。这位魔主,为红尘仙子与衡风道人两位付出的代价,也同样不轻。红尘仙子本身,应该也通晓一些命运法门,所以能代子挡劫。然而堵不如疏,正面阻拦堵截的结果,是最后决堤。此外我观仙子她的病情,应是在昏迷之前,使用过一次命运之术可对?”

    太幽不禁动容,显是想起了什么。而衡风的唇角,也溢出了一线血丝,目现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有预感,隐隐猜知。直道此时,才由‘任山河’直言点明。果然,一直以来,都是由母亲她,在为自己消灾挡劫,自己才能一直平平安?,直至如今。

    这一生,欠母亲她良多。

    “那么可有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见那道永散人沉默不语,太幽目内闪过了一丝绝望,而后又目望庄无道:“你方才曾说,最多只能使衡风保住性命,使红尘她三十年内,投胎转生?”

    他现在已不苛求更多,若真能如此,即便再怎么不舍,他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总比真被诛天魔主那厮得逞要好——

    “这只是最佳的结果,问题是需有一位同等境界,同等修为之人,更需有同等气运之物加持。由道永前辈出手,很难说最后会落到何等结果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直言不讳。而道永散人,也是轻声一叹。

    若是换成在天仙界中,他或还有几分把握,可在这星玄界,衡风道人是必定要修为大损,甚至直接跌落筑基。至于红尘仙子,转生之后,前几次也未必能进入人道。

    太幽也未出言询问,只需看道永的神情,就已能知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可能是不忍见太幽几人的失望神情,庄无道又语气一转:“其实除此照顾外,还有二法。一法是冒些风险,由我或则道永前辈出手,为她镇住命数,待得五百年后,再行破解。若不出意外,那时我在因果法上的造诣,应当不逊色于他。若准备充足又不生变数,至少有两成把握。即便不能使两位从此痊愈,也可挣脱着真言枷锁。不过若是败了,那就一切休提,便是在下,亦要遭遇因果反噬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有三成的可能,不过庄无道也是习惯性,不敢把话说得太满,这也是为谨慎起见。

    道永散人的眼中,也再次闪过了一丝异色。

    五百年后,就可与那诛天魔主并驾齐驱么?好大的口气。他可是深知,这位魔主在因果法上的造诣,是何等的恐怖。

    这还仅仅只是两千年前的诛天魔主,两千年后,很难说这位的因果命运术,又有何等样的进境。

    这个任山河,到底是真有如此自信。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?

    不对,按衡风散人所言,此子曾为此界龙城化解龙瘟。也就说这位,其实近年已经与诛天魔主有过一次交手么?

    “两成?”

    太幽上仙的目中,闪现微光,已经别无他法可想,即便是只有两成机会,他也愿意尝试一番。

    “魔君你一个外人都尚且不惧,吾岂有不敢一搏之理?不过,你说有两种破解之法,只不知这后一种法门,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种,此法上上,可皆大欢喜。红尘仙子可以无恙,只需三千年修养,修为就可尽复旧观。衡风道友亦可继续修行,修复自身内天地。不过太幽上仙你与我,却都需冒更多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扫了诸人一眼,在道永散人的身上停留了片刻,还是出言道:“要么是将这诛天魔主诛灭,要么是使他重伤,无力镇压气运。只需在施术之时不是正面与他对抗,那么在下或能为红尘仙子,直接斩碎因果。”

    太幽上仙先是挑眉,而后眼中精芒大放。不过暂未言语,而是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衡天同样压抑着情绪,面色沉冷:“诛天魔主纵横九玄魔界,已有六千年之久。这厮老奸巨猾,不但身具三大分神,更有数种起死回生之法。无论是诛灭,还是将之重伤,只怕都难以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难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颔首,面上却现着一丝笑意:“不过我细细思量之后,感觉也不是没有可能。问题只是如何将那位诛天魔主,诱入星玄世界内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有一个想法,正需借助太幽之力。这并非是施恩图报,而是互取所需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当从崆峒峡里出来的时候,已是四日之后。庄无道驾驭着魔天神劫剑穿行虚空,而洛轻云则坐在他的身后,正将一团紫青天火,融入到她的‘两仪紫火神灯’之内。

    结果是这一次崆峒峡之行,收获远比他的预想还要丰富。

    比如说这紫青天火,原本崆峒峡只是承诺了只有一朵而已,然而当洛轻云为红尘施针定命之后,直接以五朵紫青天火献上。

    虽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,然而此时只四朵紫青天火融入,洛轻云那飘摇不定的命魂,却又稳固了几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四枚庄无道急需的仙阶神灵结晶,可以使雷火天傀的器灵,进化到灵仙等级。

    “感觉都被这位太幽上仙看穿,所赠之物,无不正中你我下怀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长身而立,心身俱皆清爽,这是崆峒峡一行算是尽如人意。不但一身压力削减了大半,之前所需面临的隐患,也有了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“有无明与太幽二人为后盾,师弟行事自可再无顾忌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将最后一朵紫青天火,也打入到‘两仪紫火神灯’,好奇的问:“不过我却是未曾想到,你会提议诛灭那诛天魔主。冒此风险,借刀杀人,是与你的神主化身有关?又仰或是为征伐九玄魔界布局?”

    “确有此意,不过,我也是确不忍间这一家人结果凄凉。修行界中,能够如此重情重义者,极其少见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淡然:“只能说,这次是一举数得。”

    “一举数得?好一个一举数得!不过,总感觉师弟你最近步调,似乎太急了些。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在追,迫不及待似的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会意的一笑,正欲再说些什么,忽然又面色大变,甚至不顾还在融炼中的火焰,直接在魔天神劫剑上长身立起,而后定定的看向了上方夜空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愕然回头,无论是之前的剑灵,还是现在的洛轻云,都少见有如此失态之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也看向了天空,却没发现什么异常。他不擅观星占星之法,都说星辰是人世与命运长河的倒影。然而庄无道,此时却更擅从命运术因果法本身着手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‘天命神域’,甚至可直接映照一部分的命运长河的结构与流向。所以现在,也无需去舍近求远,求助于那漫天星辰。

    “各处星宫安然无变,只北域诸星,或暗或明。北斗之柄向北,主杀戮之事。当是对应我这苍茫魔君,嗯?荧惑——”

    荧惑属火,为南斗浮星,同样是主杀戮之事,有‘杀神’之别称。

    乃四煞凶星之一,居寅午戌为入庙,居巳酉丑为得地,居亥卯未为利益,居申子辰为陷地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方位,却不是这四者的任意一处。

    “是劫!”

    洛轻云娇躯轻颤,似在极力压制着某种情绪。

    “那是五劫劫果,他又回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一紧,又复释然。而后就从星空中收回了目光,此时他早已从聂仙铃那里听闻过,所以并不怎么吃惊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这一域诸多仙门,只怕都早有准备了,”

    六十年后,自己就需与这五劫劫果正面一战。尽管只是一个,还未完全成熟的劫果——

    只是聚引了部分劫力而已,并非是完全无法对抗。

    “它会寻过来的!至多一百年内,”

    洛轻云语声艰涩,一字一句,都是无比困难:“这次又是我连累了你,这次复生,可真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瞬间就已明白,这大约的是聂仙铃,为何一定要阻洛轻云复生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五劫劫果,应是为她而来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