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五三章 永沦畜道
    换而言之,今日自己只是备胎么?

    庄无道一听洛轻云之言,就知自己这镇命之术,已是宛如鸡肋,多半不会被太幽采用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觉有什么值得气恼的,事涉自家妻子性命,自然要尽量小心慎重为上,使用最妥当执法。

    ф一位元仙境仙尊,怎么看都要比一位大乘修士,要可靠得多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位太幽的身份,倒是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语气一转道:“师弟可曾注意到,这人身上的云纹印记。这位可不是什么散修,也不是什么毫无根基之人,若我所料不差,他应已是一位仙王道祖的嫡系门徒。”

    道祖门徒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波澜微兴,能够称为道祖的,那么多半已是半步混元。

    洛轻云似是知这位道祖的身份,不过明显心有顾忌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这位太幽,真个是好大的缘法——

    不过这与他无关,既然自己帮不上忙,未来的太幽,也不太可能干涉此界,那也就无需在意这些事。

    说到道祖门徒,他自己也可算是,只是无论凰劫还是洛轻云,都已沦落了。

    走出竹楼,那太幽上仙的诸多弟子,都纷纷投来期冀之色。太幽本人,也不自持身份,直接开口询问:“情形如何?可有办法化解这锁命真言?”

    庄无道自问是没可能使太幽如愿证誓,不过仍是如实言叙。果然话音未落,就听那位道永散人冷笑着出言:“延命六百年?且不论太幽道友他,是否有这时间等候。就只说六百年后,小子你可有足够的把握,化解这锁命真言?”

    言中略含轻蔑之意,显是有些看不上这位星玄界的后辈修士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一阵哑然,此事他还真没十足成算。哪怕六百年后,自己修为境界,能够与那诛天魔主比肩。

    毕竟时间拖延越久,这红尘仙子与衡风二人身上缠绕的因果之力,也就越位浓厚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镇命之法,说穿了也就是激发这二人身上的残余气运,抵抗那锁命真言。

    几百年后,当二人气运枯竭之时,自己再想为之破解因果,那就是逆天而行。对手不止是那诛天魔主,还有那苍茫天道,

    倒还不如在此时解决,红尘与衡风本身运数仍在,那诛天魔主也需承担相应的反噬。

    那太幽上仙也是掩不住失望之情,满眼都是伤感痛苦之色。一双手死死紧攥着,丝丝鲜血溢下。

    好在风度仍存,并无迁怒之意,强抑着心情道:“多谢任魔君,今日事虽不谐,不过我太幽仍感激不尽。之前的承诺,依然有效。那些八宝功德青泥与三元紫青天火,自有我儿交予魔君之手。”

    那衡风散人亦是神情黯然悲恸,不过瞬即就收拾起了心情,当先引路前行道:“魔君请随我来!那三元紫青天火,可能需任魔君自己收取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暗苦笑,果然是被拒绝了。其实拖到五百年后,如果一切不出变化,那么自己还是有三成把握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说出来无益,就因变数太多,谁知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?自己那时还是否存在于世,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毕竟,仅仅六十年后,就有那个五劫劫果——可真叫人头疼。

    再未多说什么,庄无道随着衡风离去,不过就在他刚刚动步,就听那位道永散人淡淡笑道:“太幽道友明智!老夫早就说过,只需依我之法,舍弃一成修为给我。那么老夫至少有十成把握,使令郎得以保全,尽复如初。贵夫人亦可存五百年之寿,虽再无法修行,不过以道友之能,仍可争取一线机会,以秘法转生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愕然,身影微顿之后,诧异的看了过去:“这位前辈,你刚才是说红尘仙子,仍可存五百年之寿,衡风散人可复原如初?这怎么可能办到?”

    这道永散人有救治之法,他不意外。不过在他想来,这人的手段,应该更稳妥些才是。

    舍弃一成修为,这就是道永,对太幽散人的开价不成?又仰或,这只是纯粹施展这门秘术的代价?

    那道永散人之言被打断,却并不恼怒,目光斜扫了过来,语声自信温和的答着:“如何不能?可惜的是太幽道友,寻不到仙品五以上,与因果法有涉的奇珍。否则老夫,甚至可保住红尘道友的部分修为。”

    他对庄无道虽然轻视,却并无成就,只是对太幽为此子耽误时间,有些恼火而已。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大皱,干脆驻足不前,转过了身争辨道:“我方才曾推算过,哪怕是与那诛天魔主,同等境界,同等修为法力之人出手。也最多只能使衡风道友保住性命,红尘仙子则必须得在三十年之内入轮回,绝无堪破胎中之谜的希望。前辈之言,似有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不妥?”

    道永散人已是有些不悦,冷声一笑:“笑话了,你办不到的事情,别人就一定也办到不成?坐井而观天,反曰天小,就是指的汝等。”

    这些言语道出,不止是周围衡风几位师兄弟,对庄无道心生不满。便是那太幽上仙,亦是面色铁青,冷冷的看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以大乘修为,对一位元仙境的前辈指手画脚,又恰是他仅余最后一线希望之时。这任山河,是否太不知分寸?

    那衡风也是无语哑然,正欲代这任魔君圆场。就听庄无道,又眼透恍然之色:“原来如此,我明白了。道永前辈莫非以为,红尘仙子与衡风道友身上的锁命真言,只是单纯使其破碎内天地及法域之类的因果?”

    之前他也是如此以为,然而仔细辨别之后,才觉不对。只是没想到,这位上仙,居然没有察知究竟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胡言乱语!浪费时间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身后,已经传出了一声冷哼,正是衡道散人。太幽坐下,两位灵仙之一。

    那道永散人却是楞了一楞,反而是把轻视之色收起,皱起了眉头,若有所思的问:“就是如此,难道不是?或者小友以为,这其中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“确是大错特错!若前辈真这么做了,那么红尘仙子与衡风道友两位,只就真是再无挽回机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面色也平静了下来:“他二人身中的‘真言’,并非是内天地法域破碎,不登仙道之类。而是生生世世,永沦畜生道!所有一切症状,都是因此而生。”

    道永散人的面上,顿时血色褪尽,煞白一白。太幽上仙初时还有些不信,可当望见道永散人的神情之后,就已知晓了答案。顿时双目怒睁,魂身黑焰爆全,罡气元力俱皆膨胀。

    “永沦畜生道?嘿,好一个诛天小儿!我太幽与你,势不戴天!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歇斯底里的怒吼,那无法自控的浩瀚法力,顷刻间就弥漫了整个崆峒洞天。太幽上仙的身下,也发出了‘咔嚓’的一声裂响。

    大地破分,似如蜘蛛网般的裂纹,疯狂的四下延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在这恐怖势压之下,几乎彻底窒息。哪怕是有这不坏金身,亦觉抵御不住,浑身骨骼,都发出阵阵炒黄豆般的爆鸣之声。

    不过首先支撑不住的,还是衡风散人,脸上已现出了灰败之色,勉强开口:“父亲,我——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