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五一章 魔舍离变
    “以不变应万变,无明上仙既已生出警惕,那么任何人都休想从他手中,轻易取得赤神蕴生石与先天五行雷玉。”

    秦锋的脸上,又露出了笑容:“之前与我见面时,还说若是能由无天师妹继任掌教,那么他会轻松得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,?知这是根本不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要继任赤神宗掌教,可不止是修为足够就可。聂仙铃天资绝代,未来当是赤神宗最强之人。不过这丫头,在赤神宗内却缺少了最紧要的根基。

    师兄师弟都不熟悉,上无依靠,下无部属,拿什么来统合宗门?总不可能一个人,就把门内所有的事情做完?

    皇极殿本身,在赤神宗内也不是特别强大的一个派系,无力支持。

    除非是再给聂仙铃千年时间,才有可能将赤神宗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无生,无相之事,其实与我等无关,不会有任何影响?”

    庄无道嘿然一笑,神情淡漠,既然未能证实任山河入魔是别有缘由,以及雪阳宫勾结元始魔宗之事。不能使真相大白。那么他接下该做什么,那就还得做什么。

    无明让他代替任山河的目的,可不仅仅只是寻得宗门之中的内鬼,更是欲为自己及任山河复仇。

    雪阳宫与元始魔宗,一日不曾付出该有的代价,那么这场风暴,就不会停息。

    “也还是会有些影响!至少无明上仙会在接下来的日子,将大半的注意力,都转向星始宗。”

    秦锋的摇了摇头,显然是另有看法:“还有那星始宗与神渊道,对于无道你,也再不会如此放纵。”

    “星始宗?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明白了过来,无相道人已除。星始宗借刀杀人的目的就已达到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,这星始宗就该防备引火烧身了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并不在意,星始宗的想法是不错,可惜已错过了时机。他现今气候已成,早就不是星始宗想要对付,就能对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自己一旦与天澜,洛轻云三人合力,没有六到七位以上的灵仙境降临界内,根本就奈何他不得。

    仍是那句,少于二十位的灵仙围剿,根本就留不住他。而现在每过一日,实力就更强一分。

    加上他现在这座‘元器天城’,那就更非是那一两家一等宗门联合,可以轻易压制。

    除非是任糜有机会亲自对他出手,还有诛杀他庄无道的可能。不过这位有无明上仙牵制,根本就无力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心里是这般想着,庄无道也直言不讳:“此事不足为患,换在太皇别府之前,我或还有几分忌惮。至于现在,有何惧之?”

    “无道你有信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秦锋的眼中,闪过了几分亮泽。看来庄无道在太皇别府中的所得,远不止是他知道的那些。

    思及一年多前,那惊世一战,秦锋倒又多了几分信心:“至于另一个消息,就是真正再坏不过。我近日闻得,你背后的那位靠山魔舍离,与元始魔宗,似有过从甚密之嫌。曾经数次,与血尊任糜私会。此是极其隐秘,若非你让我注意魔舍离,刚好又被小湖她窥破了行藏,否则无人能够得知。只是这二人议论的内容却无从得知,无道你最近,还是要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瞳孔一缩,面色顿时苍白无比。他最担忧的事情,原来还是发生了?

    魔舍离与血尊任糜联手么?此事还无法确定。看似是不可能,可若是这位魔督,已经知晓了阿鼻平等王即将剥离神位,那么也就有了寻元始魔宗合作的理由。

    无论是为自己寻找后路,还是想要在这次风波中有所收获,都需借助外力。

    这位大魔,在信奉阿鼻平等王的时候,可以恪守无间平等经的教义。

    可若是魔主退位在即,那么魔舍离也就再无需担忧,违反魔主教义的代价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平等王圣子,当是最合适的交易筹码。

    魔舍离背叛不可怕,庄无道自信还能应对。魔舍离背叛只是一人,平等神教还有多达五位的灵魔,以及不少附庸的魔门。一旦前者显出了叛迹,这些都不会再听从魔舍离调动。

    真正可怕的是那魔舍离,是否已经看穿了自己身具苍茫魔及苍茫魔君,这两重身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最使担心的,还有自己代替‘任山河’之事,魔舍离是否也曾得知?

    毕竟是此界阿鼻魔督,他与阿鼻平等王之间的任何交流,都很难绕开这位。除非是那位魔主,有意代他隐瞒。

    不过这阿鼻平等王,怎可能有这样的好心?

    这还真是一个,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秦锋只见庄无道的脸色,就知情形之恶劣,远超他的意想。不过却未追根究底,只道:“此时我会再想办法查探究竟,若能知道二人之间的谈话内容,我会尽快告知于你。那魔舍离是否有将你出卖之意,仍是未知。毕竟此事,很可能是那任糜,有意乱你道心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陷入沉默,久久不言。只觉一股沉甸甸的压力,压在了自己肩头。

    秦锋的安慰,也有道理,不过他却不能存有任何的侥幸之心。

    在一切来不及挽回之前,自己必须得先思量出一个稳妥的应变之法。

    细数自己手中的筹码,似乎也只有自己的魔主分身,才有能力应对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也等于是将自己与苍茫魔主之间的关系,彻底暴露。

    这是万不得已之策,除非是自己,已经决心已定,从此由道入魔——

    又或者是可将一切奠定,再无顾忌之时。

    愁眉莫展之时,庄无道忽的又心中一动,看向了自己手中的信符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崆峒仙盟,到底是因何事,有求于自己?

    这般思量着,庄无道的脑海之内,也闪过衡风散人的身影,还有那因果之伤——

    传说其母红尘仙子,也已有数千年时间,不曾现身于人前。

    莫非此事的起源,是因星玄城的龙瘟之劫?

    庄无道不能确定,不过虚空神念却在告知于他。去一趟崆峒峡,并无坏处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座下魔军,几乎是循着当年他们逃遁出海时的路径原路返回。距离崆峒峡,确是只有不到五日路程。

    信符中要求尽量隐秘行事,遮掩行藏,庄无道自是从善如流。留了一具身外化身,继续掌控大器玄城。

    不过为防万一,庄无道还是带上了洛轻云。二人联手,除了是太幽上仙亲自出面之外,那么无论什么样的场面,都已可应付了。

    然而一路平安,二人毫无波澜的,就再次来到了崆峒峡内。

    并未直接进入那仙市之中,随着庄无道将那枚信符激发,就立时就几道灵光,从那崆峒山巅急遁而至。

    当先那位,应该是太幽最得意的弟子之一衡天散人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闻其名,从未见面。据说这位入门不过两千年,与衡风几乎同时修行,如今已是登仙巅峰。曾与一位八劫散仙一战,而全不落下风。可惜生性放荡不羁,性喜行险,并不能继承太幽的衣钵。

    至于后面那一位,正是阔别数十年不见的衡风散人。甫一落下,就开门见山道:“魔君来得好晚,家父在洞天之内,已经等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太幽亲自等候么?

    庄无道眼皮一跳,就知自己的猜测,怕是八九不离十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