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四八章 魔军初起
    凡人的食物,内含浊气。哪怕再怎么美味,吃在修士口中,都如猪狗之食一般,毫无滋味。

    可这里的修士,对这里的各种菜肴,却是毫无反感,反而在享受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庄无道的到来,这楼内之人都已匆匆付账离去。都存着避祸之意,不敢多做逗留,

    只眨眼间这里就已人去楼空,只剩下了十几个掌柜伙计,还有那些厨子。

    看向庄无道的目光,都带着几分寒意。这不止是因庄无道,打扰了他们的生意,更将逼迫他们背井离乡,三日后离开这玄松岛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觉惊奇,这楼中经营之人的修为也都不低,多是合道以上的境界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几个厨子,居然都无一例外,是大乘境界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”

    不死到人扫了那些桌上残留的菜色一眼:“这应当是所谓的丹膳吧?将炼丹之法,与菜肴厨艺融合。据说这丹膳不但美味之极,便是仙人亦要为之心动。食用之后,更能增人修为,也可强健体质,甚至可改善一人的根骨资质。以前听说过,不过从未见过。还有这酒,清香诱人,只是一闻,就使人食指大动,必是某种仙酿无疑。这种感觉,许久都未有过了。不过这里的菜色,应该很贵——”

    何止是贵,庄无道扫了那菜单一眼,发觉这里的菜色,没一种是低于十枚九阶蕴元石以下的。

    如此昂贵的价格,已经超过了许多常见的九阶灵丹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酒水,就更是天价,超过各种菜品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其余几人,仍是大为心动。也不求能增人修为,强健体质什么的,估计效果极其有限。能使人体会一二,身为凡人之时的感觉,就已很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,那凡间的菜肴,哪怕是名厨制作,对他们而言也不再是美味。不但不是,更是毒药砒霜,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走上了第七层楼顶。此处当是被用来招待贵宾,分出诸多隔间包厢。

    不过都已空无一人,只有其中临东靠海的一间,仍旧有着生人气息。

    而当庄无道走入之时,就见那天澜魔君正好整以暇的独自坐于桌前,一边望海,一边品尝着那满桌的酒菜。

    直到庄无道到来之后,那天澜才笑着回头。

    “魔君总算来了,天澜在此苦候已久,等了足足三年。不过如此也好,老夫现在才相信,魔君你确有资格,做那星始宗与元始魔宗的对手”

    “是我失约了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颌首,当初与天澜的约定,是后者用三年时间,取出所有的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。然后在这里,再等他两年。

    不过太皇别府一行,花费的时间,远超他的意料。好在再没出什么变故,天澜魔君也并未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踱步走到了窗旁,庄无道四下眺望着。

    “此处望澜阁,莫非是魔君自家产业?”

    望澜,天澜,加上这位此刻又藏身于此,让人不联想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是我以前布下的伏子,这处酒楼,可以⊥我耳目聪敏,知晓许多消息。这万年来,甚至有数次救了老夫性命。

    那天澜魔君嘿然一笑,又眼含戏谑的看着庄无道:“魔君现今大约是在不满?收取三艘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而已,从此处强取就可,谅此间之人也不敢言声。用得着将这里的散修全数赶走,使这里存在了一万余年的散灵集毁于一抽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微抽,原来这天澜也知道。若非是二人之间有着誓约束缚,他几乎就要怀疑这天澜,是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这位肯给出解释,那么他也不妨耐心听听究竟。

    “其实万年之前,这玄松岛曾是老夫隐居之地。后来有一次,险险被神渊道追索到了踪迹。自知此处再难得安宁,所以主动撤离。魔君可能不信,其实这散灵集是我故意引来,万年前的散修第七人柳源散人,曾是老夫另一个身份。之所以如此,就是为遮掩老夫藏于这玄松岛地下之物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天澜魔君的脸上,又现出了得意的笑容:“三日之后,魔君就可见究竟,这玄松岛下。可不仅只是藏着那区区三艘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而已。还有我这支元器门残脉,历经数万年才炼就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动容,深深看了天澜一眼。接这再不说话,在天澜的对面坐下,也开始品尝这桌上的美酒菜肴。

    当仙酿一入口,庄无道的眼神,就微显亮光。确实是美味似他这等人,对食物已没什么欲望,一般也尝不出什么特别的滋味。

    可这酒,此时却让他的五感,生出了巨大的满足。醇馥幽郁,香纯似如幽兰,入口甘美醇和,回味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三日之后,整个玄松岛上的集市,就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座死城。不止是散修,岛上那些商家也带着那些珍贵灵物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这几日中,其实也仍有不少修士生出反抗之心,不过往往都在刚露出苗头的时候,都被谢婉清等人强行镇压。

    反而是散灵集的上层,最清楚庄无道等人的可怖,深知正面对抗,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故而一直都不敢有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而周围的宗派,对于苍茫魔君的到来,亦无丝毫反应。不但无有除魔之念,反而收束弟子,紧守山门,深恐引来任魔君的注意,遭来无妄之灾、使自家宗派,最后也落到清虚道德宗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而这三日之中,庄无道也招揽了第一批部属。总共两千余人,都是魔修,愿意投下苍茫魔君的麾下,奉阿鼻平等王为魔主。

    这些魔修,以前大多是供奉着其他魔主,不过都无虔诚信愿。此时转投阿鼻神教,都是于脆之极,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不过改投阿鼻平等王座下之后,也不能指望这些人,会有多虔诚。反正那阿鼻魔主也不在意,毕竟一位魔神最重要的力量来源并非敬,而是畏。

    这些魔修,最低也是合道境界,而其中修为最高的三人,甚至是登仙境界。可惜的是这三人,都是散修出身,也未有法域神通。

    不过魔修战力,一向强于正道,实力也不算差。而整个星玄界的登仙境,即便加上那些隐居不出的,总数也不过千余人左右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合道境以下,其中也不乏仰慕苍茫魔威的。不过庄无道却觉这些人碍事,非但不能帮上忙,反而会成为累赘,所以于脆赶走了事。

    据秦锋的消息,此时整个星玄修界,都已闻风而动。从星玄海的极东地域,到星玄大陆西面的孤鸿瀚海,无数的魔修正在赶来。

    想必再过不久,这处名闻修界的散灵集,就将彻底沦为魔窟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也觉头疼,这些部属大多良莠不齐,都是血债累累,恶贯满盈之辈,难以管束。

    许多才刚一入他麾下,就开始借着他‘苍茫魔君,的名头,四下为祸。

    不但将周围几处灵地,都抢劫掠夺一空,附近的修士,有不少遭遇毒手。甚至有些胆大的,已经尝试着挑衅周围几家宗派。

    好在其中大多数人,一时之间还摸不清他的性情与行事手段,又被他声明震慑,不敢过份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已经是打定了主意,再过十几日,待得他麾下魔军成了气候之后。就要施以雷霆手段,狠狠杀上一批,以收杀一儆百之效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天澜,也依照几日前的约定,将他藏在这玄松岛内的东西陆续取出,展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破开这玄松岛内的一重重阵法禁制,又以道法,将整个岛屿几乎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几乎直入地心,破入到地层七千里。天澜留下的宝库,才终于现出真迹。三万丈方圆的空间,以虚空胎膜为材料炼成的黑膜包裹,藏于熔浆之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暗暗吃惊,这天澜居然是将这处小虚空,与玄松岛的整个阵法结合一体

    怪不得,这一万年来,都从未有人发觉其存在。神渊道寻觅两万年,也始终不能知道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人不但是胆大包天,更智慧过人。

    首先是三艘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,,只见整个舟体,都呈现水滴般的形状,通体黑色,聚引五行混元。

    形状不显眼,然而众人只一见,就能明辨这灭世神舟的强横。即便是太霄都天星云神舰,也不能企及。后者长于遁速,而前者则是专用于争战。

    太虚混元灭世神舟的威能,至少超出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半倍以上。

    “在不久之前,老夫还以为我这些灭世神舟,恐怕十万年内,都难有现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天澜魔君自嘲一哂,他原本只能再拖延六百年时间,六百年后就需飞升离去。

    这点时间,根本就无可能使他有所作为。无论是报复那神渊道,还是复兴元器门,都非是他能办到。

    而此处的宝库秘府,最多只能隐瞒十万年而已。十万年后,就如那些古时修士的遗迹都会被陆续发现一般,这里的东西,也迟早会被人得知。

    随即天澜,又是一连串的灵决打出,一团团灵光,散于那黑膜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动容,已经感觉到那黑膜之内,有一个极其庞大的事物,正在天澜的法力牵引着,欲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也就在下一刻,整个玄松岛周围的地脉灵流,都陷入到了彻底暴乱的状态,四处都是震鸣之声,云气拂动,海潮倒卷。周围虚空,也随之粉碎。

    而随着那黑膜中的事物,终于现出一角时。包括庄无道在内的诸人,都不禁瞳孔微缩,倒吸了一口寒气。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