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一一四五章 剑灵青依
    太皇别府内,洛轻云的形体已成,不过却并非是最佳状态,本身仍需一番调整,才能算是真正塑体完成。不但要重聚法域,且其肉身,也仍有强化的余地。

    故而自那日之后,就从庄无道这里借了不少药材,而后在这别府内庭之中,选了一处灵力充裕精舍修行。整整数十日,都不见动静。

    谢婉清诸人,都疑惑不已,不知这到底是从哪冒出的人物。也暗暗心惊,此女姿容与苏云坠相当,然而一身气质,却还凌压于前者之上,世间绝无仅有,

    看似只是个纤弱女子,可在其静修之时,偶尔泄出的气机,却让人有心脏近乎麻痹之感。

    就好似一头虎王,身为丛林霸主,一方之王。不经意间,就以自身的气味气息,确定了它的地盘。短短的一个月,就使庄无道的几位部属,都对其噤若寒蝉。哪怕面上不显,心中却已是敬畏有加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开始了静修,他现在并不急于走出太皇别府。

    并非是担忧那几家,在外还有布置,而是他现在的元气未复。催化后天元胎的损耗,非同小可,至少要半年以上的时间,才可完全复原。

    至于雪阳星始宗这几家,除非是这些人,能够确定他走出别府时的方位。否则想要围杀,谈何容易?

    如今少于二十位以上的登仙境修士联手,没有准仙阶的阵法合围,庄无道都不会抬一下眼皮,连动手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要想对他有五成以上的胜算,那么这人手还需翻倍才可

    即便是灵仙境,没有两三位仙人联手,也奈何他不得。而要想将他‘围杀,,二十位灵仙都未必有用。不是战不过,而是封不住他的因果遁法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道基渐次稳固,这数字只会继续增长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如今这整个太皇别府都掌握在庄无道的手中。这九玄魔峡又长达百万里,在这个范围内,他可以⊥太皇别府任意变更方位。只需小心一些,基本就没有被伏击围杀的可能。

    庄无道之所以在别府内闭门不出,一方面是为了恢复自身的气血元力,一方面则是开始着手,将那枚七叶白莲,炼入到自己的玄窍之内。

    这是他在别府内庭,唯一的收获了,其余都便宜了洛轻云。不过想要彻底炼化这东西,也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庄无道花了两个月的时间,才初步实现了,与这七叶白莲的心念联系。

    其次是内庭中,太皇别府的丹阁器楼。不同于他以前探索过的修士遗迹,太皇宗在覆灭之前有着足够准备,所有别府内的各种灵珍,都保存的极其完善,而且数量庞大。

    甚至这‘庞大,二字,都不足以形容。不过大多是一些基础的丹药与灵器,可以供数以百万计的弟子,修行到至少归元之境。

    高阶的灵物,也有许多。不过其中一些较为稀有珍贵的,都已被谢婉清他们提走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介意,自己吃肉,部下总得跟着喝汤,且哪怕是最贪婪的不死道人,也很知晓分寸,不敢过份。

    想必百万年前的太皇别府,并不会介意,这也是他们该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一直让几人挑选了七日,庄无道才将剩余的部分,全数重新封印。在自己处宝库之外,又加强了阵法禁制。

    这数量实在太过庞大,庄无道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虚空戒容纳。

    且这些东西,其实也不属于他。而是太皇宗,为未来的道统传承所留,现在只是暂时归他保管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现在,对之也无兴趣就是。毕竟里面绝大多数东西,他都已用不上。

    内有准仙器数十余件,然而法宝灵器,贵在精而不在多。他现在要愁的,反而是法力不足,已没有更多的余力,御使这些准仙器。

    而梦念生与谢婉清等人,也大多都是这般的情形。只有洛轻云,在几个月后,从宝库之内挑了一口,名唤‘紫氤,的准仙阶剑器。

    那是在剑灵,终于苏醒之后的事情。出乎意料的是,这口轻云剑的真正剑灵,跟随洛轻云数万年的佩兵,似乎并不愿意回到自己的原主身边,而是更愿意追随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小婢名唤云青依,云儿的云,青色的青,依靠的依是这口轻云剑的剑灵。”

    苏醒之后的剑灵,一本正经的跪坐在那轻云剑的剑身上,向庄无道自我介绍着。眼神清冷郑重,很是认真的俯首一拜。

    “多谢剑主,使青依能恢复本来之身再造之恩,无以为报,青依只愿剑主终能证得混元,合于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云青依o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挑了挑眉,忖道这才是剑灵真正的名字?云青二字,应该是轻云二字倒过来写。依字也好理解,轻云剑相依相伴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谢倒不必,其实该是我,要谢过你们才是。若无轻云,庄某恐无得道之机。对了,你第四任剑主也已经复生,剑身之内,应该还存有她的印记。”

    剑灵却未等他说话,就冷淡的一摇头:“剑主怕是误会了,奴儿现在的主人,只有第五任剑主你,洛轻云她已无资格做我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暗忖道果然,云青依苏醒其实已有十数日之久。可在她醒来之后的这十几天来,却一直沉寂着,从没有表示过任何想要回归洛轻云身边的念头与预兆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就已有所猜测了,而此刻云青依的反应,也证实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——而若一定要用什么词,来形容庄无道对剑灵云青依的印象。那就是清净,安宁。性情柔顺,却不缺一个剑灵所该有的锋芒。极其含蓄,沉默寡言,喜怒哀乐,都不露于言表,可也从未给人冷漠之感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当他提及洛轻云这三字之时,庄无道能够清晰的感应,这剑灵剧烈的心念波动。那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,怀缅,喜爱,不满,仇恨,都兼而有之。

    云青依不愿回归,洛轻云也似也早有预料。这些天的失望之情,根本就掩饰不住,似是不愿他与云青依为难,主动另选了一口剑器。

    可最后她在太皇宗宝库内挑选剑器时,不但用了足足三日之久。最选出来的那口佩剑‘紫氤,,形状也与轻云相似。可见洛轻云,对这轻云剑依然留恋至深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知其中缘由,不过大约也能猜测得到。昔年洛轻云斩劫之时,必定是让‘轻云剑,做出了某种程度的牺牲。也使得云青依,对这位第四任剑主,失望之极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应该还发生过什么,使得剑灵对洛轻云产生恶感。

    “为何是第五位?我记得,之前还有十几位才对?”

    “那不能算”

    云青依闻言莞尔,笑容纯净清冽:“只有青依认可承认之后,才能算是轻云剑的真正剑主。所以主人你,应是第五任才是。也只有剑主,才能御使青依,才能从青依这里,获得大悲七剑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庄无道挑了挑眉,也就是说,哪怕是现在的洛轻云,也无资格驾驭此剑么?

    而随即他的瞳孔中,就又透出了一丝异芒:“那么我若想知第四任剑主陨落之前的经历,当年斩劫的缘由,你可能代我解答?我想知道,你与洛轻云的那个对头仇敌,到底是谁”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